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二十五


  伍明珠道:“山道崎岖,遍地荒凉,大白天可以见山明水秀,但天色入了夜,他们来这里作什么?”

  井望天的脑际,在伍明珠不断的提示之下,快速转动。

  这片刻之间,他想了很多的事,想到了在那潭畔栖鹤的松林之中,有着一个新的江湖组合,但又觉着很多的地方不像。他又想到在清澈的潭水之中,可能隐藏了吸引人心之物。

  齐四、天驼叟、都是不甘屈居人下之人,为什么两人竟合在一起……

  井望天想了很多,但深一层想,又觉着有很多疑问,每一个想法,似乎是那经不住深入分析、这就引起了他强烈的好奇,霍然站起身子,道:“走!明珠,咱们也去瞧瞧。”

  伍明珠就在等井望天这个决定,笑一笑,站起身子,道:“二叔,咱们就这样走过去呢?还是要隐秘身形?”

  井望天心中虽知两人行止已落入了别人的眼中,但以他行走江湖数十年的经验推断,对方并无恶意。

  所以,他没有告诉伍明珠,微微一颔首,道:“明珠,今夜的变化,甚多地方,都出人意外,二叔走了数十年江湖,也没有遇上过今夜的事,纷乱、匆忙,像一团乱丝,不过,栖鹤潭今夜中,定有重大的事情发生,也来了很多江湖高人,所以,非不得已时,不可多管闲事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珠儿能忍下了杀害大哥的伙人,还有什么忍不下的?二叔放心。”

  井望天点点头,道:“那就好,跟着我走,小心一些。”

  两个人借草丛、松树掩护,悄然接近了栖鹤潭。

  夜色幽暗,水声如鸣佩环,整个的栖鹤潭上一片平静。

  齐四、田荣、天驼叟,和适才飞驰而来的夜行人,此刻,一个人都瞧不到。

  井望天打量过四面的景物,缓缓站起身,向前面八尺外一株松树行去。

  刚一举步,耳际间已响起一个清晰的声音,道:“前面树上有人,向北数第三株松树上可以藏身。”

  事实上,以井望天丰富的江湖阅历,也推想那些松树上,草丛中,都可能藏的有人。

  这声音,和适才传音的声音一样,显然是由同一个人发出来的。这就使得井望天有了很强的信心,立刻,转身向北面松树扑去。

  伍明珠紧随身后,跃上松树。

  这是一株紧靠湖边的松树,浓密的枝叶,有一半伸入了湖中。松树不高,但枝干坚牢,井望天和伍明珠,隐身在伸入湖中的一根枝干上,浓密松叶,掩住了他们的身形。

  栖鹤林中,突然亮起了一道灯光,由远而近,到了湖畔。

  那是一盏白绫制成的灯笼,光度十分明亮,似乎专以适用这荒山深夜之用,不畏疾风。

  明亮的灯光照耀下,只见魔手齐四,和那银衫少年田荣并肩而立,低声交谈。

  只可惜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,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。

  那执灯的人竟然是一个黑衣少女。她似是并不关心田荣和齐四的谈话,却不停地手执灯笼,向水中照视。

  难道,那湖水中还有什么隐私不成?

  伍明珠忍了又忍,还是忍心使好奇之心,低声道:“二叔,她在瞧什么?”

  井望天苦笑一下道:“二叔和你一样,一片茫然。”

  这时,松林之中,又亮起了一盏灯火,四个穿着黑衣的大汉,抬着一个软兜,紧随那灯光之后而出。

  那是一顶特装的软兜,行走时,人可以抬着,放在地上,可以折成一个高脚座椅。坐在高脚椅上的人,穿着一件黑色长袍,当胸绣了一朵金色的牡丹花。花朵很大,几乎满占了前胸,灯光下金芒流动,显然不是一般的金线绣成。

  只听黑袍人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齐四,东西准备齐全了吗?”

  齐四一躬身,道:“准备齐全了,不过,这林中栖鹤,不少是数十年的老鹤,它们的食蛇之技十分高明,所以,不敢把群蛇抬来此地。”

  黑袍人呵呵一笑,道:“如非这栖鹤潭畔松林上有几头数百年的老鹤,使这栖鹤潭五里内没有蛇踪,这潭水中之物,又怎能到今天还未被人发觉?”

  井望天心中念转,忖道:水中之物,和蛇有关,难道齐四等花费了这么大的工夫,弄得游人绝迹就是为了这水中之物吗?

  齐四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金老,今晚上情形似是有些不对。”

  黑袍人道:“你是说,今夜来了不少人?”

  齐四道:“是!在下约略地估算了一下,至少有十个以上。”

  黑袍人道:“这些人,都很贪心,他们想坐享其成。”

  齐四道:“是啊!咱们花了数年工夫,总不能让别人得了便宜。”

  黑袍人冷笑一声,道:“世上如若真有这样的好事,咱们也不用花几年工夫了,去把东西拿来吧!”

  齐四应了一声,举手互击两掌。

  片刻之后,六个劲装大汉,抬了三个大木箱子行了过来。

  六个人放下木箱之后,立时退到一侧。

  黑袍人目光转到执灯的女子身上,道:“小蛇女,你的蛇来了。”

  黑衣少女缓缓把手中的灯笼举起来,行到一个木箱前面。只见她举起玉手,向下一削,波的一声,木箱上的铁锁应手而落。

  打开箱盖立见红信伸缩,蛇头乱动。原来,木箱中全都是蛇。

  只听得几声鹤鸣,几头巨鹤,突然冲天而起,盘空一旋,齐向木箱扑来。

  坐在高脚椅上的黑袍人,扬手一挥,几只疾扑而下的巨鹤,似是受到了重击,忽然长鸣一声,跌落在地上。

  但它们没有死,双翼在地上扑打了一阵,又飞了起来。

  小蛇女笑一笑,道:“别伤了它们,等一会,还有借重它们的地方,可省我不少的气力。”

  黑衣人道:“老夫出手,极有分寸,不会伤它的命。”

  小蛇女放下手中灯笼,双手伸入了木箱之中,抓起了四五条毒蛇,投入湖中。但见她双手连挥,蛇如飞矢,不停地飞落湖中。

  那一箱毒蛇,不知道有几百条,但在那位姑娘一双纤巧的玉手挥洒之下,尽都被投入清澈的湖水之中。

  小蛇女投完了第一箱毒蛇,立时打开了第二个木箱。

  依样画葫芦,小蛇女仍然挥动她一双纤巧的玉手,伸入木箱之中,抓毒蛇,然后,把蛇投入了湖水。

  在明亮的灯光下,伍明珠清楚的的地看到那位抓蛇的黑衣少女。

  那是一位很美丽的姑娘,难为那一双雪白的玉手,玉臂一伸一缩之间,就是四五条蛇,有些蛇长过了她的身体,但却被她一摔之下,毫无困难地投入了湖水之中。

  伍明珠看得心神震动,想不出那么娇小,美丽的姑娘,怎么会那么胆大。

  一般说起来,女孩子都很害怕长虫。

  三大箱子毒蛇,都被那黑衣女子投入了湖水之中。

  井望天全神贯注,但他看得和伍明珠完全不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