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一一八


  他一连回转,都被江玉南的剑势封住。

  这才觉着了不对,心知遇上了高人,立刻暴退六尺。

  江玉南横剑前胸,未行追袭。

  苏轮究竟是久经大敌的老江湖,发觉遇上了高人、反而镇静了下来,缓缓说道:“老叫化子似乎是低估了你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时犹未晚,你老人家的运气不错。”

  苏轮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一次对敌人的低估,可能会丢了性命,但老前辈还完好无恙。”

  苏轮道:“你讥笑老叫化子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只不过劝你以后小心一些,免得后悔不及。”

  苏轮想道:“老叫化子不过低估了你一些,但还是一样可以杀你。”

  江玉南笑一笑,道:“看来,老前辈是准备动兵刃了?”

  苏轮未再答话,右手一探,手中已多了一把短刀。说它是一把刀,看起来,好像一块铁板,通体如墨,看不见刀刃,也看不见锋尖。那铁
板长约一尺二寸多些,但却有两寸多厚。

  金长久道:“还命叟的穿心刀?”

  苏轮道:“不错,这就是穿心刀。”

  江玉南望了他手中兵刃一眼,道:“穿心刀不是锋刃……”

  苏轮接道:“等你见到锋刃的时候,也许刀已经穿心了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江少兄,丐帮中人,大都用棍杖作为兵刃,用刀用剑的已经不多,只有这位苏长老用的兵刃很怪,叫作穿心刀,据说,他一
刀穿心之技,十分高明,江少兄要多多小心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这块铁板,相当的厚,想来那穿心之刀,定然藏在中间了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不错,但那穿心刀十分有名,变化定尚不止如此。”

  苏轮道:“金长久,你还知道多少,那就一起说出来吧!”

  金长久哈哈一笑,道:“听说你那一柄刀中,花样很多,不过,能够说出实在内情的人却是不多。”

  苏轮道:“没有人见过老叫化的刀中变化,见过的人,都已经死在刀下了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听说丐帮帮规,以忠义为名,每一个人,都光明磊落,但阁下这兵刃,却如此凶戾。”

  还命叟道:“老叫化号称还命叟,那说明了一件事,我欠了人家很多的命,多背上一两条命债,也算不得什么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哦!”

  苏轮仰天打个哈哈,道:“老叫化虽然杀了不少的人,但却是仰不愧天,俯不作地,我杀的人,没有一个好人,都是该杀的人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哦!”

  苏轮道:“老叫化的话说完了,你有什么交代没有?”

  江玉南道:“老前辈可是要在下说几句遗言?”

  苏轮道:“老叫化穿心刀招,一经出手。向无人能够逃过,而且是一刀毙命,你如不说几句遗言,只怕没有说话的机会了。”

  江玉南笑一笑,道:“好吧!在下如是不幸死于你的穿心刀下,你只怕就仰愧天,俯作地……”

  苏轮冷笑一声,道:“看来,你自己觉着在行侠仗义,是吗?”

  江玉南回顾了三凤一眼道:“阁下出手吧!区区领教你穿心刀法。”

  苏轮嗯了一声,突然一刀向前刺了过去。

  江玉南一闪避开,还了一剑。

  苏轮右手挥动,手中短刀硬向剑上封了过去。

  江玉南也有心试试他刀上的威力如何,锵然一声,金铁交鸣。

  苏轮感觉到江玉南剑上的力道,十分强大,手腕微微一震。

  江玉南试出他手上力道,心中放宽了不少。

  江玉南剑出如风,表面上看去,攻势十分凌厉。

  事实上,他用的尽都是一般剑招,不过,手法相当的迅快。

  这和金长久及田荣和丐帮弟子动手情形,如出一辙。

  保持了个不胜不败的局面,隐藏了真正的武功、实力。

  看了一阵,三凤突然回头,对田荣一招手,道:“你过来。”

  田荣大步行了过去,道:“姑娘有什么吩咐?”

  三凤道:“江玉南是不是你们的头儿?”

  田荣道:“是!”

  三风道:“你心中对他服不服气?”

  田荣道:“本来是不大服气,不过,他比我强了那么一点,不服也没有法子。”

  三凤道:“对你们这一股力量,我有些失望,我想不通,你们如何会征服铁剑堡的?”

  田荣道:“姑娘,那是没有法子的事,武功一道,勉强不来。”

  三凤摇摇头,道:“像你们这些手法,实在说,只配干干护院之类的工作,如若要开拓江湖,作一番事业,那实在差得远了。”

  田荣道:“那是因为姑娘的武功太高的原因,须知我们武功,都是江湖上第一流的水准,但如和姑娘比起来,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”

  三凤本来一脸冷漠,但此刻却泛起一片笑容,道:“你这话,说得倒也有道理。”

  田荣道:“咱们的武功比起姑娘来,显然有一段距离。”

  三凤笑一笑,道:“你的意思,是应该由我一人出手了?”

  田荣道:“那倒不是,咱们愿意奉命行事,只要姑娘下令,咱们就算明知非敌,也要出手一拼。”

  三凤道:“你这人的武功虽不好,但说话倒很讨人喜欢。”

  田荣道:“姑娘夸奖。”

  三凤笑一笑,低声说道:“田荣,江玉南这个人在你心中的份量如何?”

  田荣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不错。”

  三凤道:“什么叫不错!我是想知道,他在你们心目中的地位。”

  田荣道:“他的武功,比起我们来,强了一些,而且,想的事也比我们多一些。”

  三凤道:“所以,你们都很敬服他?”

  田荣道:“如若真的心中服他,那也罢了……”

  三凤接道:“怎么?你们心中不服他?……”

  田荣道:“唉!这自然也有不少的原因,第一是,他比我们高明不多,第二是,他为人不太和气……”

  三凤道:“是不是很爱骂人,乱发脾气?”

  田荣笑一笑,没有接口。

  这时,江玉南和苏轮似乎已打到生死关头。但见一片光影。正想喝令停住,却听得一雷鸣也似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给我住手!”

  看上去,双方虽然打得激烈绝伦,但都还有控制的余力。

  在那一声断喝之下,双方立刻各自向后跃退。

  三凤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躯高大的、面如锅底的大汉,站在两丈开外。

  江玉南回顾了三凤一眼,低声道:“姑娘,这老叫化子的武功不错。”

  三凤微微一笑,道:“不是他好,而是你们太差了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惭愧,惭愧。”

  三凤道:“唉!只要你们尽了心,技不能胜人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转过身子,直对苏轮行了过去。

  这时,那面如锅底的大汉也快步行了上来和苏轮低声交谈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