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五八


  崔方脸色一变,道:“秋少兄,咱们不能使东方亚菱失信,但也不能让篷车构造图,落入对方手中。”

  秋飞花精神一振,道:“崔老觉得那篷车构造图,不能落入对方手中?”

  崔方道:“不是在下的意思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那是……”

  崔方接道:“是南宫姑娘的意思,她吩咐下来,不许打扰东方姑娘绘制篷车图,但等东方姑娘把图交到别人的手中之后,要我们设法截下来。”

  秋飞花低声说道:“截下来,那不是要有一场搏杀么?”

  崔方道:“不错,这一场搏杀,还相当的凶猛,江海、高山,已经准备对付毒水之物,不过,这场搏杀交给我们了,用周不着阁下费神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在场之人,恐怕都很难坐视不管,对方拐中藏有毒水之事,最好能通知所有在场之人一声,要他们有所戒备。”

  崔方道:“秋少兄说的是,咱们一有行动,就大声点出他们拐中藏有毒水的事,问题是南宫姑娘的吩咐,来得晚了一步,要秋兄转达东方姑娘的话,无法转达了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要我转达些什么话?”

  崔方道:“要你转告东方姑娘一声,为了保障她的诺言,咱们会等地把图交出去,但此图一旦落入对方之手,必将会引起一场武林劫难,所以我们必需把图截下来,求得东方姑娘的谅解。”

  秋飞花淡淡一笑,道:“别人告诉她,也许她还能了解,但如要在下告诉她,她就算想答允,也必然不会答允了。”

  崔方道:“为什么?”

  秋飞花苦笑一笑,道:“很难说出原因,只不过,东方姑娘只为了反对在下。”

  神剑崔方道:“江少兄,你把我说糊涂了,为了什么呢?难道东方姑娘,只为了反对你的人么?”

  秋飞花道:“大概是吧!”

  神剑崔方笑一笑,道:“秋少兄,女人最难了解,老朽一辈子都不了解,就女人。”

  秋飞花苦笑一下,道:“老前辈,晚进也不了解,所以,这方面,在下无法答覆。”

  神剑崔方也苦笑一下,道:“老弟,咱们不谈女人了,谈谈目下的事,我们心该如何?”

  秋飞花道:“如是南宫姑娘觉着那篷车机关图,不能落在对方手中,只有全力把它截下来了。”

  神剑崔方缓缓说道:“秋少兄,等一会动手之时,少兄不必插手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为什么?”

  神剑崔方说道:“在下看秋兄的神色,有些不好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哪里不好了?”

  神剑崔方道:“少兄,崔某人在江湖上走了很多年,我相信,对这方面的事,我会看得很清楚。”

  秋飞花叹口气,道:“崔老看得不错,在下的心情,是有些不好。”

  崔方神情肃然,道:“秋少兄,高手相搏,不得有一丝的疏忽,像你现在的心情。和人动手,很可能会无谓受伤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动手相搏,武功至上,怎会无谓受伤呢?”

  崔方道:“秋少兄,如若是咱们武功不如人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,伤于别人之手,理所当然;如是咱们武功,胜过对方,但却伤在对方手中,那岂不是冤枉的很。”

  秋飞花苦笑一下,缓缓举步而去。

  崔方望着秋飞花的背影,只觉他背影后流露出无比的凄凉,无比的悲伤。

  秋飞花穿越过一座庭院,直向一座茅舍中行去。

  那是一座小厅,已然远离东方亚菱的跨院。

  秋飞花直接行入了小厅之中,在一张木椅上坐下来。但闻一阵香风,扑了过来,南宫玉真突然出现在秋飞花的面前。

  轻轻吁一口气,南宫玉真缓缓说道:“秋兄,你好像很痛苦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我很好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秋兄,小妹已经决定要派人截下那篷车机关图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秋兄,东方亚菱和你说些什么?”

  秋飞花道:“很简单的答覆,他说她承诺的事,一定要兑现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那没有错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她还说,她绘制的篷车机关图,是最好的机关图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哦!她为什么要绘制那么好的图式呢?”

  秋飞花道:“姑娘,在下已经碰得满身创伤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叹息一声,道:“秋兄,东方亚菱使你难堪么?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不错,在下一生中,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秋兄,你应该了解一件事情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什么事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有多少爱,才有多少恨,她对你态度不好,那是因为她心中对你……”

  秋飞花摇摇头,接道:“够了,玉真姑娘,在下已经无法再忍受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我知道,秋兄,你是久历江湖,见过风浪的人,她只是一个不大懂事的女孩子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不懂事,她知道的比咱们多,她的智慧才能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接道:“对一个女孩子,不能以她的才慧测度,心中一动情,什么才慧,都没有用了。”

  秋飞花哦了一声,道:“姑娘,我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接道:“你很精明,也很有才气,但你不了解女人,女人就是女人。强熬了,还是女人,不论她武功有多么高强,不论她学问有多么渊博,她可以很冷静的处理任何事情,但她无法处理男女问的情爱,而这种感爱,偏偏又是刻骨铭心,叫人无法忘记。”

  秋飞花叹口气,道:“相处不过数日,怎能谈到”情爱“二字,岂不是太快了么?”

  南宫玉真双目盯注在秋飞花的脸上,缓缓说道:“秋兄,东方亚菱不是普通女孩子,当今之世,很少有男人放在她的眼中,不幸的是,你却被她看上了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真有这样快么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因为天下的俊男、美女太少。所以,很容易一见钟情。”

  秋飞花黯叹息一声,道:“姑娘,我……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  秋飞花道:“我只想请教姑娘一件事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什么事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