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五十六


  紫衣女道:“是……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为什么?”

  紫衣女道:“因为我是谷主……”

  江玉南道:“绝情谷主,就不能和人比试武功?”

  紫衣女接道:“能!但有两个规矩,在和我动手之前,必须先过两关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请说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先胜了本谷中三位姥姥,两位圣母,和一位副谷主,然后,我才能奉陪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谷主算盘找得太如意,只可惜这些事很难办到!”

  紫衣女道:“江先生,没有用的,别说苏仙子在这里,就算她不在此地,我还有几个可用的丫头,她们会出手,所以,阁下硬找我拼命的办法,很难如愿,你既到了绝情谷中来,为什么不肯守规矩呢?”

  江玉南道:“话是不错,但谁又知道三姥姥、二圣母、副谷主之后,还有多少花女剑手等我们,在下和谷主已经谈得不太融洽,看样子,已难免一场兵戎相见,有道是擒贼擒王,放着谷主在此,在下似是用不着多绕圈子……”

  神色突然间严肃起来,接道:“谷主,最好能相信我的话,我出手的剑势,极具威力,你那些从婢,最好先别上来送死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她们有保护我的责任,必要时,她们还要代我一死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只是奉告几句而已,谷主如若相信,她们的出手,对你真有帮助,那就只好由你了。”

  紫衣女年龄不大,但却有着过人的修养,原本站起欲走,突然又改变主意,坐了下来,笑道:“看来,你是决心和我动手一战了?”

  井望天心中明白,江玉南替伍明珠解窘,结果是愈闹愈僵,话说太满了,彼此都转不过弯子,既然决心一战,江玉南的办法很好,如能一战制服了绝情谷主,那就算是掌握了胜券,否则,绝情谷中高手云集,一阵一阵地打下去,很难打出一个结果来。

  不论江玉南的内功如何精深,剑术造诣如何之高,也无法经受住艳情谷高手绵连的搏杀、缠战。

  如是高泰等同意,就目下处境而言?绝情谷主想摆脱,确不容易。

  只听江玉南冷厉地说道:“在下无意多在此地停留,也不想和贵谷主多所交往,咱们赌一场,在下取到阴阳刀诀,立刻离去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如是我败了交不出阴阳刀诀呢?”

  江玉南道:“老实说,到目前为止,在下也不敢肯定阴阳刀诀就在贵谷之中,在下要求的只是姑娘合作,真心真意的合作。”

  这时,阎五和高泰静静地站在那里,一语不发,其实,两人心中,也都在暗暗思忖这江玉南的来路,也担心绝情谷主一旦答应了这件事,而江玉南又落败在她的手中,事情就麻烦了,影响所及,只怕高泰和阎五也脱不了关系。

  紫衣女道:“江玉南,绝情谷中的规矩,我本来应该遵守,千金之躯,坐不垂堂,但听你口气,却好像赢定了我,要你先经过三姥、二圣,对你确是一种不公平的负担,她们五位,个个武功高强,经过了几阵之后,你必然疲态横生,我就是能胜你,也是胜之不武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那很好,姑娘究竟具一谷之主的风度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不用夸奖我,你准备和我比什么?”

  江玉南道:“这一点,强宾不压主,请姑娘自己决定。”

  紫衣少女道:“咱们比三阵,二胜为赢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好!第一阵比什么?”

  紫衣女道:“拳掌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第二阵呢?”

  紫衣女道:“轻功。”

  江玉南哦了一声,道:“第三阵是兵刃了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不!兵刃太凶险,我想第三阵,咱们各自施用一种奇技,由在场三人评判优劣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这个,只怕难有一个定论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不妨事,我相信小花龙和阎五,也相信这位井二堡主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怎么?贵谷不派公证人?”

  紫衣女道:“如若敝谷中人出任公证人,那就绝对公证不了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都是我们来的人,你姑娘难道就完全放心吗?”

