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八十七


  第十二回 进退维谷

  田荣闭上双目,当先运功察看。果然,片刻之后,他失声叫了起来,道:“不错,我果然中了毒!”

  这一叫,金长久、高泰、阎五,都开始运气默察。

  敢情,他们对江玉南自称中毒一事,心中还是有些不信。

  但现在,他们相信了,每个人都中了毒。

  高泰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江兄,今年贵庚啊?”

  江玉南道:“区区二十三岁。”

  高泰道:“和小叫化子同年,不过,小叫化子是正月出生,我应该比你大一些。”

  田荣道:“这是什么辰光,你们还有心情论庚叙岁啊?”

  高泰冷冷说道:“田荣,江湖后起三秀阁下是其中之一?”

  田荣道:“不错,阁下也是其中之一啊!”

  高泰道:“还有一个,是什么人?”

  田荣道:“他一直很神秘……”

  突然若有所悟,目光转注到江玉南的身上。

  高泰接道:“虽然,称谓后起三秀,但事实,那一位不为人所知的,才是三秀之首,他的武功,高过咱们很多,只不过他不肯扬名罢了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江少兄,那人是不是你?”

  高泰道:“此时此情,咱们之间,似乎是用不着再隐藏什么了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是,就算咱们之间,有些道不相同,但此刻也要坦然相见,生死与共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不错,是我。”

  高泰道:“江兄,你和那黑谷谷主动手之时,能够支持数十招,而且是赤手空拳,比起我们高明多了。”

  田荣道:“如若我们出手之时,你也肯参与其事,也许我们还有胜她的机会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不行,她已练成了接引神功,就算咱们合力围攻她,也是一样,她能引你之力,接彼之力,咱们变成了自相残杀,人手越多,她越是有利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世上有这种武功,金某人怎么从来听人说过?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早已听人说过,只不过,今天才见到这种武功。”

  高泰道:“你几时知道自己中毒的?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和她动手搏杀,受伤调息的时候,才知道自已中了毒。”

  高泰道:“这么说来,你也不知道自己几时中的毒了?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不知道。

  阎五叹息一声,道:“幸好,咱们还有另一个选择。”

  没有人接言,每个人都明白他所谓的另一个选择的意思,那就是死亡。不论多重大的事,以死亡作代价,大概都可以抵销承诺。

  良久之后,金长久才重重咳了一声,道:“阎五,咱们真的就这样死了吗?”

  阎五道:“老叫化走了几十年的江湖,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,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,除了死之外,简直想不出第二个办法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至少,目下咱们还不到该死的时候。”

  阎五道:“江少兄,老叫化觉着,咱们现在还有选择的能力,万一到了无法选择的时候,那将如何?”

  金长久笑一笑,道:“阎兄,别的不说,选择死亡的意志,大约还不致于被人剥夺吧?”

  阎五道:“你可知道,咱们中的什么毒的?”

  金长久怔了一怔,道:“这个,金某人不知道,难道阎兄知道?”

  阎五道:“老叫化也不知道,不过,我想咱们身中之毒,必有某一种作用,经过一些时间,也许咱们就会丧失了选择死亡的意志。”

  高泰道:“小叫化子也有这种想法,咱们在江湖上,都算稍具声名的人,如若助黑谷谷主为虐,那真是旷古绝今的一大笑谈了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这是一股浓烟,预见到它会弥漫江湖,我们可以死,但死的价值何在?”

  阎五道:“老叫化也不是轻易言死的人,但我一直担心有一天会失去自绝的能力。”

  但闻石门呀然而开,一个穿着紫衣的少女,缓步行了进来。

  是绝情谷主。所有人的目光都流露出仇恨的怒火。紫衣女却似有如不觉一般,带着动人的微笑,缓步行了过来。

  高泰霍然站起身子,冷冷说道:“以貌取人,贻害不浅,咱们看错了你。”

  紫衣女脂粉不施,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,一袭紫衣,托衬出高贵雅致,怎么看也是个娴静、美丽的淑女。

  田荣也站起来,冷冷道:“姑娘可以见告一下姓名了?”

  紫衣女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,笑道:“行!小妹百里香。”

  阎五道:“老叫化的看法,你应该改个名字。”

  百里香年纪不大,但她的修养工夫,却相当的深厚,笑一笑道:“阎前辈觉着改个什么样的名字好?”

  阎五道:“百里香改作万年臭,那才名符其实。”

  百里香一耸柳眉,笑道:“看来,诸位内心之中,似是很恨小妹。”

  高泰道:“不止恨你,而且要杀了你!”

  田荣道:“你不该来这里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