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二


  天虚子道:“你放心,贫道不会拿你开玩笑,何况,这是两败俱伤的事,对你有害,对贫道也无益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老叫化想知道你要几天时间?”

  天虚子道:“至多三天。”

  傅东扬笑道:“老叫化,穷秀才有一事不明,得向老兄请教、请教!”

  倪万里道:“你说吧!”

  傅东扬道:“你老叫化乃江湖上出了名的刁钻人物,怎么被人点了穴道?”

  倪万里道:“他们施用暗算,有道是”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”“傅东扬道:“打雁人被雁啄了眼睛,这倒也是一椿奇闻,秀才总算听个明白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,老叫化缌不能一辈子不让人家算计一次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秀才想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方法?日后也好小心一些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他们用的办法很笨,但也直接有效,一个女人,被人强暴,大喊救命,老叫化义忿填胸的赶去救人,抓住了男的,却没有防到女的,一下就点中了老叫化的穴道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你是说,那施用玄阴指的是一位女的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不错,是一位女的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那女的有多大岁数?”

  倪万里摇摇头,道:“老叫化没有瞧清楚,她当时钗横、乱发,脸上还有一些血痕,若叫化救人心切,没有仔细瞧她,她点中了老叫化的穴道之后,就扬长而去,老叫化就没有再瞧过她。”

  傅东扬目光射到天虚子的脸上,道:“老道士,目下这南阳府附近,涌到了不少武林人物,而且,还络绎不绝的赶来,大约都是魔宫中人了。”

  天虚子道:“所以,老叫化非得早些把伤医好不可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老叫化,你听着,李雪君心伤江湖,已决意逃避世俗,大和尚内咎神明,暗中追随保护,和这批汹涌而来的神秘人物抗拒,就是咱们三块料,再加上飞花、二小、小叫化几个后生晚辈,东方少侠是客居身分,不能算在里面,而且,他们摸透了东方少侠的来历之后,也不会和东方少侠为敌,你老叫化如是不愿早些疗好伤势,那是有意逃避……”

  倪万里霍然站起身子,道:“老道士,咱们疗伤去!”

  天虚子微微一笑,带着倪万里行入厅后一间雅室之中。

  目注两人的身影,离开了大厅,书剑秀才傅东扬,突然间收敛起嬉笑的神态,缓缓说道:“齐寨主,目下形势迫人,看来,咱们只有借重贵寨暂作栖身了……”

  齐元魁接道:“引起这场是非,全是为了我们齐家的人,傅大侠不要见外,齐家寨由我齐某人算起,听候你傅大侠的遣差,我知道,我们夫妇不能帮上大忙。但却愿全力以赴,万死不辞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言重了,齐寨主,这些人来的很突然,事先全无徵兆,而且,老叫化、李姑娘一下子就身受暗算,老道士不能够未雨绸缪,以致于事到临头,显得有些手忙脚乱……”

  话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不,我事先得把话说明,我们借此拒敌,可能给贵寨带来一场很悲的灾难。”

  齐元魁哈哈一笑,道:“傅大侠,齐某何许人也!能和江湖五君子合力拒敌,那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乐事。”

  傅东扬道:“情重不拘礼,恩大不言谢,我们心领了……”

  目光转注秋飞花的脸上,接道:“去!查点一下寨中的庄丁人数,编排成防守暗卡,最重要的是能够快速的把敌人位置查出来。”

  秋飞花一欠身,道:“弟子明白”,转身向外行去。

  傅东扬道:“回来。”

  秋飞花停下脚步,一回头,道:“师父还有什么指示?”

  傅东扬道:“你要记住,拒抗强敌,是我们的事,不要齐家寨人多受伤害……”

  话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小叫化,你去帮他一下忙。”

  武通站起身子,和秋飞花并肩而去。

  齐元魁跟着行了出来,道:“秋少侠,我想将齐家寨中的人手、武师,全交给你指挥如何?”

  秋飞花道:“这个,晚辈不敢,你还是寨主身分,晚辈从旁协助。”

  他胸有滔略,一番调整布置,使齐元魁大大生出了敬佩之心。

  一连两天,全无事故,不但秋飞花等觉着很奇怪,就是书剑秀才这等阅历丰富的人物,也有着莫测高深之感。

  时间,增加了傅东扬的心理负重,但也给了他们很大的机会。第二天,太阳下山时间,倪万里突然开了雅室木门,大步行入厅中。

  这时,秋飞花刚好守在大厅,一见倪万里神采奕奕的行了出来,立时抱拳一礼,道:“倪师叔,你老伤势全好了么?”

  倪万里淡然一笑,道:“老叫化寒毒已追出了十之八九,只是老道士太累了,我看他没有个十天半月,很难复原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天虚师伯内功精深,有上个半日调息,我想就差不多了,倒是倪师叔伤势痊愈,叫人好生高兴。”

  倪万里回顾了一眼,道:“酸秀才呢?”

  秋飞花道:“家师觉着这两天之中,全无一点变化,十分奇怪,而且,也大悖常情,所以,老人家出去查看一下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怎么?老叫化子疗伤疗了两天之久?”

  秋飞花道:“是的,此刻已是近黄昏分,倪师叔疗伤,化去了两天还多一些时间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这真是难为了那老道士啦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酸秀才可曾说过他几时回来。”

  秋飞花还未及答话,大厅外已传出傅东扬的声音:“老叫化,你全好了么?”

  人影一闪,厅中已现出青衫方巾的傅东扬。

  倪万里伤势大好,脾气也好了不少,哈哈一笑,道:“酸秀才,你那移形换影身法,又精进了不少。”
  
  傅东扬笑道:“小有进境,多承夸奖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看你这份轻松模样,好像有什么喜事似的?”

  傅东扬道:“小有佳音回报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什么事?”

  傅东扬道:“这两天时光,不见魔宫中有人来犯,我秀才觉得很奇怪,因此,出门查看了一番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傅东扬道:“我东行三十里,明查暗访,才打听出今天午后不久,对方所有人,都撤离了南阳府。”

  倪万里道:“为什么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