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三十六


  井望天四顾了一眼,才振袂而起,直扑正东。

  井望天的设计没有落空,就在三个人离去不久,一个穿青衣的少女,缓缓由一块隐身的大石后面转了出来。

  那青衣少女先在伍明珠挖掘之处看了一阵,冷然一笑,转身而去。

  但见人影一闪,井望天先出现,拦住了去路。

  井望天冷笑一声,道:“姑娘,拿出来吧!”

  青衣女子道:“什么事?要我拿什么?”

  井望天道:“阴阳刀诀……”

  青衣女子道:“什么阴阳刀诀,我没有见过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至少,姑娘还没有时间仔细翻阅那本刀诀,它是武林中最邪恶的刀法之一,练成这种刀法的人,连性情也要跟着改变……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  井望天道:“井某人一生不打诳语,说出的话……”

  青衣少女淡然接道:“就算你说的句句真实,但那与我何干?”

  井望天冷冷说道:“姑娘,酒有两种吃法,一种是敬酒,一种是罚酒。”

  青衣少女怒道:“怎么?你们准备抢人?”

  伍明珠道:“为了那本刀诀,咱们只好得罪了。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要打架吗?”

  江玉南突然开了口,语气冷厉地说道:“你是绝情谷中的人?”

  青衣少女怔了一怔,道:“是又怎样?”

  江玉南道:“绝情谷来了不少的人,既带走了白鳝,又想带走刀诀?”

  青衣少女冷哼一声,欲言又止。

  江玉南道:“你们闭关自守,立了不少怪规矩,但居于一谷,为害究属有限,如若你们闹出了绝情谷,那就很难叫人容忍了。”

  青衣少女举手理一理飘拂的长发,缓缓说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  江玉南道:“姑娘,此时此情,你就算很善装作,只怕也于事无补了。”

  青衣少女大约看出来情形不对,态度忽然一变,一笑,道:“诸位肯定我是绝情谷中人又肯定我拿了阴阳刀诀吗?”

  井望天心中一动,道:“姑娘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青衣少女接道:“我已经告诉了你们,我没有拿阴阳刀诀,你们为什么不信?”

  井望天道:“姑娘来得很奇怪,很难叫人相信和姑娘无关。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怎么样才能使你们相信我的话?”

  伍明珠道:“姑娘如若愿意自表清白,何不让我们搜查一下?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可以,如是搜查不出来,那将如何?”

  伍明珠怔了一怔,道:“你愿意叫我们搜查?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搜查出来,不但东西由你们取走,我也愿意听凭你们的吩咐,如是你们搜不出来对我如何交代?”

  伍明珠怔了一怔,回顾井望天一眼,道:“二叔,咱们怎么办?”她究竟是未经世故的人,心地仍很纯洁,那青衣少女一唬,竟然把她给唬住了。

  井望天道:“姑娘真愿叫咱们搜查吗?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如是我不许你们搜查一番,不但你们心中未甘,只怕我也很难离开此地了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好,姑娘既有此意,咱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明珠,去,仔细地搜查一下。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慢着,咱们还未说清楚,你们如是搜不出来该当如何?”

  井望天道:“如是搜不出来,咱们就恭送姑娘离此。”

  青衣少女皱眉道:“这算什么赌约,我不是太吃亏了?”

  井望天道:“除此之外,在下就想不出好办法了。”

  江玉南一直没有说话,只用一对星目凝注着那青衣少女。

  青衣少女被那两道目光,看的心中十分不安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好吧!看来,我如果不让你们搜,你们决不会放过我!”

  伍明珠快步行了过去,道:“咱们都是女儿之身,想来,也没有什么忌讳。”

  伸手在那青衣少女身上摸了起来。

  井望天感觉到情形有些不对,急叫道:“明珠,小心一些……”

  但已经晚了一步,那青衣少女已在伍明珠搜身之时,突然右手一翻,抓住了伍明珠的右腕,左手迅快一翻,手中已多了一把明亮的匕首,抵在伍明珠的咽喉之上,冷冷说道:“你们动一动,我就割断她的喉管。”

  井望天呆住了。江玉南也有着意外的感觉。

  伍明珠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二叔,江湖上竟是这样阴险!她聪明反被聪明误,这一来,暴露出了她的阴谋,你们不用担心我,只管出手,那阴阳刀诀,关系着武林劫运,我一个人的生死,算得了什么呢?”

  江玉南突然接口说道:“不,你不能死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为什么?”

  江玉南道:“至少,姑娘还来到必死之时。”目光转到那青衣少女的身上,缓缓说道:“姑娘,咱们可以谈谈吧!”

  青衣少女的年纪不大,但却狡黠得很,一直静静地站着,听几人谈话。直到江玉南问到她,才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小妹目下处境,十分微弱,实不足以与诸位谈条件,不过,你这位兄台说的不错,生命很可贵,小妹不得不用些手段了。”

  江玉南道:“这不过使我们对绝情谷中人更加一层认识而已。”

  青衣少女道:“兄台姓江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