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六六


  青衫老人轻挥左掌,出指一点。

  两人掌指交击,近身相搏,片刻之间,已然动手了十馀招。

  青衫老人连攻了十馀招,仍未能冲过南宫玉真的围堵。

  一吸气,陡然间,向后退了三步。

  南宫玉真收住了攻势,缓缓说道:“老前辈好凌厉的掌指攻势。”

  青衫老人脸一红,道:“姑娘的掌法变化,不在区区之下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老前辈是有意相让……”

  青衫老人道:“姑娘不用客气了,老夫已全力施为。”

  南宫玉真轻吸一口气,道:“老前辈,可以覆命了么?”

  青衫老人摇摇头,道:“姑娘,很难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老前辈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青衫老人接道:“因为,老夫还没有落败。”

  南宫玉真点点头,道:“老前辈的意思是,咱们一定要分个胜败了?”

  青衫老人道:“不错,姑娘,老夫是一位用剑的高手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很巧合,晚辈也是用剑。”

  青衫老人道:“那很好,姑娘请亮剑吧!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老前辈不亮兵刃,在下怎敢亮剑。”

  青衫老人右手缓缓探入腰中,复开扣把,抖出了一把软剑,道:“姑娘请亮兵刃吧!”

  南宫玉真微微一笑,也伸手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剑。

  那是一把带鞘的短剑,金色的剑柄,耀眼生辉。

  连鞘算上,这一把短剑,也不过有一尺六寸左右。

  青衫老人手中的软剑,却有三尺六寸左右长度,右手一震,软软垂下的长剑,忽然间抖得笔直。

  那是一种其薄如纸,锋利无匹的缅铁软剑。

  青衫老人直起的长剑,忽然间,开始自行伸缩,剑尖处,微微一卷,指向了南宫玉真的前胸。

  他的手,没有挥动,一种传出的劲,自剑身开始行卷拿、伸动。

  南宫玉真右手一招,连鞘短剑,斜斜挥出,封架点向前胸的剑势,口中却笑道:“老前辈好精深的内功,已到了运劲行剑的境界。”

  一声轻微的兵刃相击的声音封开了那青衫老人的长剑。

  青衫老人冷笑一声,道:“姑娘,兵刃相搏,不似拳掌,只要稍有一些失误,都可能造成伤亡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老前辈但请全力施为,伤了晚辈之后,你才能回去覆命。”

  青衫老人道:“还有一个办法,也可使老夫回去覆命,那就是你伤了老夫。”

  南宫玉真点点头,道:“老前辈先请吧!晚辈也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  口中说话,右手长剑挥而出,立刻间,幻起了一片剑影,直罩过去,但见寒芒闪起,重重叠叠,南宫玉真右手短剑,吞吐如电,封挡那绕身剑光。

  重起的剑影,有如云封雾锁,把南宫玉真,完全包在一片寒光之中,但却一直无法伤得南宫玉真。

  她手中的带鞘短剑,灵动迅捷,总能及时封开那近身的剑势,就这样,过了数十招,仍然是一个不胜不败之局。

  表面上看去,南宫玉真困在一片剑影之中,左冲右突,一直无法破围而出。

  忽然间,那重重卷起的寒芒之中,闪起了一点银芒。

  南宫玉真手中的短剑出鞘了。

  但见银光流转,片刻间,由小而大,闪起了一片光圈。

  那青衫老人,也开始了全力的猛攻,软剑带起了强烈的金风破空之声。

  南宫玉真却似全力突出那绕身重起的剑影寒芒,搏斗已到了激烈绝伦的境地。双方恶斗了数十回合,仍然是保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。

  南宫玉真突然长啸一声,人剑合一,直向外面冲去。

 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,那重起的寒影光圈,突然间,破一个大孔,南宫玉真已破围而出,落在一丈开外。

  她的剑鞘,早已收起,手中却各执着一把短剑。

  原来,那是一把双股剑。

  淡淡一笑,南宫玉真缓缓说道:“老前辈,咱们这算不算已经分出了胜负?”

  青衫老人叹口气道:“姑娘剑上造诣,如此精深,实叫老夫有些意外,是否巳分出胜败,咱们可以不谈,老夫已全力施为了。”缓缓收起软剑,转身而去。

  南宫玉真也合剑入鞘,望着那青衫老人的背影,默然不语。

  东方亚菱缓步行了过来,道:“表姐,他认输了,是么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好像是如此,不过,他没有真正落败,至少他还有再战之能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他已全力施为,没有胜你,认败也是应该的事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笑道:“菱表妹,他不能胜我,我也一样的不能胜他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唉!表姐,我忽然发觉,你是个很谦虚的人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我说的是真话,那位青衫老人,在剑道上的造诣,相当的精深……”

  东方亚菱接道:“但他仍败在了表姐的手中……”笑一笑,接道:“表姐,小妹不会武功,但至少,我能看出来两人搏斗的结果,谁胜谁败。现在,咱们应该如何?是否要离开此地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表妹的看法呢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,你可是诚心要考我么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表姐只是想听一听菱表妹的高见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道:“表姐一定要小妹献丑,我是恭敬不如从命了……”

  举手理一理鬓边散发,缓缓说道:“那青衫老人虽然认输了,但我相信,他们仍然不会放咱们离开,不过,小妹无法断言,他们还会再遣高手攻过来呢?或是在这村落之外,布下了重重的陷阱对付咱们?”

  南宫玉真点点头,道:“两者都有可能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小妹不了解敌势如何,但我觉着,至少咱们应该掌握主动,改变形势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对!但不知如何才能掌握主动,改变攻势?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表姐这座村落之中,还有多少存粮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存粮很丰,至少,可以用上三个月。”

  东方亚菱道:“如是咱们要突围而去,行向何处?”

  南宫玉真笑道:“这个么?有两条路走,一是回南宫世家;第二条路是到我经营的另一处隐秘村落中去,但这两条可行之路,都不是最完善的路。退回南宫世家,暴露了南宫世家息隐之地;移师另一处隐秘的村落中去,也算暴露了南宫世家的另一部分实力。”

  东方亚菱笑一笑,道:“表姐你究竟经营了几处村寨?隐藏了多少实力?”

  南宫玉真叹口气,道:“不敢相瞒表妹,南宫世家,一共经营了三处隐秘村寨,这是其中之一,还有两处,未为人知……”

  目光凝注在东方亚菱的脸上,黯然一笑,接道:“小表妹,南宫世家和东方世家,有一个很大不同之处:东方世家是以人和处世,南宫世家,却是以武功处世,我们家传的武学,都以诡异见称,讲究的是快速杀人手法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