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六十三


  金长久道:“老夫提出的办法,谷主不肯同意,那就请谷主提个办法出来了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金塘主,我倒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请你离开绝情谷。”

  金长久冷哼一声,道:“谷主,金某人是诚心来谈问题的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现在,本谷主已不愿再说下去,绝情谷不留客,金塘主请吧!”

  金长久目光转到了阎五的身上,道:“阎兄侠名满武林,今日之事既叫你碰上了,就该主持一个公道。”

  阎五淡淡一笑,道:“金兄要我主持公道?”

  金长久道:“是啊!笑面神丐,一向最主持公道,江湖上有谁不知?”

  阎五笑一笑道:“金兄这样夸奖兄弟,阎某却之不恭了。”

  金长久哈哈一笑,道:“大侠风范,果非寻常,兄弟这里聆听高见。”

  阎五道:“金兄既然一下子无法找出证据,那就只好先听从谷主之言。”

  金长久呆呆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阎五道:“老叫化的意思是,金塘主无法说出证据,谷主不肯认帐,老叫化就很难评断是非了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阎兄的意思是,兄弟应该自认输理了?”

  阎五道:“双方坚持不下,恐怕非理字可以使对方屈服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阎兄既然无法评断双方的是非曲直,不知是否可以不问此事,由我们双方自己解决?”

  阎五道:“金兄,大概这才是你的真正用心了。”

  紫衣女冷冷说道:“就算阎老愿意帮咱们绝情谷,绝情谷也不会承受这番人情,金塘主不用枉费心机,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。”

  金长久就是想她这句话,当下站哈一笑,道:“好啊!谷主究竟是领袖一方的人物,这份胸襟豪气,好叫我金某人佩服。”

  紫衣女冷笑一声,道:“金塘主准备如何对付敝谷,可以划出道子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阎兄,千金一诺,七刀塘和绝情谷的事,阎兄是决定不插手了?”

  阎五道:“绝情谷主说得很清楚,老叫化想帮忙,人家也不肯接受。”

  金长久点点头,道:“谷主随便找个人,否认了取到白鳝,你叫金某人如何相信?”

  紫衣女道:“不相信是你金塘主的事,和我们何关?我们无法赔你一条白鳝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在下不相信你谷主的话,只好带她们回去仔细拷问了?”

  紫衣女道:“拷问什么人?”

  金长久道:“花凤蝶和她带往栖鹤潭的人,一个也不能少,我要全数带走!”

  紫衣女道:“哦!你凭什么?”

  金长久道:“就凭我金长久这三个字,够不够?”

  紫衣女笑一笑道:“金塘主,你已经露出狰狞面目,阎大侠他告诉你,不会插手,你还装作个什么劲呢?”

  金长久道:“谷主快人快语,金某人恭敬不如从命,干脆,我金某人向你领教……”

  紫衣女点点头,道:“好!咱们一战胜负,不过,咱们这一次动手,有没有什么限制?”

  金长久道:“彼此无怨无仇,自然是不必辣手取命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我明白了,时间、招数上,有没有限制?”

  金长久道:“我看不用了,但为了万一,彼此势均力敌,难分高下时,总要定个规范出来,咱们动手开始,以一个时辰为限,如是还无法分出胜负,那就得金某人输了。”

  紫衣女笑一笑,道:“不!你远来是客,如是一个时辰,未分胜负,那就算是我输了。”

  金长久道:“谷主请先接老朽三招。”

  左掌迎面拍出,右手突出两指,半屈半伸,紧随在左手之后递了出来。显然,那厉害的杀者,是隐藏于后面一招之中。

  紫衣女右手轻拂,迎向掌势,半握玉拳,忽然间伸直了去,食中二指,弹出了两缕暗劲,击向了金长久,金长久冷笑一声,左掌一沉避开了紫衣女击来的两缕指风,右手食中二指,却突然变为擒拿手法,扣向了紫衣女的右腕。

  这一变,奇异绝伦,只看得一侧观战之人暗暗赞许。

  紫衣女右手忽然一翻,反向金长久的右腕之上扣去。

  双方在尺许左右的距离之间,互变数招,快速之极,已然无法再变,各以擒拿对方的指掌,却撞在了一起。 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