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烟锁江湖 >


  井望天接道:“你们都退下去。”

  李正呆了一呆,带着围上来的堡丁,向后退去。

  井望天道:“两位虽然不肯通名报姓,但兄弟瞧得出来,两位都是地鼠门中人。”

  两个黑衣人看井望天确无恶意,缓缓收了手中短刀。

  左面黑衣人抱拳,道:“井兄就是中原三杰中的井二爷?”

  井望天道:“不敢,不敢,难得敝兄弟这点微名,连贵门也有耳闻。”

  左面黑衣人道:“井二爷大名鼎鼎,江湖上有谁不知,咱们

  既然被发觉了行踪,只能怪咱们学艺不精,也无颜留在此地,不知井二爷是否准许咱们告辞?”

  井望天微微一笑道:“如是井某人没有放走两位之意。也不会招呼两位了。

  语声一顿,接道:“厅中已备好水洒,请两位赏脸,到厅中稍坐片刻,饮一杯水酒再走如何?”

  两个黑衣人可能是真的饿了,也许是鼠辈们贪吃,又相互对看了一眼,竟然点点头。

  井望天带两人进入了大厅。

  果然厅中早已摆好一桌酒菜,酒是醉酒,香气扑鼻。还冒着热气,显然是刚刚由厨下做好。

  厅中没有戒备,只有一个伺酒的童子,站在一旁恭候。

  井望天让两人入了席位,自己在主位上坐下。

  鼠辈多疑,两个人入了座之后,却不肯动筷。

  井望天老江湖,心中明白,先替自己斟了一杯酒,然后,又替两个黑衣人斟酒,笑一笑,道:“兄弟做主人的,先干为敬。”

  干了面前一杯酒,又遍尝佳肴。

  两个黑衣人眨动了一下眼睛,开始大吃大喝起来。

  井望天暗中留心观查,发觉这些人的举动习惯,都尽量模仿老鼠,看来这地鼠门中的武功,可能真的和老鼠有关。井望天陪着两人,直待两人吃得七成饱意时,才开始问道:“两位兄弟在地鼠门中属于哪一级?”

  两个鼠辈之间,显然有着阶级的区别,显然事事都商量一下,但却一直由左面一人答话,道:“银鼠级。

  井望天道:“银鼠级中人数不少,两位怎么识别称呼呢?”

  左面黑衣人道:“告诉你也不要紧,这不算什么机密,兄弟银鼠十九号,那一位二十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听说贵门中人,都废了名字不用,只把姓氏冠在号数之上?”

  银十九道:“井二爷对咱们地鼠中的事,似是知道的不少,不过,还不够清楚,进入地鼠门的人,姓名都要废去,就以等级为姓,再加上号数,在下是银鼠级,编号十九,那就叫银十九,他叫银二十,如能升入了金鼠级,在下就姓金了……”

  语声一顿,接道:“这些事,在本门中算不得什么隐秘,但也不会随随便便地告诉人,看在你井二爷对咱们这份礼遇,在下投桃报李,告诉你一些还未传入江湖的隐秘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承教,承教……”

  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进入贵门中,这一生一世,都不能再用姓名了”

  银十九道:“那倒不是,那升入长老、护法级的人,就可以恢复姓名,我们有很多戒规,也有很森严的律令,不过,对升到本门护法、长者的人,就放宽了很多,所以,本门中的长老、护法,都享有很舒适、优遇的生活。”说着,神情间有着无限向往。

  井望天了解适可而止,他已对地鼠门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,再要问下去,那就可能会闹成不欢而散的局面。所以不再多言。

  两头银鼠已经吃得酒足饭饱,才自动站起身子,一抱拳,道:“井二爷,谢谢你这顿酒菜招待,咱们要告辞了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两位还有公事在身,井某人也不多留,走!我送两位出堡。”

  这时,天色已亮。

  井望天一直把两头银鼠送出了堡门之后,才抱拳作礼,道:“两位好走,恕兄弟不远送了。”

  银鼠停下脚步、突然回过身子。缓缓说进:“井爷,你为什么不问咱们兄弟夜入贵堡,为何而来?”

  井望天拈须微笑,道:“两位银兄,如是可以说,我相信不用兄弟问,两位就说了出来,如是不能说,兄弟问了也是白问。”

  银十九道:“不便说,不便说,但我们大吃大喝了一顿,也不能一点也不透露给井二爷。我们兄弟此番入贵堡,是想取一件东西回去。”

  他把“偷”字说成了“取”字。但取什么,他没有说下去。

  井望天只是淡淡一笑,也未多问。

  银十九打个酒呃,道:“二爷,你请回吧!咱们走了。”井望天心中一动。道:“两位银兄,兄弟心中请教一事,只不知是不是该说?”

  银十九道:“不要紧,你尽管问;能够回答的,我们会回答你,不能回答的,咱们就不回答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伍家堡不愿和贵门结仇,两位离去之后,不知是否还有贵门中人入侵本堡?”

  银十九怔了一怔,道:“这个?在下可以奉告的是,兄弟只能把二爷的好意思转告,会不会再派人来,咱们做不了主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银兄,在下还想请教一件事。”

  银十九道:“好!兄弟能说的,言无不尽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伍家堡这么待两位,算不算仁尽义至?”

  银十九道:“很好!我们很感激,回去我们会尽力美言,江湖上传说的地鼠门,只是一般情形,其实,他鼠门也有规戒,如没有几下过人之处,在门户分立的江湖中,冒不出我们这样一个组合。二爷,兄弟也希望能说动我们金九哥放弃这笔生意。”

  井望天道:“如是说不动呢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