  紫衣少女道:“敝谷中人,很少在外面走动,见识不多,行为难免偏激,而且,对她们的谷主,绝对忠诚,叫她作公证人,她们立刻出手和你拼命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哦!难道她们不作证人,就不会拼命了?”

  紫衣女道:“会!但如不让她们知道,她们就没法子了,我这个小小谷主,还有一点权威,没有令谕宣召,她们还不敢擅入禁地。”

  江玉南回顾了玄衣仙子一眼,道:“这位仙子……”

  紫衣女接道:“她是个能辨是非的人,不会擅越……”语声一顿,接道:“苏仙子,我这些决定,希望不要说出去……”

  玄衣仙子一欠身,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如不答应江玉南的挑战,只怕他们会认为我真的怕了他。”

  玄衣仙子回顾了江玉南一眼,欲言又止。

  江玉南却笑一笑,道:“在下的想法,倒非如此,我不愿阴阳刀诀流落江湖,使这种疯狂的刀法再一次为武林带来一场杀劫,所以,我需要以最直接,最快速的方法,取得这本刀诀。”

  玄衣仙子冷冷说道:“江兄苦追不休,真以为我们拿了你阴阳刀诀,其实,如若是本谷中派人取得,决不会让你瞧出内情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也想了这件事,因此,在下才请谷主相助。”

  玄衣仙子道:“你不是让我们谷生相助,而是逼我们就范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殊途同归,在下第一目的,是要尽早查出阴阳刀诀的下落,唉!这件事对我个人而言,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,必需要尽早完成,对整个江湖而言,也是一桩非常重大的劫难……”

  目光转到紫衣女的身上,接道:“姑娘,咱们怎么样开始?”

  紫衣女道:“现在就开始,咱们到演武厅去。”

  所谓演武厅,是用竹子搭成的一个大棚,高约三丈,长五丈,横宽三丈六尺。外来的生人,决无法由外面看出来,这是一个庞大的厅堂。

  原来,这里的一切,都是利用自然建筑而成,这个广大的演武厅,也是利用天然生成的巨竹,编织而成,整个大厅,都是活的竹子,竹枝加上藤罗,编织成顶,在顶上又开了数十个天窗,光线透入,照得大厅中很明亮。

  这也许不算什么艰巨的大工程,但却要灵巧的手法,和匠心[设计,耐心工作,多方的合作。

  这是一座别出心裁的房舍。由外面看去,是一片苍翠的竹林。无人会想到翠竹掩遮下,竟是这样一座广大的厅房。

  伍明珠留心观察,发觉这绝情谷中的建筑,都尽量利用自然,表面上红花翠树,都可能是住人的房子,绝情谷利用了自然,又不伤害自然。

  四个绿衣少女,突然出现奉上了香茗。

  她们穿着绿色的衣服,和那绿竹的颜色完全一样,不知她们是早已恭候在这儿呢,还是悄然的行过来。

  紫衣女说话算话,除了玄衣仙子跟进来之外,连她的六个剑婢都未跟随。

  四个侍候客人的绿衣少女,搬过了七个木椅。

  紫衣少女笑一笑,道:“请坐吧!”

  当先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。

  江玉南四顾了一眼,道:“这地方很宽敞,姑娘准备先比什法?”

  紫衣少女道:“不吃一杯茶吗?”
  江玉南道:‘不用了,在下心急如焚,希望早些作一个决定。”

  紫衣女道:“好吧!江兄既存此心,小妹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  站起身子,缓步行到场中,回头对阎五等一抱拳,道:“阎前辈、小花龙、井二堡主、伍姑娘、苏仙子,五位算我们这一声比试的公证人,胜负之分,凭五位一言决定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姑娘如此安排,似乎是必有胜我的信心了?”

  紫衣女道:“那倒不是,只是小妹觉着,他们几位都是公正的人士。”

  阎五道:“谷主不怕咱们有所偏袒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