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四十


  江玉南笑一笑道:“伍姑娘已经使出了激将法,咱们如是不去,岂不是要被令侄女说咱们没有男人气概吗?”

  井望天道:“江少兄,咱们师出有名吗?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去找阴阳刀决,算不算有名呢?”

  伍明珠道:“不算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为什么?”

  伍明珠道:“她们可以否认,咱们没有抓住任何证据,不过,咱们倒有一个理由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请教姑娘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第一,这地方不是她们所有,我相信,她们无法拿出证明,说这片山谷是她们私产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很绝,但却有一点强词夺理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事实上,她们不会不问,见面就出手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姑娘这么一激,在下倒是也想见识一下,她们如何能够取下人的眼珠子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好吧!咱们去见识一下。”

  江玉南笑一笑,道:“两位既然决定了,咱们就进入谷中瞧瞧,不过,有一件来咱们要充说明白。”

  井望大道:“什么事?”

  江玉南道:“你们不能轻易出手,一切由在下应付,两位以自保为主。”

  井望天点点头,道:“明珠,你听到了?”

  伍明珠道:“二叔和江兄放心,我有自知之明,咱们三人之中,我的武功最差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两位小心,咱们如有照顾不周之处,两位要自己对付了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咱们走快些,还可以追上五毒门中人。”

  原来,那五个人越走越慢。

  井望天低声道:“少兄,咱们如能紧随他们五个人之后,也可以看出绝情谷中如何出手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两位既然都有进入谷中的决心,在下自然愿意带路,走吧!”举步向前行去。

  伍明珠走在中间,井望天继后而行。

  这三人是真的要进入绝情谷,所以步履很快速。

  同样的,也引起了全场中人的注意。

  片刻工夫,三个人已追上了五毒门中人。

  不知是有心,还是无意,五毒门中人走得更慢了。

  如江玉南等保持同样的速度,立刻可以超过五个人。

  显然,他们准备让江玉南等走在前面。

  江玉南似是未把绝情谷中传说的惊险放在心上,大踏步直往前行。

  伍明珠却突然一伸手,拉住了江玉南,道:“江兄,这几位兄台走在前面,咱们不能超过人家。”

  那位自称老二的佩刀大汉道:“三位不要客气,你们尽管请便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不,事情有先来后到,我们怎能占先?”

  佩刀大汉冷笑一声,道:“这不是取宝挖金,大家争先恐后,这是玩命的事,至少是在玩两个眼珠子,三位先清吧!”

  伍明珠一皱眉头,还待接口,江玉南已抢先说道:“不用争执了,早晚都要进入绝情谷,何在乎先后一步。”

  佩刀大汉道:“是啊,三位先请。”

  伍明珠心中暗道:“看来江湖上真是又奸诈,又凶险。”

  江玉南人已超过了五个人,走在前面。

  伍明珠、井望天,只好退了上去。

  井望天低声道:“看到没有,这就是江湖,就算是同赴刑场,他也要想法子晚死那么一步。”

  很快地进入了谷口。

  一个大木牌,竖在路中,血红大字写道:“记着,进此一步,双目尽失。”

  江天南回顾了伍明珠和井望天一眼,道:“两位在此稍候片刻,在下先进去瞧瞧。”

  五个五毒门中人也紧随而到,但他们远远地站在一丈开外。

  井望天沉声道:“少兄,小心了,要不要我陪你进去?”

  江玉南道:“我如若被挖了一双眼珠子,两位似乎用不着冒险了。”

  一迈步,踏过木牌。

  忽然间,人影一闪,冷风扑面而至。

  江玉南早已有备,左手一抬,护住双目,右手疾快地拍出一掌。只听嗤嗤两声,有物坠地。

  江玉南凝目望去,只见两只麻雀一般大的异羽怪鸟,已被自已拍出的掌力击毙,血肉模糊,已然看不出原来的形貌。

  一个身着黑色披肩,腰围黑色短裙的少女,站在道旁,相距江玉南不过五尺。

  这少女,好一身白嫩光滑的肌肤,也许她有意地展示玉肤雪肌,所以穿的衣服很少,黑色的披肩,只掩到双胸,腰间的短裙,只到胯间,露出了一双雪白的玉腿和两条粉臂。

  足登一双软皮黑色的高勒马靴,长发披垂双肩,却用一条白色的丝带勒住。在那个时代中,这是惊人的穿着。

  俗语有男不露脐,女不露皮的说法,这个少女部暴露了她全身十之六七的地方。黑裙上插了四把短刀。

  这一身奇怪装束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受。

  也减少了那种玉体半露、风情镣人的诱感。

  她脸上带着惊奇,望着地上的两只黑羽死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