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〇五


  白发妇人道:“对!很聪明的丫头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你们放出了这幅脱图之饵,究竟是为了钓什么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寒玉佩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哦!那寒玉佩是真的了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自然是真的……”语声一顿,话题突然一转,接道:“你既然知道”碧血刀、丹心剑,天下福祸一肩担“,这几句喝语,自然应该知道那寒玉佩的用途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寒玉佩,可避酷热。”

  白发妇人点点头,道:“寒玉佩现在何处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夫人,寒玉佩也落在了我们的手中。”

  白发妇人沉吟了一阵,道:“可不可以交出寒玉佩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可以,不过,有条件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要见你们黑堡的堡主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敝堡主从不离开黑堡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可以到黑堡中去见他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姑娘,你想进去黑堡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不错,贵堡主不肯离开黑堡,晚进只有进堡中看他了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你已具有了进入敝堡的第一个条件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哦!因为,我说出了那几句喝语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这是敝堡的隐秘,姑娘能一口说了出来,自然是大有来历的人,不过,这并不能构成敝堡把姑娘当作贵宾的条件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晚进也没有希望贵堡把我当作贵宾的想法,我只希望能见贵堡主的一面,和他谈几句话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我可以转告你的话,相信敝堡主,也会答应你进入堡中和他一晤,问题还在姑娘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!我会有什么问题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姑娘进入了黑堡之后,就成了黑堡的人,那就必须留在黑堡,以姑娘的才貌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怎么样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一定会为敝堡主看上,收为夫人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如是在下不愿留在黑堡呢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也可以离开,不过要受到一点损伤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什么样的损伤?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你要变成哑吧!从此之后,不能再和人交谈,而且要手不能写,眼不能视,以免泄漏了黑堡的隐秘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明白了,凡是进入黑堡的人,在离去之时,他要变成从没有去过的一样,无法把黑堡中的形势,透露出来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正是如此,再有就是投入黑堡,作为黑堡中人,那一切都要听命于堡主。”

  东方亚菱点点头,道: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  白发妇人道:“只要姑娘不怕,我就转达堡主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那就有劳前辈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低声道:“小表妹,你要多想想啊!自己怎能如此急促决定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没有第二个可行之路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好!小表妹,我和你一起去!”

  秋飞花道:“我也去……”

  傅东扬接道:“姑娘既然决定了,何不带我们一起进入黑堡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傅前辈,进入黑堡的后果,我们完全无法预料,诸位又何苦要和我同去呢?”

  傅东扬道:“黑堡的规戒,虽然是残酷,但姑娘是否想到,你如陷入黑堡,当今武林之世,还有什么人能够抗拒江湖上那邪恶的组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最坏的结果,不过只失去了眼和手,但我仍有大脑,可以想我们仍有机会,但如我们都去了黑堡,每一个人都可能变成口不能言,手不能写,目不能视的人,那才是完全没有一点机会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姑娘,那是完全没有机会的事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大任难当,诸位不用为我的安全担心,固守此地,等十二个时辰,如是还不见我归来,你们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姑娘,我们要到哪里去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们最大的责任,就是想法子以最快的速度,通知各大世家和各大门派,要他们准备应变。”欠身对白发妇人一礼,道:“老前辈,劳请带路。”

  举步向前行去。

  南宫玉真、秋飞花紧随身后。

  东方亚菱突然停下脚步,缓缓回转过身子,道:“表姐留步吧!大任艰巨,活着的比死的更苦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表妹,你一个人,不觉着大孤单一些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,如若要我带一个人去,小妹想带秋飞花。”

  兰兰、秀秀急急奔了过来,道:“婢子们追随姑娘已久,愿意生死相随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