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五二


  白仙子道:“我们只和金元庆初步接触,但彼此之间,心里都已经有数,这一战,必将是凶烈绝伦,等这一战过后,黑堡中的武士,亦必将有着很大的伤亡,余下的还有多少人,连我们也无法预计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掌令,这件事,很悲壮,多少鲜血、多少泪,但这就是生命的价值,有些事,很难两全……”

  白仙子接道:“姑娘,我明白这个道理,我们等了几十年,就是等这一天,我们不会吝惜性命,我们也不会为死去的人悲伤,但我们要为活的打算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掌令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白仙子道:“过去,我们一直认为,我们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种人,我们不能见到光亮,承蒙姑娘使我们这个缺憾消失,这一战之后,我们活着的人,就不能再住在黑堡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掌令过虑了,你们建了这样大的功业,使武林同道重见天日,这是何等博大的胸怀,所以,天下你们都可以去得。”

  白仙子道:“亚菱姑娘,如若我在这一战之中没有死,我们要把黑堡中活着的人,集中于一处,不能让他们分开散居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你有顾虑?”

  白仙子道:“是!我们不能让若干年后,再有一个金元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掌令,集中一处,使他们实力、技艺更精?”

  白仙子道:“根本的问题,我要他们慢慢地消失功力,恢复成一个普通的人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掌令,似是早已胸有成竹。”

  白仙子道:“对付我们自己的人,我确早已胸有成竹,但是对其他的事务太陌生,还要姑娘替我们好好的策划一下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掌令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白仙子道:“我要你替我安排一个环境,最好是有山有水,土地肥沃,我们在那里自耕自集,江湖人不能涉足其中,勾引他们。”

  东方亚菱点点头,道:“我会替你办到,我死了,南宫表姐也会办到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掌令还有什么事,请一并吩咐下来。”

  白仙子道:“对抗金元庆,是我们的责任,我求亚菱姑娘帮我的忙,份外之求,我们已很不安,其他的事,不敢再劳动诸位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白仙子防守金元庆的攻击,要不要我们帮忙?”

  白仙子道:“不用了,你们都已经疲惫不堪,不用你们帮忙了,黑堡已为诸位准备好了休息地方,诸位请休息。”

  东方亚菱有三天好睡,黑堡大夫对症下药,先让东方亚菱恢复健康,一付药,使这位日夜脑子都很少休息的姑娘,急然停顿了下来,使她获得了完全的休息。

  就在东方亚菱的沉睡中,大夫替她疗治身上的伤势。

  醒来时,已经是第三天中午时分,缓缓下床,离开病室。

  黑堡中已有很大的改变,到处都点着火烛、灯光。

  黑堡中的人,都似已逐渐的适应了灯火,他们已取下了见光亮必需戴上的黑镜,苍白的脸上,也都绽开了一丝笑容。

  每个人都穿上了疾服劲装,带上了兵刃。

  青衣大夫缓步行了过来,笑一笑道:“亚菱姑娘,伤势好了没有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大夫妙手回春,亚菱的伤势,已好了十之八九。”

  青衣大夫道:“主要的是姑娘太累,只怕,很久很久你都没有休息过了,姑娘,你太爱想,不停的想,脑子没有休息过,以你这等娇弱之躯,如何能负担这等日夜不停的思虑,姑娘,你身子太单薄,以后还要多休息,少用心去想事情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的本钱,就是多用心去想事情,如是我不用心去想了,我这个人,对世上,还能有什么贡献?”

  青衣大夫笑一笑,道:“姑娘,你如若一定要用心想事情,在下倒有一个办法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是什么办法?”

  青衣大夫道:“想个两三天,然后,就休息个两三天。”

  东方亚麦道:“多谢大夫指点。”

  语声一顿,接道:“大夫,我们的人死了好多?”

  青衣大夫道:“死了四个少林僧侣,连姑娘可能废去一条左臂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秋飞花呢?”

  青衣大夫道:“他一直被点了穴道,还未清醒过来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我是说他的伤势如何?”

  青衣大夫道:“他没有受伤,只不过被制了穴道,穴道一解,就完好如初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大夫,他受什么折磨没有?”

  青衣大夫造:“他一直在傅东扬和南宫姑娘的照顾之中,我只去看过他两次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能不能告诉我他住在哪里?”

  青衣人点点头,说出秋飞花的住处。

  东方亚菱道:“掌令人称白仙子,大夫怎么称呼?”

  青衣人道:“我姓陈,黑堡中人都称我大夫,姑娘如想称呼我,就叫我一声陈大夫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谢谢你,陈兄,相待之情,东方亚菱如不死,必有一报。”

  陈大夫叹息一声,道:“东方姑娘,我们堡主少不更事,如有开罪你的地方,还希望你多多原谅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不会放在心上,不过,我有一句话,陈大夫,还望大夫给我作个主,帮个忙。”

  陈大夫道:“姑娘请吩咐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黑堡中与世隔绝,也许不知道人间礼法,大夫应该知道,我已经是个订过亲的人了。”

  陈大夫道:“哦!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这些事,贵堡不知道,但你陈大夫应该知道,我已是身不由己的人了,告诉他,必须要尊重我。”

  陈大夫沉吟了一阵,道:“姑娘,这种事,无凭无据,很难开口,姑娘如若要在下去劝他,何不如你避开他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多谢指教。”

  陈大夫道:“能尽力的地方,我自然会尽力。”

  转身大步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