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一三


  群雄各尽所能,互相切磋,把学得精妙招数,只要对方武功中能用得着,也都坦然的公开出来。

  这些人,都有一身武功基础,也都有着很丰富的动手经验,这一坦然切磋,彼此之间,都有了很大的进境。

  南宫玉真和覃奇,获了不少的山鸡、野免回来,群豪立刻动手烧烤,数量之多,足可供群豪十日之用。

  天色入夜时分,东方亚菱下令群豪休息,好好的养息精神。

  群豪都进入阵中运气调息之时,东方亚菱却带着兰兰、秀秀行出了阵外。

  直去了一个时辰之久、才行了回来。

  她身体本弱,这一日工作,只累得香汗透衣,面色苍白,全身酸痛。

  秋飞花轻轻叹息一声,缓步行了过来,道:“亚菱,看你累成了什么样子,为什么不吩咐一声,让我去作呢?”

  东方亚菱虽然很累,但她看到了秋飞花无限关切之情,不禁心中一畅,精神也为之一振,笑一笑,道:“这些事,别人帮不上忙,强敌可能立刻赶到,那时拒敌搏杀,要靠你们动手,现在我累一点,没啥要紧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亚菱,你究竟在做什么?”

  兰兰道:“小姐巧手匠心,利用竹枝、青藤,设下了不少的埋伏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哦!这阵中也有么?”

  兰兰道:“有!小姐说,这次强敌大举来犯,其中一定有知晓五行奇阵变化,但他们却想不到阵中会另有埋伏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兰兰,刚,你在阵外……”

  兰兰接道:“也是设埋伏,可惜,小姐的时间不够,这里的工具,又不凑手,如是工具凑手,时间又够,单是小姐设下的埋伏,就够他们受的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一笑,道:“别听兰兰的,我不过尽一些心意罢了!”

  幽幽一叹,黯然说道:“飞花,这一战激烈凶险,不难想象,一旦黑堡不援手,这一阵苦撑,必将使所有的人,筋疲力尽,你要自己珍重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我会自惜,亚菱,你也要多保重啊!”

  这一夜,平安无事,第二天,也平安度过,群豪多了一天切磋、配合的机会,东方亚菱也多了一天,设计埋伏。

  这一天,仍末见强敌的踪迹,黑堡中也没有动静。

  天色又黑了下来。

  东方亚菱要兰兰转告群豪,要他们放心坐息,二更之后,强敌才可能赶到,要尽量利用这两个更次时间,使体能恢复到最好的状况。

  东方亚菱在群豪的心目之中,已然树立了绝对信任的权威,她要群豪恢复体能,群豪就依言运气调息。

  二更时分,群豪相继由坐息中醒了过来。

  突然间,一声惨叫,划破了深夜的静寂。

  东方雁和覃奇防守阵门,行动最快,两个人一闪身,出了阵门。

  东方亚菱精密的计算,使得每一个地方,都有了藏身的地方。

  两个人一出阵门,立刻隐身在阵外两个巨石之后。

  这是早经选好的地方,两个巨石之后,可以监视到阵外三丈以内的地方。

  三丈内所有的岩石、草丛,都已经清除,虽然在夜色之中,但以东方雁和覃奇的目力,仍然可以看得清楚。

  只见两个穿着黑色劲装的大汉,都已经躺了下去。

  那些人,似乎是长箭所伤,胸前,还带着很长的箭杆。

  每人的胸上,有三支之多。

  覃奇心中,暗暗忖道:“这些人怎么死了?难道是那位东方姑娘的设计不成?”

  心中念转,耳际却听到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。

  凝目望去,只见一条人影,疾如流星一般,飞射而至,落在了那个倒卧地上的体前面。

  他举止很小心,落地之后,立刻伏在地上,良久之后,不见动静,才缓缓站起身子。

  察看两具体一阵,伸出双手,抱起了一具体,转身向外行去。

  想是对方这两人死亡一事,心中不明,所以,遣人特来查看。

  覃奇伸手由身上取下来三支竹箭,忖道:“不能放他离开。”

 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间,一声惨叫,传了过来,那抱着体的黑衣人,突然间倒了下去。

  覃奇手中的竹箭,没有发出,也未见隐在一例的东方雁发出暗器。

  显然,这人之死,又是中了东方亚菱的埋伏。

  覃奇心中忖道:“这位姑娘当真有神鬼莫测之能,不见她如何费心,竟然造下了如此厉害的埋伏……”

  三具尸体,倒卧在夜暗中。

  夜,又恢复静寂。

  来敌似是被这无声无息的死亡吓住了,竟然无人现身。

  足足过了有一顿饭工夫之久,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暗箭伤人,算不得什么英雄人物。”

  覃奇、东方雁,都没有理会对方。

  不闻回答之言,耳际间,又响起那冷冷的声音,道:“诸位可是聋了、哑了?连个答话的人,也没有。”

  他越骂越火,词锋也愈是刻薄、恶毒,但始终不闻回答之言。

  这时,突然响起了一个很娇脆的女子声音,道:“你们四个大男人,怎么像王婆骂街一样,为什么不过去瞧瞧?”

  那一直骂人的声音接道:“回坛主的话,咱们已倒下去三个!”

  女子声音道:“怎么倒下去的?”

  那人接道:“不见有人出手,也不闻兵刃破空之声,不知怎么就倒了下去。”

  女子声音突然间变得十分冷厉,道:“计不全,所以,你们有些害怕了?”

  原来,那人叫计不全。

  计不全道:“属下不敢。”

  女子声音冷冷说道:“计不全,你这名字,和你的人,似乎是有点一样,每一件事,都算计不全,计既不全,人该有点胆量,过去瞧瞧吧!”

  计不全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  一条人影,破空而至,落在了那三具体身侧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