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七


  东方雁笑一笑,未再多言。

  秋飞花传音于二女和武通,道:“咱们束手被擒,用心在能见到倪老前辈和李姑娘为主,所以,穴道已解之事,最好则让对方察觉。”

  武通和包小翠连连点头。

  秋飞花接道:“穴道是否已被解开,走路十介重要,诸位要记得适才行路的姿态和哪里有些轻微不舒服,保持原样,才能逃过对方双目。”

  目光转到东方雁的脸上,低声接道:“东方兄。等一会,咱们可能会受到更厉害的侮辱,还望东方兄能多多忍耐一下。”

  东方雁皱眉头,道:“东方世家中,很少受人侮辱。兄弟怕……”

  秋飞花接道:“这个我明白,东方兄,不过,咱们别有用心,心情就大不相同了,何况,东方雁只要不说出姓名来历,他们不会想到已开罪了东方世家中人。”

  这几句话,说得婉转有致,东方雁听得十介受用,微微一笑。道:“兄弟尽量忍耐就是。”

  秋飞花又劝慰了武通和包小翠等。要他们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心情,尽量的减少激动,才能找出救人的机会。

  那武通本是常年在江湖走动的人,江湖上的经验、阅历,在场者无人能及,只为师恩深厚,难以抑制那一股悲愤之气,经过了秋飞花一阵劝慰,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。

  左行的蓬车突然停下,一阵呵呵大笑之声。传进蓬车,道:“诸位在车中的表现,使兄弟十分满意,但百里行程半九十,希望诸位能捧场到底,给兄弟一个完满的胜利。”

  一听声音,秋飞花立刻辨出那说话者,还是虚伪公子轻轻吁一口气,秋飞花缓缓说道:“阁下要咱们如何捧场?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兄弟送入车中五条黑色的布带,希望诸位自己把双眼蒙了起来,要蒙得严密一些,诸位应该明白,是否严密,兄弟一眼可以瞧得出来,如是哪一位故意给兄弟难看,那就别怪兄弟要挖出他的眼珠子了,兄弟虽名号称虚伪公子。但这等事,却是向不空谈,说到做到,哪一位不相信,不妨试试。”

  果然,车廉微启,随着那透人的日光,送进来五条黑色的布带。

  秋飞花先要所有的人,蒙好了眼睛,自己绑好布带。说道:“咱们现在应该如何?”

  虚伪公子笑道:“阁下果不愧为俊杰之士,识时务得很啊!”

  这句话,似是称赞,实是讽刺,但秋飞花却能枯井不波地,忍了下去。

  车廉掀起,耳际间又响起虚伪公子的声音,道:“女先男后,诸位,自行举起手来。兄弟要带诸位入雅室奉酒。”

  包小翠感到一只手,伸了过来,抓住了自己约五掌,而且恣意轻薄,先在手中揉搓了一阵。

  暗咬银牙,包小翠逆来顺受,忍着没有出声。

  刘小玉左手牵着包小翠,右手却牵着小叫化武通,依序是东方雁、秋飞花。

  这些黑布带子,十余层缝在一起,紧蒙在双目之上,当真是双目如盲,一点也瞧不到。

  好好的人,骤然间失去视力,就算是一身武功,也是无法适应。

  只有任人牵着行走了。

  那带路人不知是为包小翠美色所迷,情难自禁呢,还是有意对包小翠施以羞辱,不停地在她身上轻薄,时而握着包小翠的手,揉搓了一阵,时而在她脸上摸一把,或者前胸撞击一下,包小翠樱唇紧闭,牙齿咬破了舌头,把鲜血吞入腹中,一直未哼出一声。

  她心里明白,只要自己失声一叫,第一个东方雁就忍耐不住,立时将展开一场恶战。

  所以,她忍了下去。

  感觉中,进入一座房屋之中。

  耳际间响起了虚伪公子的声音,道:“诸位可以放开手,取下蒙眼的黑布了。”

  这真是身处矮檐下,岂容不低头。

  秋飞花依言放手,解下了蒙眼黑布。

  包小翠双目中神光如电,扫掠了虚伪公子一眼,道:是你阁下带着我进入此室的么?“虚伪公子微微一笑,道:“本公子既以虚伪公子作为名号,岂会告诉你实话,这一点,要你姑娘费心去猜了。”

  包小翠道:“你不敢承认,自然就是你了。”

  秋飞花瞧出了包小翠双目中的怒火、脸上的悲忿和嘴角间缓缓渗出的鲜血,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虚伪兄,这是什么所在?”

  一句话,点醒了包小翠。也分开了群豪的注意。

  这是一座很宽敞的大厅,厅中布置得很豪华,只是厅门早已关上,但屋上,开了八处水晶亮窗,所以,厅中的光线很充足。

  虚伪公子一皱眉头,道:“言多必失,秋兄说话大多,怕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
  秋飞花微微一笑,道:“在下何处开罪了公子,还望明教。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在下号称虚伪公子,但并非复姓虚伪,这一点,以你秋兄的聪明,大约是早已明白了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如此说来,兄弟确实疏忽了。”

  虚伪公子冷笑,道:“阁下是大丈夫,能屈能伸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公子夸奖了。”

  武通叹口气,一抱拳,道:“小叫花来此的用心,希望能见见家师,不知公子几时可以带咱们去见面?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武通,你们已是囚犯的身介,说话时,希望能够三思。”

  武通早已想明白,此刻情景。发作不得,微微一笑,道:“在下只是请示公子。”

  虚伪公子嗯了一声,笑道:“武通,听说你在江湖上,素有刁钻之称,但本公子看来,你似是柔顺得很啊!”

  武通笑一笑,道:“小叫化一路上细细琢磨,我已想通了,自然,还是你公子的多方提示,识时务者为俊杰,小叫化很想学识时务些。”

  虚伪公子道:“那好极了,本公子就光和你谈谈吧。”

  武通道:“公子明教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