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六四


  东方亚菱道:“伙计,去吧:找两个人帮帮忙,把后面客房打扫一下,购几件被褥。”

  那店伙计一躬身,道:“小的这就去辨。”

  转身向外行去。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,咱们真的要留这里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咱们不能任他们天罗教选择决战的场所,这地方就是咱们和他接触的第一阵。”

  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不过,小妹有一件事,希望诸位能够答允。”

  所有人的目光,都向东方亚菱的身上,但却没有人接口。

  覃奇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姑娘,也许在下的话多了一些,不过,咱们是初度追随姑娘,希望姑娘能多多原谅咱们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覃兄言重了,有什么话,只管情说。”

  覃奇道:“我与梁上燕,和天罗教结下的怨恨,比诸位更深千倍,一旦落人他们手中,只有死路一条。我和梁兄,只有一条路走,那是拼命保命,我们有多少武功,多大的份量,大约姑娘已经很清楚了,我们能担当些什么工作,姑娘但请吩咐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一笑,道:“覃兄,此说,小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  语声一顿,接道:“咱们一路的行踪,一直在天罗教中人监视之下,这一点,诸位想是早已知晓,看今日信上口气,他们很可能要转变一种方法。兵贵主动,咱们不能任他们选择动手的场所,所以,我决定在此地,阻杀他们一阵…:“傅东扬道:“姑娘,秀才的看法,他们似乎只是示警的成份大些,不一定会真的动手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一笑,道:“至少,他们会来窥探,是否动手,其权就操诸在咱们的手中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这一点,咱们倒没有想到。”

  东方亚菱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诸位,天罗教有上千的人,咱们只有十馀人,他们死伤十人,咱们不能有一个伤亡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亚菱姑娘,动手相搏,以命搏命,只怕难保没有伤亡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至少,咱们应该有这样的准备,所以,小妹想了一个对敌之法,诵诸位坐近一些。”

  群豪围上木桌,团团而生。

  有些,站起身子,伸头瞧看。

  东方亚菱取过杯子,以手推水,道,道:“我先解说一遍,若诸位用心的听,我已经在这客栈外面,设下了一点五行埋伏,配合着咱们的人力,交互为用。”

  她开始在木桌上昼出自己的埋伏,一面解说,一面分派工作。

  她用词简明,虽然很快速,但却诉说得十分清楚。

  每一句话,都很重要,丝丝入扣,密衔接,群豪都全神倾听,不敢稍有疏解说工作分派之后,笑一笑,问道:“哪一位不清楚,只管请问。”

  群豪个个点头,显示都已了解。

  东方亚菱笑一笑,道:“有什么改变,我会临埘通知诸位,现在,求诸位一起去瞧瞧现场。”

  举步向外行去。

  群豪鱼贯相随身后。

  东方亚菱一面走,一面又作一番解说,让群豪了解了它的埋伏、部署。

  日落西山,天色黑了下来。

  店伙计准备了丰富的晚餐,也打扫好了后面的客房。

  东方亚菱吩咐店伙计,集中在一间房子里,不论听到什么声息,都不可外出查看。

  群豪分头生息。

  近二更时分,悄然行动,各自奔向分配的位置上。

  这是没有月亮的夜晚,天色很阴暗,黑得目光难以看到三尺外的景物。

  幸好是东方亚菱早已带群豪实地看过一遍,各人都还熟记着该去的地力。

  虽然夜色朦胧,但还都记着何处不可去。

  只有东方亚菱才有这样大胆的措施,明知强敌来犯,竟然能武断在二更之后,天近三更,人才就位。

  就在几人刚刚站好岗位,突闻一阵步履之声,传了过来。

  两条人影,鹤伏鹿行而来,两人来的方位,正是东方雁守的位置。

  邻东方雁的是覃奇。

  覃奇身形微侧,悄然行了过来,低声道:“来了。”

  东方雁点点头,仍然静伏末动。

  两条黑影,似乎是耳目也很灵动,两人谈话的声音,竟然被来人听到。

  两个人,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东方雁低声说道:“他们听到了。”

  覃奇道:“来的人耳目如此灵敏,只怕不是易与之辈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他们既然听到了,咱们也不用掩遮了。”

  覃奇道:“挑明了干?”

  东方雁道:“对:“霍然站起身子。这时,来人的停足之处,和东方雁的相距也不过丈许左右。覃奇也站了起来,道:“来人通名。”

  来约两个人也很大方,发觉被人瞧到了,索性也就站了起来,冷笑一声,道:“咱们准备暗袭而来,既然被你发现了,咱们也只好明来了。”

  东方雁冷笑一声,道:“好,朋友很够胆气,在下东方雁,阁下也报个名上来吧:“那人冷笑一声,道:“原来是东方世家的少东主。”

  东方蕈道:“不敢当,阁下怎么称呼?”

  来人冷哼一声,道:“在下张正。”

  东方雁末听过张正的名字,不知是何身分,一时间,不知如何措词。

  覃奇快步行了土来,低声道:“张正,亚称”破山刀“,在武林中是一位极有名望的人物。”

  东方雁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破山刀,在下久仰了。”

  张正道:“荣耀啊:荣耀,想不到我张某的名字,竟然能传入了东方世家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东方世家中的子弟,对江湖中事知晓很多,记得张兄之名,又何足为奇。”

  语声一顿,接道:“张兄也是天罗教中人了?”

  张正道:“不错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寅夜到此,用意何在?”

  张正道:“咱们求见东方姑娘。”

  东方雁冷哼一声,道:“阁下想见舍妹?”

  张正笑道:“有何不可?”

  东方雁道:“行:不过,先得胜过兄弟手中之刀。”

  张正道:“兄弟既然敢来,早已不把此事放在心上了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很有豪气,张兄放马过来。”

  张正冷笑一声,道:“东方兄,在下还想奉告一事。”

  东刀雁道:“情说。”

  张正道:“咱们来了很多人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想当然耳:“张正道:“这么说来,诸位早已经有准备了?”

  东方雁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