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四


  阴阳双秀才早已没有斗志,王天奇走至门口,两人已同时倒跃而退。

  但见人影问动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小黑子没有追,却低声对齐元魁道:“老爷,这四人如何处置?”

  面对着江湖上威名卓着的四位魔君,齐元魁顿有无所措施之感,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道长,如何处置这四个人?”

  天虚子道:“把他们带回贵府。”

  小黑子低声道:“左右二金刚受伤很重,如若不及时施救,只怕无法撑到咱们回到府中。”

  天虚子微微一笑,道:“不要紧,六魔作恶多端,左右二金刚杀人尤多,不用救他了,能保着水火双煞星的性命就行了。”

  小黑子伸手点了水火双煞星的穴道,提上篷车,齐元魁亦帮忙把左右二金刚提上车去。

  小黑子恭谨地说道:“老爷,夫人,道长,请上车吧!”

  齐夫人用手肘轻轻一撞齐元魁,齐元魁立时接道:“少侠,齐某人有眼无珠,这几年委屈了你,今夜里承你援手,救了我们夫妇的命,不知者不罪,如今我们知道了,怎能再这样委屈你,少侠,你请上车,我来驾……”

  小黑子笑一笑,道:“老爷,不用客气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齐夫人道:“少侠,你不能推辞了,我们已经惭愧得无地自容,你如再……“小黑子突然一张嘴,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齐元魁吃了一种,伸手扶住了小黑子,急道:“少侠……你……“小黑子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我不要紧,但咱们不宜在此多留,齐爷和夫人快请上车……”

  齐元魁要谦让,天虚子已抢先说道:“齐大侠,快请上车,仍然劳请这位少侠车吧!”

  小黑子一提,跃上车辕。

  齐元魁、齐夫人相互望了一眼,鱼贯登车。

  天虚子走在最后,也登上了蓬车。

  小黑子长鞭一挥,篷车急驰。

  回到了齐家寨,不过是四更时分。

  齐元魁吩咐仆从,准备酒菜,但却被天虚子伸手拦阻,道:“齐大侠,这位少侠和贫道,目下最重要的是静坐调息。”

  齐夫人道:“观主说的是,我去督促他们打扫两间静室。”

  目睹齐夫人离去之后,天虚子低声对齐元魁道:“王天奇今夜大挫,六魔君四个遭擒,近一两天内,也许还不会大举来犯,但却免不了……遣派人来暗中探看,齐大侠请严令贵属,小心防守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这个观主放心,齐某人将动员全府人手,日夜提防……”

  突然叹一口气,接道:“观主,今夜之中,咱们算正式和王天奇翻了脸,小女留在王府,只怕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  天虚子道:“王天奇遣人到玄妙观接我赴宴,我巳心中动疑,但却没料到他们己准备今夜动手,进入王府,我已觉出情形不对,因此,立刻发出了暗记,小红姑娘够精明,她己和我照了面……”

  齐元魁接道:“道长发出的什么暗号?”

  天虚子道:“我要她们尽速离开王府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如是她们真的离开王府,现在也该回到齐家寨了。”

  天虚子摇摇头,道:“小红姑娘不会带令媛回到此地,她们应该到更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到玄妙观去?”

  天虚子微微一笑,道:“不瞒齐大侠说,我们也有了很充分的准备,目下隐在南阳附近的人,也非贫道一人,只不过王天奇发动大快,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。”

  小黑子突然接口说道:“观主,小可的看法,王天奇并非是主持大局的首脑人物。”

  齐元魁吃了一种,道:“什么?难道除了王天奇不是首脑人物,在幕后,还有更利害的魔头不成。”

  天虚子神情肃然的说道:“不错,就今夜情势而言,王天奇也只不过是一个受命行事的人,惭愧的是,贫道竟然未能瞧出主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。但贫道相信,那人一定和咱们见过面,从王天奇的口气中,贫道听出了他率人拦劫咱们,也是受命行事,因为那隐在暗处的人,瞧出贫道受了内伤,单凭这一点,那人就比王天奇高明很多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道长是说,那人和咱们见过面?”

  天虚子道:“是的!贫道有这样的想法,而且,贫道相信,那人还目睹了贫道硬接一掌的经过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那是说,那人也在大厅之中了?”

  天虚子道:“如若他是隐在大厅以外,贫道相信,他无法瞧出贫道在承受一击后,受了很重的内伤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可是,当时大厅中,除了六魔君之外,只有王天奇在场,馀下的是两个斟酒的下人。”

  天虚子点点头,道:“那两个斟酒的下人中,至少有一个,是咱们怀疑的人物!只可惜,当时贫道意不及此,没有留心那两个下人的形貌如何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