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


  第二章 痛失宝物

  秋飞花接道:“是的,在下已经再三说明,秋某只身一人而来,不知你王员外还要在下如何保证。”

  王天奇未再多言,转身大步而去。

  片刻之后,王天奇去而复返,手中多一个制造十分精巧的小铁箱子。

  两个健壮的中年妇人,抬着一张软榻,轨榻上盖着一张棉被,红棉被下。仰卧着宝莲姑娘的娇躯。

  王大奇拍拍手里提着的铁箱,道:“飞鹰图就在这铁箱之中,目下可以先冶好宝莲姑娘的伤势了?”

  秋飞花潇洒一笑,道:“王员外。咱们先小人后君子,阁下先打开铁箱子让秋某瞧瞧。”

  王天奇冷然一笑,纵身上前掏出一串钥匙,打开两道暗锁,才揭起箱盖,取出一张黄绢。

  然后退了三步,展开黄绢。

  那是一幅巨鹰展翼图,笔法纲致,画得栩栩如生。

  秋飞花目光一掠图画,领首一笑,道:“不错,货真价实的飞鹰图。”

  王大奇卷起了飞鹰图,扣上暗锁,放在木案之上,道:“阁下可以救人了。”

  秋飞花点点头缓步行近软榻,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,倒出了一粒红色的丹丸,回头笑道:“有劳于女侠,撬开令媛的牙关。”

  于桂兰快步行了过来,右手疾出,撬开了爱女的牙关。

  秋飞花把手中的丹丸。投入了齐宝莲口中之后,突然向后退了两步,凝神而立,双颊上泛生起一片红晕。

  大厅中一片静,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。

  所有的人目光,都投注在球飞花的身上。

  只见秋飞花缓缓举起右手,虚空点出。

  覆盖在齐姑娘身上的棉被起了一阵轻微的波动。齐姑娘突然长长吁一口气。

  秋飞花一挥手,道:“行了,千女侠可以把令媛抬出去了。”

  对症之药,奇效立见,于桂兰送爱女步出大厅,齐宝莲已经清醒过来。

  长长吁一口气,千桂兰低声说道:“孩子,去好好休息,娘还有点事办,回头,咱们母女再好好的谈谈。”

  也不待宝莲姑娘答话,于桂兰已转身步入大厅,随手掩上了厅门。

  秋飞花很沉着,坐在一张木椅之上,直待于桂兰重回厅中,才缓缓站起身子,道:“三位,哪一个先予赐教?”

  齐元魁行了出来,一抱拳,道:“齐某人先出手。”

  秋飞花道:“兄弟恭候。”

  齐元魁缓缓举起了右拳,冷冷说道:“朋友,你们在小女身上下毒的手段,很卑下,但你秋朋友倒还有几分英雄气概,拳脚无眼,朋友小心了!”

  话落拳出,呼的一声,直捣前胸。

  秋飞花经轻一闪,拳势掠胸而过,只是那么毫厘之差,避开了齐元魁疾如流星的一击。

  齐元魁冷笑一声道:“好身法。”

  右脚随着击出的右拳,向前跨进半步,一抬右膝,撞向秋飞花的小腹,同时,拳横在胸前左手,五指半曲半伸,罩住了秋飞花前胸五处大穴。

  秋飞花道:“这才像金鞭大侠的手法。”

  右脚滑退半步,身躯侧转,避开了齐元魁一记撞膝。

  不待秋飞花身子站稳。齐元魁蓄势张指的左手,闪电一般,抓了过来。

  拳击、膝撞,都是配合这一招的应用,这一击,才是他主要的攻势。

  秋飞花身躯忽然左右摇摆,有如风中飘动的柳絮一般。

  似乎是陡然间,在齐元魁的面前出现了七八个秋飞花来。

  齐元魁走了大半辈子的江湖,从没有见过这种怪异的身法,只见五指罩起的敌势穴道,一齐落空,不禁一呆。

  就在一怔神问,秋飞花的右手已然无声无息的搭上了齐元魁的右腕。

  但他一沾即放,轻轻咳了一声道:“齐大侠,承让,承让。”

  齐元魁脸一红,默然不语,向后退了三步。

  他败得很明显,任何人都看得出来,秋飞花右手五指,已然搭上了齐元魁的腕穴秋飞花施出的怪异身法,使得一侧观战的于桂兰和王天奇,都为之震骇不已。

  目睹丈夫落败而退,于桂兰只好挺身而出,道:“贱妾领教。”

  秋飞花目光一瞥木桌上的寒玉佩和飞鹰图,缓缓说道:“夫人但请出手。”

  以金鞭大侠在江湖上盛誉,竟然未能在人家手下走过三招,于桂兰自然不敢丝毫大意,暗中提聚真气,突然双索齐出。

  但见索影纵横,排山倒海般攻了过来。

  这一击真还具有极大的威力,迫得秋飞花向后退了三步。

  于桂兰一招抢得主动,立时欺身而上,双拳交锋,连环反攻。

  秋飞花身躯摇转,人不离三尺方圆。

  齐夫人的掌势,虽然一招连着一招,看上去把秋飞花圈入了一片掌影之中,但空白掌影重重。竟末沾得秋飞花一片衣角。

  这一轮急攻,足足有二十馀招。

  只听秋飞花长笑一声。右手一挥,内力涌出,顺着于桂兰的掌势,身子一闪,脱出重重掌影,道:“夫人,够了,咱们约定只攻三招,夫人已攻了二十三招之多。”

  于桂兰黯然一叹,返到一侧。

  王天奇突然大喝一声,右手一扬直捣过来。

  秋飞花不再让避,右手一挥,硬接掌势。

  哪如王天奇一掌劈出之后,身子却突然一转,左手抓起了盛装飞鹰图的小铁箱子。

  秋飞花冷笑一声。道:“王员外,这做法太不够意思了吧!”

  本是迎击的右掌突然的旁侧一接。把近身的掌力,引向一侧,脚末抬,膝未屈,瞬忽之间,人已跃到木案旁侧。右手折扇一沉,压在王天奇的左腕之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