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一五


  他心中仁慈,虽然下了杀手,但还留了一份仁慈,剑招只刺中对方的右腕、右臂,使对方无法冉付还手。

  天虚子、东方雁也都痛下杀手,片刻工夫,已然杀伤了十馀人。

  南宫玉真虽是赤手空拳,但她的杀人手法,最为凌厉。

  这些人虽然是悍不畏死,但他们眼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,也不禁为之心中震动起来,竟然不敢对南宫玉真出手。

  秋飞花、天虚子、东方雁,都是初次见到南宫世家的杀人手法,那真是招招见血,掌掌夺魂的武功。

  出手一招,必伤一命。

  另听一阵尖厉的哨音,传了过来,围攻群豪的匪众,全都退了回去。

  这些人,攻来时,有如狂风暴雨,退走时,亦如狂飙飞扬。

  眨眼之间,已走得一个不剩。

  东方亚菱并未远去,停在那里,眼看攻上来的人,全都退了开去。

  秋飞花已回顾了南宫玉真一眼,道:“姑娘,咱们要不要追上去?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不用追了。”

  东方雁轻经吁一口气,道:“妹妹,好像咱们很容易就闯出了埋伏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这是一条通往山区的绝地,他们想不到咱们会走这条路,所以,这里没有埋伏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这条路也许会艰苦一些,路途遥远一些,咱们总会走出去的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哥哥,你过来瞧瞧吧!”

  东方雁快步行上峰面,凝目望去,只见前面,重峰叠翠,峭壁如切。别说是人走了,就算是山猿越渡,也非易事。

  秋飞花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亚菱姑娘,咱们要穿越过这起伏重山么?”

  东方亚菱摇摇头,道:“如若这地方,有一条可通之路,他们就不会这样轻松放咱们过关了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咱们现在要到何处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就是下面那一道深谷之中。”

  秋飞花低头看去,只见那条深谷,和停身的山谷,大小相若,不禁一皱眉头,道:“那道山谷和这座山谷,有什么不同呢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至少有一个地方不同,这座山谷中,没有看守咱们的人……”

  她似是言未尽意,但却一笑而止。

  事实上,任何人心中,都有着一个很奇怪的想法,觉着东方亚菱由对面搬过来,并无什么作用。

  东方亚菱目光由群豪的脸上掠过,道:“兰兰、秀秀,走慢一些。”

  兰兰、秀秀应了一声,抬起滑竿,向下行去。

  东方亚菱高坐滑竿之上,目光不停地转动,四下打量。

  这也是一片荒地绝谷,谷中长满了高可及人的杂草,简直是,密无容足之处。

  就目光观望所及,这片谷底盆地,比起另一面谷中的地方,似乎是小了一些,但却比另一面更荒凉。

  那一片谷底中,有着小溪流水,如茵草地,这一片谷底中,都是高可掩人的荒草,完全无法瞧出谷底中的形势。

  群豪心中都有些不满,但却为了保持对那东方亚菱的信任,没有人提出什么。

  但每人脸上都泛现出奇异和不安之色。

  东方雁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妹妹,你没有想到吧!这面山谷中,都是荒草。”

  东方亚菱没有理会东方雁,全心全意在四下观察。

  忽然间,东方亚菱喝令停下了滑竿,解开了缚在滑竿上的绫带,缓缓行了下来,东方亚菱闭上双目,口中不停数着数字,三七二十一,五七三十五。

  谁都不知她在算些什么?也没有人用心去听。

  东方亚菱自言自语的算了一阵,重又登上滑竿,向前行去。

  傅东扬看出了全场中人,都有着茫然无从之色,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诸位,东方姑娘带咱们深入荒地绝谷,必有她的用心,诸位且不可等闲视之。”

  只听东方亚菱细音袅袅的传了过来,道:“傅前辈,请过来,助晚辈查证一件事情。”

  傅东扬缓步行了过去,道:“姑娘有什么吩咐?”

  东方亚菱脸上透着倦色,淡淡一笑,道:“老前辈左行一百五十步至两百步……找找看,有没有一根石椿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什么样的石桩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不一定是石桩,也许是铁的,或者是坚硬的木桩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秀才明白了。”

  这时,几人已然快返到谷底之地,傅东扬行过十馀步,人已为长草掩没。

  但见草稍摇动,傅东扬愈入愈深了,逐渐的也看不出草稍晃动。

  傅东扬去了足足有一顿饭工夫之久,才行了回来。

  只见他满身灰尘,脸上却带着微微的笑意。

  东方亚菱脸上是一片紧张之色,急急说道:“找到没有?”

  傅东扬道:“找到了,但不是石椿,也非铁椿、木椿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那是什么椿?”

  傅东扬道:“难出人意料,是一根乌金的桩子,鸟金本为金中罕见之物,那金椿粗如小碗,高过一尺,入土好多,秀才没有量过,但是那种金椿的价值,就值不匪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吁一口气,道:“有点眉目了。”

  身子突然一颤,向地上栽去。

  不知菱姑娘是早有准备呢?还是事情碰巧,倒下去的方位,正是秋飞花的方位。

  秋飞花急急上前一步,伸手抱住了东方亚菱。

  四周的人全都围了过来。

  只见她脸儿苍白,口目紧闭,顶门上隐隐间现出汗水。

  东方雁心中大急,叫道:“妹妹,你怎么了?”

  伸手抓向东方亚菱的双肩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