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四五


  傅东扬道:“对!还是姑娘高明,这样可以测出了金牛宫的手段如何?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晚辈只是提供了一二点计划,还得傅前辈主持才行。”

  傅东扬点点头,又和高山商量了一阵。

  高山频频点头。

  大约一顿饭工夫左右,那白衣人果然去而复来。

  一群身着银色衣服的武士,紧随那白衣剑士后。

  这银衣武土,有一十二人,穿着同的衣服,闪闪耀目的银衣上,仰着金色的牛头。

  十二个金牛武士后面,紧随五顶大轿子。

  五顶大轿子,分由十个身着青衣,仰着银色牛头标帜的大汉抬着。

  金牛武士每人都佩一把形如弯用的长刀,手中执着一形如牛角的金色兵刃。

  抬轿的银牛武士,各佩着一把弯月,手中少了那一柄金质牛角。

  白衣右剑士,行到了庙门前面,一挥手,人轿一齐停下。

  傅东扬缓步迎了出来,一抱拳,道:“阁下很守信。”

  白衣人微微生笑,道:“金牛宫一向很少在江湖上行动,但却极守江湖信约。”

  傅东扬点点头,道:“咱们和阁下的约定,也是一言九鼎。”

  白衣人道:“好!那就请诸位上轿吧!”

  傅东扬道:“在下有几件不解之事,不知可否先向兄台请教?”

  白衣人道:“傅兄请说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看阁下人轿出入禁地,如入无人之境,似乎是这小庙周围的重重埋伏,对诸位都存了让避之心?”

  白衣人道:“金牛宫中的金牛武士,为本宫申最利害的武士,如是知晓他们豪勇的人,都不愿和他们动手!”

  傅东扬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  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阁下,咱们总不能称呼阁下右剑士……”

  白衣人接道:“傅兄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傅东扬道:“请教兄台的姓名?”

  白衣人沉吟一阵,道:“金牛宫有一道禁例,那就是不和江湖上各门各派来往,所以,不便奉告姓名,但傅兄殷殷相询,兄弟如是不说,那就是有些不识抬举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阁下如肯以姓名见告,彼此称呼起来,也可方便一些。”

  白衣人道:“兄弟向飞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再请教向兄一事,不知肯否见告?”

  向飞道:“傅兄,敝宫主,还在候驾,如是不太重要的事,诸位见过敝宫主再谈不迟。”

  傅东扬笑一笑,道:“只要向兄回答一句话,咱们立刻动身。”

  向飞道:“好吧,傅兄想知道什么?”

  傅东扬道:“说起来,是一件天大的笑话,咱们被围困于这小庙之中,却还不知围困咱们的是哪一路英雄。”

  向飞摇摇头,道:“很抱歉,这一点兄弟也不知道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哦!贵宫主呢?”

  向飞道:“这个,傅兄见过了敝宫主时,请当面问他吧!”

  这人的年纪虽轻,但口气却紧得很。

  傅东扬哈哈一笑,道:“当真是英雄出少年,就凭向兄这份言行的谨慎,实得少年老成之道了。”

  向飞道:“傅兄夸奖了。”

  傅东扬苦笑一下,道:“向兄,如是途中遇上拦截……”

  向飞道:“自是由金牛宫中的武士和兄弟接下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如是咱们的人,受到了伤害呢?”

  向飞道:“兄弟和傅兄早有约定,如是买方有人受伤,那就算咱们违约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如是情势迫人,逼得咱们非要出手不可,那将如何?”

  向飞道:“诸位最好是不要出手,情势逼人,很难有一个清楚的界限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正如此,所以,在下要先和向兄说个明白。”

  向飞沉吟了一阵,道:“这么吧!如是对方的兵刃、暗器,直攻入了轿内,各位自然是应该出手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人都有一种自保本能,一旦兵刃近身,要他们坐等受到伤害该是件很难的事。”

  向飞道:“以轿子为界,如有兵刃暗器攻入轿中,就算咱们违约。”

  傅东扬点点头,道:“很公平。”

  向飞道:“傅兄既然觉着很公平,那就请他们上轿吧!”

  傅东扬道:“好!我这就招呼他们上轿。”

  经过了一番观察,傅东扬已对这眼下金牛宫中人,有了一些了解。

  眼下金牛宫中人,大概分成两种,身着银衣,仰着金色牛头的,大约是金牛武士,穿青衣的,仰着银色牛头的,大概可以称为银牛武士。

  傅东扬虽然无法确知金牛宫中的武士分成几等,但金牛武士应该属以最高的一种武士,大概是不会错了。

  抬轿的青衣人大概是银牛武士,这些银牛武士,扮成了轿夫,显然,金牛宫似是很认真在办这件事了。

  傅东扬忖量目下的形势之后,缓缓说道:“向兄,一顶轿子,可以坐几个人?”

  向飞道:“这轿子很大,三个人不多,两个也不少,挤下四五个人,大概没问题。”

  傅东扬暗中估计:“南宫玉真和两个丫头,加上神剑、魔刀、潜龙、卧虎,台计七人,天虚子、倪万里、秋飞花、东方雁再加自己,共有六个人,廿六一十三人,分成五顶大轿,应该是勉强可以了。”

  只听向飞说道:“你们打开轿门。”

  十个银牛武士,放下轿子,打开了轿子。

  那是一种构造很特殊的轿子,轿中是一个半圆形的木凳子。

  向飞说的不错,挤进去四个人,也可以坐下,坐上两个人,也不算少。

  未待傅东扬说话,南宫玉真已站了起来,道:“摘星、追风,我们坐一个轿子,江海请照顾高山,你们两人合坐一顶轿子。”

  江海点点头,抱起了高山,行进了一顶轿子中。

  南宫玉真微微一笑,道:“傅前辈,晚辈逾越了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事不烦二主,那就劳请姑娘,替在下分配一下了。”

  南宫玉真道:“长者令,不敢违,晚辈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  目光一转,道:“雁表弟,委屈你了,你和崔方、铁不化,同乘一轿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好!”举步向外行去。

  南宫玉真笑一笑,道:“傅老请和秋公子同乘一轿。”

  傅东扬点点头,道:“好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