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九九


  那人哈哈一笑,道:“我老人家,有一个很奇怪的毛病,那就是睡熟之后,人就像死了一样,听不到一点声息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啊!在下秋飞花,阁下可否见示贵姓大名。”

  黑夜之中,东方雁听声辨位,听出那声音,来自大殿之旁,但闻那人说道:“你们两位么?大年轻了,我老人家怎会认得你们这等后生晚辈,把你们师父的名字说出来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阁下不认识我们,但我们也许会认识阁下,请把姓名说给在下听听,人的名、树的影,阁下的大名,也许咱们早已听过了。”

  那人冷然一声,道:“你们一定要知道我老人家的名号么?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不错,咱们总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人家两三句话,就给吓唬跑了那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年纪轻轻的,怎的就对我老人家这样的不信任?”

  东方雁冷笑一声,接道:“你阁下大概听到我们谈的事了,认为我们中了毒,是么?咱们虽是中了毒,但自信还有余力对付阁下。”

  那人似是被东方雁激起了怒火,冷笑一声,道:“你这小娃儿,说话很冲啊?”

  东方雁霍然站起身子,似想发作,但却被秋飞花伸手拉住,低声道:“东方兄,对方并无恶意,咱们最好能忍耐一下。”

  东方雁冷哼一声,又生了下来。

  那人却不肯放过,冷冷的接道:“你这个小娃儿,不过依仗一些上辈余蕴,别说是你这后生晚辈,就算是东方一洲本人,见了我也要客气三分。一下子提出了东方一洲的名字,只听得东方雁呆了一呆,道:“你认识我爷爷?”

  那人哈哈一笑,道:“原来你是东方一洲的孙子。”

  东方雁只听得剑眉一扬,道:“你说话客气一些。”

  那人笑道:“我老人家已经很客气了,你爷爷和我老人家称兄道弟,如是排了辈份。你要如何称呼我老人家。”

  东方雁怒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  秋飞花低声道:“东方兄,忍耐一些,则要真的开罪了老人家的朋友。”

  那人嗯了一声,道:“秋飞花,你这小子还不错,至于东方小子,虽然对我人家大不恭敬,但看在东方一洲老儿的面子上,找他不和他计较了……”

  声音突转严肃,接道:“时辰快要到了,你们由现在开始,要多多小心,快一躲入神前供案之内。”

  秋飞花心中忖道:“这人虽然倚老卖老,但他的口气之中,却无恶意,这些,也不似恐吓之言,不可等闲视之。”

  心中念转,口中说道:“阁下可否说清楚一些。”

  那人道:“如果没有事情,你们也不可能发觉我老人家早已在此了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不错,晚辈进入大殿之后,曾经凝神听过,末察觉此中有人。”

  那人道:“我老人家不愿意你们无声无息的被人算计了,替我作了替死鬼,所以,才和你们费了不少口舌。”

  他说的很认真,叫人无法不信。

  秋飞花低声道:“东方兄,咱们宁可个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到目前为止,咱们还不知道他的姓名,怎能够听他之命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目下情势诡异难测,咱们似是只有先到供台下面再说。”

  东方雁沉吟了一阵,道:“好吧!咱们过去瞧瞧。”

  两个人一面运气戒备,一面缓步向前行去,这时,两人的目力,已然适应了这大殿中的黑暗,目光所到之处,只一个身着灰衣,蓬首白髻的老者,盘膝坐在供台前面。

  秋飞花低声道:“东方兄,忍耐一些,这位老人家我很面善,似是一位武林前辈隐侠。”

  他怕东方雁出语无状,会引起一场不必要的纠纷。

  东方雁哦了一声,道:“兄弟不讲话了,一切由秋兄应付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老前辈,咱们要躲到哪里?”

  灰衣人一探手,道:“老身后面供台下面。”

  秋飞花双目凝神。已然看清楚,灰衣老人严肃的神色,似乎是正在对着一件很大的劫难。

  轻轻吁一口气,秋飞花低声道:“老前辈,有事么?”

  灰衣老者道:“我老人家现在忙得很,没有时间和你们说话。快些躲入供台下面去吧!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为什么一定要躲入供台下面。”

  灰衣老人长眉耸动,冷笑一声,道:“我告诉你老人家没有时间和你啰嗦,你们只有两条路走,如是不愿躲入供台下面,那就早些离开大殿。”

  秋飞花轻轻一扯东方雁的衣角,躲入供台下面。

  那灰衣老人背对供台,正好把那供台堵住。

  东方雁低声道:“秋兄。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秋飞花摇摇头,道:“目下我也不大清楚,不过,看情形,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,咱们耐心看下去,一定可以大开眼界。”

  两人低声交谈之间,大殿外已传来一声冷笑,道:“胡老儿在么?”

  灰衣人傲然一笑,道:“老夫已恭候大驾多时了。”

  殿外冷冷声音接道:“你出来送死,还是我进去取你性命。”

  灰衣老人轻轻吁一口气,不温不火地说道:“我老人家懒得走动,你如是有种,就自己进来吧!”

  殿外人冷笑一声,道:“我迢迢千里,找到了此地,难道还不敢进入这区区数步之路。”

  灰衣老人哈哈一笑,道:“老妖婆,你不用一个劲的发威,我老人家要是害怕你那些毒虫毒兽,还会早来此地恭候么?”

  殿外人声怒道:“胡老儿,你敢骂我老妖婆,你胆子不小啊?”

  灰衣人笑道:“你急什么?动手打架,最是不能发火,你如是动了怒,那就先着败象。”

  殿外人似是火气愈大,厉声喝道:“老匹夫,不用拿二言语激我,月儿!亮火把,咱们进去瞧瞧。”

  但见火光一闪,果然亮起了一只火把。

  一个全身红衣的少女,高举一只火把,缓步行了进来。

  藏身在供台下面的秋飞花,抬头看去,只见那红衣少女,长发披肩。秀眉如画,目似秋水,有一种特别动人的妖媚之气。

  东方雁心头震动了一下,暗道:“这丫头,好生妖媚。”

  但闻那灰衣老人笑道:“老妖婆,你自己不敢进来,却派了个小妖女来打头阵,我老人家可役有怜香惜玉的慈悲心肠……”

  但见人影一闪,大殿中,陡然出现了一个银发萧萧的黑衣老呕。

  那是一身黑的闪光的衣服,火炬照耀之下,闪动着夺目的光辉。

  手中执着一根鸠头杖,两肋间,各挂着一只革囊。

  面如满月,目如铜铃。身躯高大约有如男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