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十九


  第 三 回 捉蛇少女

  伍明珠道:“我们来此找东西,用心在此,重要的还是找出杀害家兄的凶手,如今凶手还来查明,怎能就此离开?”

  青衫人道:“令兄先被人点了双目,对吗?”

  伍明珠道:“不错。”

  青衫人道:“然后,他被人以重手法击伤内腑?”

  伍明珠怔了一怔,道:“你好像是很清楚家兄被伤的事。”

  青衫人道:“十余日前,我亲眼看到一个双目已盲的年轻人,身受重伤,爬行在地上……”

  伍明珠道:“哼,你这人怎么见死不救。”

  青衫人淡淡一笑,道:“我见他之时,他已经受了重伤,在地上爬行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所以,你就没有理他?”

  青衫人道:“他伤势很重,口中流出的鲜血,隐隐见碎裂的内脏,在下曾出手相救,但却被令兄劈了一掌。”

  伍明珠呆了呆,道:“怎么会?我哥哥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,你救他性命,他怎会出手伤你?”

  青衫人道:“姑娘,他伤得太重,神志已然有些不清,但他却有着强烈的求生意志,在下虽然中了一掌,但对他强烈生命力,和求生的意志,仍然十分敬佩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那一掌,没有伤了少兄吧?”

  青衫人笑一笑,道:“没有,但力道仍然十分强大……”

  伍明珠接道:“所以,你就不敢再救他了?”

  青衫人微微一扬剑眉,道:“那时间,有两个人奔了过来,在下不愿和他们相见,只好先退走,以后,那两人用了一付可以卧在上面的软兜,抬他离去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哼!你如是真的救他,也许他不会死。”

  青衫人道:“就算不惜所怀灵丹,也无法挽回他的性命,他伤的太重了。”

  井望天心中奇道:“明珠一向知书达礼,此刻怎的一味出言顶撞别人?”

  只听伍明珠一声冷笑,道:“你身怀灵丹,舍不得施用,是吗?”

  青衫人脸色微变,已想发作,却又忍了下去。

  井望天一拱手,道:“少兄,明珠姑娘为了兄长之死,性子急躁,如有开罪之处,在下这里陪礼了!”

  青衫人道:“唉,井前辈,如肯相信在下之言,那就请早离去吧,这地方不是善地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我们偏不离去,你又能怎样?”

  井望天一听不像话,急急叱道:“明珠,怎可如此无礼!”目光转注到青衫人的身上,接道:“少兄这里可是即将有事吗?”

  青衫人道:“正是!一场血雨腥风的大变即将发生,两位身怀伍公子的遗物,留在此地,卷入这场风波之中,实非良策。”

  井望天点点头,道:“多承明教,在下这就离去,少兄不肯示告大名,在下也不敢勉强,但日后路过伍家堡时,万望能到堡中一晤,井某竭诚欢迎。”

  回顾了伍明珠一眼,道:“珠儿,咱们走吧!”当先举步行去。

  井望天走了,伍明珠不能不走,但她临去之际,冷冷地望了青衫人一眼,道:“危言耸听!”

  青衫人没有计较,转身一跃,又隐人大岩石之后。

  井望天一口气走出了四五里路,才放缓脚步,道:“明珠,你不相信他说的话?”

  伍明珠道:“我……我有些怀疑。”

  井望天落:“这一点,二叔和你的看法不同,我觉得他不是骗咱们,而且,也没有骗咱们的理由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二叔,一个陌生人,咱不能完全相信他。”

  井望天饱经世故,善观气色,已从明珠姑娘脸上的神情中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  那青衫人实在长得英俊,但更吸引人的是那一股飘逸的风度,也就是所谓气质了。

  井望天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明珠,我虽然看着你由小长大,但咱们叔侄间见面的机会不多,这次,英侄之死,使为叔的忽然间发觉你的才华,老实说,我有些吃惊,想不到,你一个足不出户的姑娘,竟有着人所难及的见识……”

  伍明珠抬起了头,接道:“二叔这样称赞珠儿,珠儿就斗胆说出心中的想法了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珠儿,二叔心中已经有些佩服你了,说说看,你什么看法?”

  伍明珠道:“魔手齐四,隐于这栖鹤潭畔为了什么?这里虽然风景幽美,但却不适合开山立寨,也不是练功、避世的好地方。”

  井望天点点头,道:“对!”

  伍明珠道:“但他留在这里,定有着非常的因由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不错,他们要留在这里,又不准别人接近,定然和栖鹤潭这片地方有关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二叔,栖鹤潭的水不能搬走,他们留在这里,用心只是找一件物品,也许它隐藏在潭水里,也许是那万鹤栖息的松林之中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贤侄女说得有理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还有那位青衫人,他又为什么留在这里?”

  井望天道:“难道也在偷窥这里的藏物?”

  伍明珠道:“苟非如此,他为什么躲在这等荒凉的地方,甘愿受风吹日晒之苦?”

  井望天道:“为叔的真想不通,他们要取什么物品,留这里如此之久。”

  伍明珠道:“珠儿也无法猜出他们在我寻什么。但得值他们等候如此之久,定然是一件很珍贵的东西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