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六


  秋飞花道:“不错,咱们一起上,这不是比武争名,用不着大君子,是么?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两位如是想合手群杀,兄弟也可以招呼一位帮手,咱们二对二的一决胜负如何?”

  话说完,身子一例,突然向外冲了过去。

  东方雁早已暗作戒备,互拼八招,招招都如电光石火一般的快速。

  虚伪公子未能再越雷池一步,但东方雁也未能把强敌逼退一步。

  这一次,两人全凭掌法的变化,虽只是互对了八招,但却是极尽掌指变化的能事。

  虚伪公子心头暗暗震骇,霍然向后退了一步,双目凝注在东方雁的脸上,缓缓说道:“想不到啊!阁下如此高明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  秋飞花大迈一步,道:“虚伪公子,咱们也试几招。”

  不容虚伪公子答话,右望已拍向虚伪公子的前胸,左手屈指弹出,一缕指风,直袭向虚伪公子的左肩大穴。

  虚伪公子吃一惊,身躯一侧,避过穴道的指力,左掌探出,硬接下秋飞花的掌势。

  这室中大狭小了,闪避不易,迫得虚伪公子只有硬接掌势。

  又一次,硬打硬接,虚伪公子被震得退了一秋飞花停掌未再攻击,口中冷笑一声,道:虚伪公子,看来,我如和东方兄联手,可以在二十招内取你性命│,“虚伪公子口中未再作强硬之言,他已明白,这两人中任何一人,都可以和他打到平分秋色的境界,甚至更为高明一些。东方雁掌法的多变、博奇,秋飞花的高深内力和弹指神通,都是武林中极为罕见的高手。如若两人真的联手而出,在这运转不灵的小室之中,近身相搏之下,二十招之内,可以伤了自己,并非只是夸口之言。心中念转,口中却微笑说道:“秋兄似是想和兄弟谈谈条件了?”

  秋飞花道:“是的!阁下逼咱们束手就缚时的情景,想必记忆犹新吧?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这个,兄弟自然记得,不过,处境不同,秋兄不可欺人过甚。”

  秋飞花冷冷说道:“虚伪公子,此时此情之下,我们没有时间对你多费唇舌,你必需立刻作个决定。”

  虚伪公子略一沉吟,笑道:“秋兄还未开出条件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你把我们五个人一车带来,现在,阁下要付些利息,除我们五人之外,还要倪、李两位老前辈一齐带走。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可以。”

  答应的如此干脆利落,秋飞花反而听得一征,道:“你作得了主么‘”虚伪公子道:“如是在下作不得主,怎敢答允此事?”

  秋飞花道:“记得咱们受迫时,被你点了穴道,此刻咱们也不能对你大放心。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秋兄说的是,兄弟为人反反覆覆,不但秋兄信不过在下,就是我自己,也不相信自己,秋兄自然地该点了兄弟的穴道。”

  东方雁冷笑一声。道:“阁下当真虚伪得可以,好叫在下佩服。”

  虚伪公子淡淡一笑,道:“人有起错名字的,但不曾叫错绰号,在下既号称虚伪公子,自也不用掩饰什么了。”

  东方雁一时间,竟然再想不出适当之言回答,一个人,脸皮厚到了这等境界,实也是无法使他有羞惭之感了。

  秋飞花道:“一个人,可以说上一千句谎言,但他只能死一次。”

  虚伪公子哈哈一笑,道:“秋兄不用提醒在下,这个我清楚得很。在下已答允秋兄带他们离开了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像你这等反覆之人,咱们自然要小心提防,所以,在下要点你几处穴道。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秋兄只管出手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请闭上双目。”

  秋飞花扬起了右手,道:“小心了。”

  一面示意东方雁先行下手。

  话说完,东方雁已点了虚伪公子两处穴道。

  虚伪公于笑一笑,道:“秋兄这施伪诈术的手法,看来比兄弟还要高明一些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兵不厌诈,对付你这等人物,在下也只好耍点手段。”

  右手疾快点出,叉点了虚伪公子两处穴道。

  回顾了李雪君一眼,秋飞花低声道:“姑姑,咱们可以走了!”

  李雪君叹口气,道:“我已无颜再生离此地,你们走吧!”

  秋飞花心头震动了一下,但表面上,却力求镇静,笑一笑,道:“姑姑,咱们有着很大的离开机会,这位虚伪公子,虽然是反覆无常,说了不算,但他有一宗特长,非常人能够及得……”

  李雪君奇道:“什么特长?”

  秋飞花道:“怕死,所以,咱们不用大担心,如是沿途上遇着什么阻碍,咱们就拿他来出气。”

  李雪君沉吟不语,脸上叉是一片悲苦神情。

  秋飞花目睹李雪君悲痛之色,心中暗暗奇怪,忖道:李姑姑似是有什么难主言之苦,颇不欲离去之意:李雪君缓缓说道:“飞花,哀莫大于心死,我的心早已死去,余下的只是一个躯体罢了,离开此地……”

  目光一掠刘小玉,接道:“我唯一遗憾的是,还有几招剑法,没有传给小玉,不过。我已经留下了解说图式,交给了她们,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心愿了。”

  秋飞花心头惊震,但表面上,却装作若无其事,道:“姑姑,走吧!要死,也该找一片干净的土地。”

  李雪君似是为秋飞花说动了心意,沉吟了片刻,道:“说得也是,我死也该死在一块干净的土地上。”

  东方雁耳闻目睹,也觉出了情势不对,所以,他一直未多讲一句话。

  秋飞花道:“姑姑,这阵中也许有着很奇门的变化,否则虚伪公子也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缚,他准备把咱们陷入阵中。”

  李雪君道:“牛鼻老道对这方面,倒是有些研究,可惜他不在此地。”

  秋飞花笑一笑,道:“姑姑放心,小侄有一个法子,我相信有效得很,要虚伪公子,带咱们离开此地。”

  李雪君还未来得及开口。虚伪公子已抢先接道:“什么法子?”

  秋飞花冷笑一声,道:“先告诉阁下也不妨事,不过,为了争取时间,在下一面解说一面行动了。”

  突然,伸出手去,解下了虚伪公子身上的腰带,紧紧的捆住了虚伪公子的右脉穴之上,顺手打了一个活结,绕过了虚伪公子的颈上,一面却牢牢地绑在自己左臂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