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七〇


  傅东扬冷笑一声道:“华一坤是贵教的副教主吧:“张威道:“不错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他带着贵教中数百人手,和一些护法院中相助,但他一样没有挡住我们,张堂主如想以一堂之力,和我们一决胜负,胜败之数,大概你心中很明白了。”

  张威冷冷说道:“傅秀才,张某人不过是负责一个方位罢了,到此的,也不过是我张某一个人,我一堂之力,虽然是不够强大,但在下相信蚁多咬死象,本堂中一百二十八名弟子,也许都不足以和诸位单打独斗,但他们不畏死,众志成城,至少,可以和诸位拚拚。”

  傅东扬听得怔了一怔,忖道:“这天罡刀张威,不失一个血性汉子,不知为什么会入了天罗教?”

  心中念转,双手一抱拳,道:“多谢张兄赐教。”

  突然,一转身,向内行去。人影一闪,又一个人,补上了傅东扬的位置。

  是天虚子。

  张威深深一笑道:“傅秀才去了,换来了你这位老道士。”

  天虚子道:“是不错,想不到,咱们这一次见面,竟然会是一个势不两立的局面。”

  张威黯然叹息一声,缓缓向前行了两步,低声道:“道兄,破围而去,虽不能全军而退,至少,可以保留下一部分实力。”

  天虚子笑一笑,低声道:“盛情心领,我们自有打算……”

  张威接道:“道兄,什么打算,难如愿,眼下只有一个字”走“!”

  天虚子道:“张兄,我们有一个女诸葛,坐镇中军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”

  张威似是还想说什么?

  突闻一阵哈哈大笑之声,传了过来,道:“张兄,这老道士牛鼻子,顽固得很,不用和他多费口舌了。”

  随着那大笑之声,一条人影,疾飞而至。

  转头看去,只见一人身着黄袍,年约六旬,方面大耳,斜背着一只宝剑。

  张威脸色微微一变道:“秦兄。”

  黄袍人笑道:“兄弟途中遇上了韩剑使……”

  张威接道:“他们防备得很森严,攻打不易。”

  黄袍人笑一笑,道:“张兄的骁勇刀手,试攻过么?”

  张威道:“他们布下了奇门阵式,骁勇刀手必须要两面绕攻过去,极为不易,只有三尺宽的一个正面,可以攻袭,正面的防守,极为坚强,咱们失去了人多的优势。”

  黄袍人笑一笑,道:“张兄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张威接道:“我不愿咱们的伤亡太多,所以,我准备把他们困在此地,等教主派来的一口匹人到此,破去奇阵,再行抢攻。”

  黄袍人道:“张兄带来了多少人?”

  张威道:“蓝旗堂下的高手,兄弟全都带来了,除了二十四名勇骁刀手外,还有一百零四名弟子。”

  黄袍人道:“兄弟也带来了黄旗堂下的全部精锐,教主下令,不惜任何牺牲,必须要杀死东方亚菱。”

  这两人你言我语,谈的全都是自己的事,但却是充满着心战、威胁。

  天虚子内心中也感到无比的震惊,但他表面上,却保持了绝对的镇静,微笑不言。

  对两人对答之言,可作两种不同的解释,一种是恐吓,一种是故意漏出教中的机秘。

  只听张威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秦兄,咱们七旗堂是不是全都要来此地?”

  黄袍人道:“不错,七旗和大合八堂,都奉到了令谕,全部精锐,尽集于此,方圆三十里内,都设下了埋伏,人手逾千,无一不是江瑚中的高手,我不信东方世家真有通天澈地之能,能逃此危。”

  张威道:“秦兄说的是,千百年来,江上可算从未有过如此强大的实力,集中一处,就算他们是铁打铜铸的罗汉,咱们也要把他化成水。”

  黄袍人哈哈一笑道:“张兄,你骁勇刀手已试过了,不知可否让兄弟也试试?”

  张威道:“久闻秦兄训练了一队剑手,不但是剑术精绝,而且,还可以发出飞剑伤人于百步之内……”

  黄袍人笑一笑,接道:“张兄,对兄弟的事,摸得很清楚啊?”

  张威道:“咱们共事十馀年,怎会互不相知?秦兄对兄弟堂中的事,还不是了如指掌。”

  黄袍人道:“张兄,要不要兄弟试试呢?”

  张威道:“秦兄一定要试试,兄弟也不反对,不过……黄袍人接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  张威:“距离天明,不过还有两个时辰,何不等到大明,破去奇阵之后,再合力而攻。”

  黄袍人道:“张兄,兄弟无意抢你的功劳,我只是不相信,三两人的力量,真能对付兄弟训练的飞剑手。”

  张威道:“秦兄如此说,兄弟倒是不便再付劝阻了……一挥手,接道:“退下去。”

  二十四名骁刀手,应了一声,疾快的退了下去。

  黄袍人拔出弓一挥,两队黄衣人,疾快的奔了过来。

  天虚子凝目去,只见来人分作两队,也是二十四名。

  二十四人穿着一般黄色的劲装,背插弓,但腰间,却有一条五寸宽窄的虎皮带子,上面,插了一十二把八寸左右的短剑。

  所谓飞剑手,大约就是指他们身上的十二把短剑而言了。

  这些人年龄虽然不同,但却在二十五至三十六间。

  正是一个人体能尖峰的精壮时期。

  黄袍人挥挥手,二十四名飞剑手,在他身后,列成两队。

  天虚子聚足目力,打口了那些飞剑手一眼,暗暗一皱眉头。

  黄袍人并未下令飞剑手攻向大卢子,却缓步而上,道:“牛鼻子老道,你就是玄妙观土天虚子吧:“天虚子笑一笑,道:“正是贫道。”

  黄袍人笑道:“你认识我么?”

  天虚子道:“你是”流星剑“秦琪。”

  黄袍人:“不错,正是秦某,想不到你还识得在下。”

  天虚子相当的镇,不带一丝火气,一合掌,道:“流星剑,天下闻名,贫已闻名久|。”

  流星剑秦琪冷笑一声,道:“当年由阁下领导大破魔刀会,威风十足,很可惜的是,秦某人一直没有和阁下碰过头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