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九〇


  坤婆道:“这是三岁孩子们玩的东西,你要拿出来和我老人家玩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老前辈,别看这样简单的事,真的做起来,并不容易。”

  坤婆道:“我老人家不信,咱们试试看吧!”

  乾公高声叫道:“老二,这丫头鬼计多端,别相信她的话。”

  东方亚菱望了坤婆一眼笑道:“赌不赌?”

  坤婆冷冷说道:“赌!告诉我怎么一个赌法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把两件东西放在一处,咱们一起去捡到手,谁先捡到手,谁就胜了。”

  坤婆道:“好!我不相信捡东西我拾不过你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老前辈,东西由我放,规矩是不许飞跃,一声令下,咱们一齐走过去,谁先把东西捡回来,就算谁胜了。”

  坤婆道:“捡什么东西?”

  东方亚菱伸手由怀中取出了两匹小玉马,道:“老前辈,这两匹玉马如何?”

  坤婆点点头,道:“好!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这两匹玉马中的一匹,已为前辈所有,只要你能捡取到手。”

  两匹玉马,一匹青翠欲滴,一匹白如雪。

  掂着手中的小玉马,东方亚菱接道:“老前辈请记着,玉马未捡到手中之前,不得分心他顾,也不能做别的事情。”

  坤婆冷笑一声,道:“我知道,我如捡不到玉马,绝不拦住你们进入峡谷。”

  东方亚菱手中捧着两匹小玉马,向前行去。

  只见东方亚菱一面走,一面伸手移动着地上的石头。

  她早已选择好地方,一面移动石块,一面顺手捡起地上的枯枝、竹竿,插在地上。

  行约三丈左右,停了下来,放下了两匹小玉马,立刻转回来。

  坤婆两道目光,一直盯注在东方亚菱移动的石块、木枝上,

  但她左看右瞧,瞧不出什么特别之处。

  东方亚菱走回原处,道:“老前辈,咱们走吧!”

  坤婆说:“好!”

  举步一跨,人已到了七八尺外。

  东方亚菱莲步细碎,向前行去。

  如以速度而言,坤婆走十个来回,东方亚菱只怕还未走到那玉马存放之处。

  但事情就是那么奇怪,坤婆跨了两三步,人已到了那玉马旁侧,就是那么几尺远,走不到玉马眼前。

  东方亚菱虽然慢,但却很轻松,伸手捡起了那匹玉马,道:“表姐,咱们走吧!。”

  坤婆果然也很守信用,未取到翠玉马,也未阻止几人。

  天虚子、傅东扬抢前一步,走到了东方亚菱的前面。

  兰兰、青青、急步行过来,放下肩头上的滑竿。

  东方亚菱似是有些累,掏出一面绢帕,擦擦脸上的汗儿,登上滑竿。

  南宫玉真行前了一步,低声道:“表妹,胜得干净俐落,不带一点血腥气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乾公、坤婆号称武林二奇,他们都是声誉卓着的人,所以,他们才会遵守约定,如是遇上了不讲信用的人,小妹这一套骗术,就无法施展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你用的什么方法,那样简单,却把当今之世,两个身负绝技的人给困住了,如非亲目所见,几乎是叫人难信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道:“表姐,雕虫小技,登不得大雅之堂,表姐别见笑。”

  天虚子和傅东扬,已然进入了峡谷之中。

  这是一条很险恶的山谷,两侧崖壁之间的距离,最远的也不过是四五尺,狭窄处,只勉强可山一个人通过。

  崖壁上光滑如镜,寸草不生。

  这真是一片穷山恶谷,石壁的颜色,都是紫黑的颜色,看起来,有一种阴森的感觉。

  傅东扬神情凝重,一面低声说道:“如若在这谷中有什么埋伏,再强的武功,只怕地无法施展了。”

  天虚子道:“乾公、坤婆,把守谷口,当今武林之中,又有几个人能够通过!所以,他们用不着在谷中埋伏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咱们只是这么希望,但那人既派了追魂四煞把守第一道关口,又请乾、坤二奇,守住这道谷口,他是如此小心的人,只怕不会放过在这等地方,设下埋伏。”

  天虚子道:“秀才,如是被你料中了,咱们就不该进来了。”

  傅东扬还未来得及答话,耳际传入了一声冷笑,道:“书剑秀才之名,果非虚传,被你猜对了……这道峡谷中,不但有埋伏,而且还有着很利害的埋伏,一旦发动,不但人难以逃避,就是飞鸟也无法逃过这些埋伏的威力。”

  天虚子皱皱眉头,低声道:“秀才,这个要你来应付了!”

  傅东扬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老道士,看来,咱们要耍些手段了!”

  天虚子道:“兵不厌诈,对付敌人,愈诈愈好,不过,不要离谱太远就是了。”

  傅东扬淡淡一笑,高声说道:“阁下,太过夸奖傅某人了。”

  那人冷笑一声,道:“傅东扬,要不要告诉你,我这里的埋伏?”

  天虚子道:“好,阁下如肯见告,在下倒是可以听听。”

  那人道:“由进入峡谷开始,咱们都在山崖之上,设下了滚木擂石,千斤以上的巨石,在一瞬间,可以把整个峡谷,完全封死。”

  这时,东方亚菱已下了滑竿,快步行了过来,低声道:“老前辈,问问他们的条件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