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六七


  东方亚菱道:“武林三大家,各以武功传世,但却是完全不同,单以手法而言,以南宫世家为最,所以,你们也成了江湖上黑道的克星,恩怨牵缠,南宫世家也变成了他们心中最痛恨的人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先祖、家父,都成了武林正邪火拼的牺牲者,就算连几个正大门派,也对我们颇有微词,不予谅解,总是说我们杀人太多,但南宫世家呢,却付出无比的惨重代价,很少有活过五十岁的男人。二十五岁死亡之数,三代之,不下十馀位。目下的南宫世家,留下了一门寡妇,但这传统的家风,却又一直无法改变,直到先父和家祖,两代全都故世之后,我太祖母,才觉事态严重,远离了南阳故居,隐于山林之中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表姐,这么说来,岂不是要由此而绝了么?”

  南宫玉真沉吟了一阵,道:“我们都在担心这件事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担心这件事,为什么呢?难道还有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低声道:“表妹不是外人,姐姐可以相告,但此事,请千万要代我守秘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如是确有不便口之处,那就不要说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我还有一位堂弟,今年不过七岁,先叔死亡之日,他还是个遗腹子,我们老幼四代,日夜焚香祈祷,总算生下一个男童,他先天很虚弱,但他是南宫世家的骨血,唯一能承继南宫世家香火的人,因此他受到了最严密的保护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练了武功没有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本来,不想要他练武,但后来,看他身体太弱,又开始传授他武功,只是一般的强身吐纳之术,南宫世家的武功精华,十八招快速杀人手法,绝不再传授于他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要他远离江湖,不再卷入江湖的恩怨仇杀之中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究竟应该如何,还没有完全决定,太祖母不愿再传他武功,连我现在也不太明白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你们的牺牲太大了,但却没有收回应得的补偿。”

  南宫玉真苦笑一下,道:“补偿?我们牺牲了四代男子,十馀条人命,十馀条人命,换得的只是一个嗜杀的恶名。”

  东方亚菱苦笑一下,道:“我想不明白,南宫世家行道江湖,为武林开太平,难道那些正大门户中人,都不知道你们为江湖正义付出的牺牲代价么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他们怎会不知,但人的心理很奇怪,对坏人,他们有着适度的容忍,对好人却是要求得十分严格,他们不但要我们作事,而且,要我们不许杀人,小表,你想想看,对敌搏杀,对方大都是黑道高手与江湖上有名的凶人,一个个心狠手辣,武功诡异,若我们不下毒手,对方就会施下毒手,想想看,那是什么局面?”

 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,道:“表姐说的是,不过,小妹别有一种看法,不知道表是否同意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请说,表姐洗耳恭听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列举的,都是事实,不过,小妹觉着,那都是外在的理由,内在的,属于南宫世家内部的事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接道:“属于南宫世家内部的事?小表妹,可否解说得详尽一些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,事情是这样的,武林四大世家,以南宫世家的武功最凌厉,十八招杀人手法……武林中,黑、白两道,听起来,无不心惊肉跳。”

  南宫玉真笑一笑,道:“小表妹,这话是否可以解说得清楚一些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是这样的,南宫世家的武功,出手就是制于死地的杀手,想想看,面对面的站立着,一举手间,就可以使一个人,生死异途,那又是何等悲惨的事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接道:“小表妹,杀人不是南宫世家一家人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是!江湖同道,没有不杀人的,差别处,就在那一丝之微,别家出手,大都不会一击取人之命,只有南宫世家,出手一击,就可能致人死地,他们没有机会解说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他们可以在事前说个明白,南宫世家的武功,虽然恶毒,但不可能随便杀人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,人性格中有一个最大的缺点,那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当他确知自己不敌时,才会甘心认输,但南宫世家不给人这个机会,因为,你们出手太恶毒,使人没有回头的机会,数十百年累积下来的杀人声誉,造成了南宫世家嗜杀之名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,你是说,我们真的不对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不是南宫世家的人不对,而是南宫世家的武功大过毒辣,出手之后,双方都没有回头的馀地,对方也只有全力相拼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因为他们如不全力抗拒,就可能会于我们之手,亚菱表妹,在全力相拼之下,双方都用足了所有的潜力,一击之后,很可能分出胜败优劣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南宫世家的杀人手法,奇奥难测,死的自然都是对方的人,想想看,有多少人,死在了你们手中,玉真表姐,江湖上宵小之辈,虽然很多,一在南宫世家的快速杀人手法之下,误杀的好人,也不会太少,这些人谁无几个朋友,所以,南宫世家的仇人,就越来越多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亚菱表妹,你说的也许有理,南宫世家处世的态度,也应该改一改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心有此想,那真是南宫世家之福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苦笑一下,道:“小表妹,和你谈了这一席话,使我生出了很大的感慨,我感觉到了南宫世家的缺点很多,我们习练的武功,太过凶残。一个人,常年在这等武功陶冶之下,会变得很冷漠,那是一种出于内心的冷漠,带着一种凛凛的杀机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不错,表姐,人贵自知,如是你能因此改变了南宫世家的作风,那真是武林中一大福音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福音在出现之前,可能先会有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刻,目下形势,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,不知道武林同道能不能渡过这一阵风暴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轻轻吁一口气,道:“表姐,那个神秘大组合,是怎样的一个组织呢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这个,表姐也不清楚了,不过,这是一个很庞大的组合,具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。而且,到目前为止,他们还是保持着相当的神秘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,这一个组合有些什么目的呢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,像你这样智慧的人,难道还瞧不出来他们的用心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小妹江湖上的经验不足,内心之中,完全没有准备,对江湖中事,了解的太少,所以,对这件事,小妹无法擅作论断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表姐的看法是,这些人有一个特定的目的,那就是霸主江湖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看法精辟,小妹也有同感,但不知他们为什么仍处在隐之中,按兵不动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这个表姐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小妹对此事,倒有一个看法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什么看法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他们似乎是有一种畏惧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接道:“畏惧?他们畏惧什么?”

  东方亚菱神情肃然地说道:“他们在畏惧什么?小妹也无法说明,也许是一个人,也许是一件东西,总之,那是一种威胁他们不敢擅动的力量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哦!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一旦他们找到了那个人,或者是那件东西,他们就无所畏惧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表妹这么一提,倒叫人不能不信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我只是这么猜想,但我相信,这猜想不会相差很远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,咱们可有对策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对策非常的简单,咱们也去找那件东西,谁先找到了,谁就掌握了这一场斗智竞力的胜机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唉!咱们如何去找呢?那又究竟是什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不知道是什么,这是凭仗才慧判断的事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妹,咱们竞争是差了一些,至少,他们知道在找什么,我们却不知道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这么说来,咱们吃了很大的亏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现在如此,但咱们要想法子扭转这种形势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小表,这要你来主持其事了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当仁不让,表姐肯信任我,小妹自当全力以赴,不过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在咱们和强敌的竞争过程之中,只怕是一场很剧烈的搏斗,而且,要一段很长的时间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就人力而言,我们少一些,不过,我相信,咱们可以找一些人来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:“表姐,现小妹会全力设计出一些器械来,以增强些实力。”

  这时,突闻一阵急促的步履声,传了过来。转头望去,只见四个五旬老者,鱼贯而至。这四人穿着一样的衣服,手中也拿着一样的兵刃,神情是一片冷漠,四涸老人,迈着一样的步子。这不像活生生的人,简直像是一个机械做成的木偶,在同一个机关操纵下,作着一样的动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