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四十七


  就是一山之隔,景物完全是两个世界。谷外很萧索,但谷内却是树木苍翠,百花盛放。一阵阵清香花气,扑鼻沁心。

  自然,那是费了很多的人力,天然的形势,加上人工,才创造出那么多美丽的景色。

  很多的花树,都是由别处移来,配合成一种如画景色。

  极目红花绿树,但却不见人踪。

  高泰低声说道:“阎前辈,绝情谷已经知道了咱们要来,为什么不见有人?”

  阎五四顾了一眼,道:“埋伏,最好的埋伏,就是不让看到有人。”

  高泰目光转动,只见三条白石铺成的人行道,宽约三尺,蜿蜒伸入花丛中。

  两侧绝壁,中间是一道十丈宽的狭谷,而且愈向后,谷势愈宽。

  但谷中的景物,却全被丛丛重重的花树林木掩遮了去。

  除了花草树木之外,什么也看不到。跟在阎五这样的武林名人之后,井望天很少自作主张。

  他不说话,江玉南、伍明珠都未开口。

  阎五站在三条岔路口处,道:“井兄,请过来,咱们商量一下。”

  井望天快步行了过来,道:“阎大侠有何吩咐?”

  人的名,树的影,阎五在江湖上的身份地位,实在高过中州三杰,井望天心理感受到很大的拘束。

  阎五笑一笑,道:“井兄,中州三杰,你是智多星,看看咱们该走哪条路?”

  井望天打量了三条去路一眼,道:“咱们明着进来了,自是不便蹦蹦跳跳地翻花越树。”

  阎五点点头,道:“对,她们也估透了这一与,就算这三条去路上都有埋伏,咱们也该闯过去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阎大侠说的是……”

  阎五接道:“井老二,你不用大侠、大侠的叫,听着叫人刺耳,老叫化不吃这个,要文气,你就叫我一声阎老大,或是老阎,再不嘛,你干脆叫老化子,或是老要饭的。”

  井望天笑一笑,道:“在下恭敬不如从命,阎兄,这三条路都有埋伏也都不一样,三条大道……”

  阎五道:“走中间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对!中间就算有埋伏,也应是正大一些。”

  阎五道:“井老二,中州三杰属你心眼最多,看来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这番话不知是抬举还是揶揄,连井望天也听不明白,只好笑笑了事。

  阎五哈哈一笑,又道:“井老二,你看咱们是怎么走法?”

  井望天听得一怔,略一忖,一招太极拳又打了回去,道:“阎兄,这要您分配了。”

  阎五哦了一声,道:“好吧!我老叫化走在前面。”

  小花花高泰轻轻吁一口气,笑道:“老叫化,我瞧这么办吧,小叫化年纪轻,万一伤在埋伏下也不丢人,这带路的给我吧!”

  阎五笑一笑道:“不行,这一次,老叫化非得自拿主意,你跟在后面。”

  人影一闪,高泰已越过了阎五,道:“你一把年纪了,什么事没有见过,这档事,小叫化非得开开眼界不可。”

  江玉南突然越众而出,直行高泰身后,道:“高兄,在下替你掠阵。”

  井望天低声说道:“阎兄,咱们上年纪了,不用和年轻人争,叫他们走前面吧!”

  阎五点点头道:“小要饭的,你小心啊!”

  高泰道:“老哥哥放心,沙和尚给我算过命,他说小要饭的最少能活八十岁,算算看,我还有五十几年好活。”

  两人争执的言来语去,也许不够诗情画意,但却表现了最真挚友爱情意。

  阎五很感动,井望天听得很感动。

  高泰人已举步向前行去。江至南紧随身后。

  阎五、井望天、伍明珠三个人走一处,和江玉南保持了一丈左右的距离。

  双方必需要保持这样一个距离,才能在应付突变时,有足够的空间。

  高泰一面运气戒备,一面举步而行,很快地行入花树丛中。

  这些花树种得很密,而且高过一个人,行走其间,看不到外面的景物。

  小花龙高泰举手抓抓头皮,道:“老叫化子,你小心啊!这花树之间,又植以奇草,浓密蔽日,如若她们隐在草丛之中,予以施袭,那就没有先后之别了。”

  阎五道:“这不关你小要饭的事,如若她们选择了老叫化和井老二,又被他们得了手,那也只怪咱们的命短了。”

  突闻江玉南沉声喝道:“快些闭住呼吸!”

  清香花气中,忽然间有一股怪异味道,扑了过来。

  但那股味道很淡,淡得不留心很难分辨出来。

  伍明珠听到了江玉南的呼喝之声,就应该闭住呼吸,偏偏她走在最后,还未闻到什么异味,忍不住吸了一口气。

  花香中带着焦臭,闻是闻到了,而且,也感受得很清楚,但身于一摇,人向地上倒去。

  井望天本来距离伍明珠最近,但被阎五请了过去,这一来,距离最近的反而是阎五了。

  只见他一伸手臂,抓住了将跌落在地上的伍明珠。

  井望天急急伸手,接了过来。

  阎五低声道:“她是?”

  井望天道:“伍堡主的千金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