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六


  虚伪公子笑一笑,亲切的说道:诸位,路上请小心一些。这位赶车的,脾气暴躁得很,五位别和他一般见识。

  秋飞花回目一顾,只见那赶车的大汉,生相十分怪异,一头乱发和一脸扎结连髦的胡子,几乎掩去了他所有的五官,只露出一对炯炯发光的眼睛。

  穿了一件闪闪生光的黑色长衫,也不知是什么质料制成。

  虚伪公子并没有和五人同行,放下了车廉。

  但觉眼前一睹,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  原来,这辆蓬车,四面都用又黑又厚的毛毡作成车罩,那车廉已中顿成一片黑暗。

  但闻虚伪公子的笑声,传了进来,道:“诸位不可动车罩、垂廉能有很利害的剧毒,一旦手沾奇毒,疗治起来,那就十分麻烦了。”

  他名号虚伪公子,谁也无法判断他说的话是真是假。

  武通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秋兄、东方兄,小叫化有几句话,不知是当不当说?”

  但觉身子一阵摇动,蓬车突然向前冲奔而去。

  秋飞花一直保持冷静,缓缓说道:“小叫化,咱们是有福同享,有祸同当的好兄弟,你有什么话,请尽管说。”

  武通道:“秋兄,我知是小叫化连累了诸位,我如不束手让他点了穴道,诸位也不曾甘心就缚了。不过,小叫化自小没爹没娘的,被老叫化收在身边,恩养传艺,这份情意,又岂止是师徒之间的情意所能比拟,明明知道这是火坑,小叫化不得不跳下来。”

  秋飞花笑道:“我们都是自愿让他点中穴道,没有人会抱怨你!”

  武通道:“你们没有对小叫化说过一句抱怨的话,这才让小叫化更难过,我知道这等舍身就缚,并不能救老叫化,但小叫化用心只在见上他老人家一面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倪师叔数十年行侠江湖,赢得了江湖上无比的敬重,我们对老人家的崇敬之心,绝不在你小叫化之下。”

  武通苦笑一下,默默不语。

  可惜车中黑暗,没有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,那是无比的感动和无限惭愧混合在一起的伤凄神情。

  东方雁施展传音之术,道:“秋兄,能不能自解穴道?”

  秋飞花也以傅音之术答道:“兄弟正想运气试试,东方兄家学渊博,想必已想出自解穴道之法了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兄弟已经运气试过,真气无法冲开穴道,这似乎是一种很特异的独门点穴手法。”

  秋飞花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东方兄既然无法解开,怕兄弟也是无能为力了。”东方雁已觉出秋飞花是一位非同凡响的人物,单是那份遇事镇静自若的神色,就非他这样年龄之人能所具有,除非在功力、学涵的修养中,有了很特出的成就。

  包小翠轻轻叹息一声,也施展传音之术,道:“秋兄、东方兄,两位似乎用不着和我们一同冒险,这蓬车上是一个应该逃走的机会,两位如果能够解开穴道,还是早些走吧!”

  秋飞花笑道:“咱们既然来了,希望能看个明白,诸位用不着替在下担心。”

  闭上双目,运气解穴。

  大约过了有顿饭工夫之久,秋飞花突然睁开双目,附在东方雁耳边说道:“东方兄。小弟已经试过了,果然是一种很特殊的点穴手法,不过。也并非全无办法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秋兄高明,但不知用什么办法可以解开穴道?”

  秋飞花道:“要东方兄帮忙了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秋兄吩咐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东方兄请在兄弟百汇、命门两穴上轻拍一掌,最重要的是,两掌要同时落在穴道之上。”

  东乃雁沉吟了一阵。道:“这个兄弟相信能够办到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从现在算起,一盏热茶工夫之后,请东方兄出手。”

  言罢,重又闭上双目,运气调息。

  东方雁心中暗作数计,人约一盏热茶工夫之时,举掌同时递出,拍中了秋飞花百汇、命门两处穴道。

  但闻秋飞花长长咋一口气。

  突然间。日光射人。车蓬开启,一个发髻虹结的脑袋,探了进来。道:“诸位最好老实一些,在下的脾气不好。”

  东方雁强自把一口气吞了下去,默然不语。

  车廉放下,车中又恢复丁黑暗。

  秋飞花低声道:“东方兄,可要兄弟助你一臂之力?”

  东方雁点点头,闭目运气。

  秋飞花双掌蓄力,暗中算计时间,估计东方雁的真气已到伤穴时,双掌突然落了下去。

  东方雁真气迟滞在伤穴之下,竟然无法冲出穴道。

  但秋飞花及时一掌。东方雁真气立刻冲破了伤穴,接于一处。

  本能的长长的吐一口气,但有秋飞花上一次的经验,东方雁竟然强自忍着,徐徐的吐出了拥塞于胸中的闷气。

  依法施为,武通,包小翠、刘小玉,穴道全被解开。

  东方世家原以武功广博闻名于世,但竟然无法找出解穴之法。

  这一来,东方雁对秋飞花又暗中多了一份敬佩,低声问道:“秋兄,这是什么手法?”

  秋飞花道:“锁穴手,和点穴的手法相似,只有一点极微秒的不同,所以,全凭本身的内力,很难冲开穴道,必需要借重外力相助。”

  东方雁道:“秋兄博学得很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是碰巧了,兄弟也是刚好学过这门手法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