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摇花放鹰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王天奇接道:“齐兄,这个你放心,宝莲是进了我王家的门,才发生这桩不幸的事,花朵似的大姑娘,一进我王家,就突然死了,别说大嫂责骂我,就是打我几个耳括子,我王天奇也没有一句话说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天奇兄,够了,内人虽然急躁一些,但还不至于蛮不讲理,你能让她一些,我会说明内情……”

  顿一顿,道:“天奇兄,今天你好像连咱们之间的称呼也改了。”

  王天奇苦笑一下,道:“兄弟,我惭愧作大哥这个身分了!”

  吐出一口长气,齐元魁道:“天奇兄,我没有怀疑你,但我只有这一个女儿,骤闻噩耗时,我有些忍不下去,查过了宝莲尸体之后,我反而镇静了一些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也许她真的突发急症,气绝而亡。”

  王天奇道:“急病,也该有一个急病的确候啊!我不信宝莲是怪症的忽发、瞬息而亡,事情发生后,我心里还能这么沉得住气,因为我还有一个指望……”

  齐元魁接道:“什么指望?”

  王天奇道:“我相信玄妙观主能找个水落石出,会给我一个解决的长策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对这世外高手,在下的了解不多,不敢妄作论断,不过,王兄也不要期望大大,倒是目下这局面,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  王天奇道:“听你的,兄弟。”

  齐元魁道:“上百号的客人,大部是乡亲、近邻,把他们困在这里,绝不是办法!”

  王天奇点头道:“咱们出去瞧瞧,你觉得是可疑的人,咱们就想法子把他们留下,如是全无可疑,放他们离去。”

  两人联袂而出,行入大厅。

  王天奇站在大厅上一抱拳,道:“诸位乡亲,寒家不幸,忽生大变,无法再留诸位吃杯薄酒了,空劳往返,在下甚感不安。”

  厅院中响起了一片人声,道:“王员外言重了,咱们既然无法帮忙,就此告别。”

  王天奇疾行几步,抢到了大门口处,抱拳送客。

  齐元魁、王天奇相对而立,表面是送客,事实上,四道目光,盯注在鱼贯而出的宾客身上。

  王家两个总管,早已得到了主人示意,也站在大门口处送,凡是相识的近邻,都抱拳招呼一声。

  礼貌很周到,其实,这是报出对方的身分,暗告主人,这人可以放行。

  上百号的人,片刻间走得一个不剩。

  八个护院壮汉,仍然佩着腰刀,站在门内两侧。

  王天奇回顾了内外两个总管一眼,道:“怎么,都是熟人,没有一个可疑的么?”

  两个总管一欠身,道:“回老爷话,一百零七位宾客,都是乡亲、近邻,没有可疑的外人。”

  王天奇苦笑,道:“会不会有人在下了毒手之后,早已离去?”

  两个总管皱皱眉头,道:“这个,小的们就不清楚了。”

  王天奇一挥手,两个总管退下,低声对齐元魁道:“兄弟,咱们里面坐,我早该想到的,如是真有凶手,他早已在下手之后逃走了。”

  齐元魁似是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,急急说道:“王兄,少堂呢?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他?”

  王天奇道:“我把他捆起来了!”

  齐元魁叹口气道:“王兄,何苦呢!难道说少堂还有嫌疑?快叫他们放人!”

  王天奇道:“兄弟,宝莲晕倒是和他站在一起,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应该知道的,但他却一问三不知,你说可不可恶?”

  齐元魁道:“王兄,宝莲之死,我是越想越觉得怪异,老实说,她本身也练了十几年的武功,如若有人暗中算计她,她也应该有所警觉,再说,任何奇毒、暗器取人之命,也该有点候,但怎么会找不出一点伤痕呢?”

  两个人坐在客厅中,研究了大半个时辰,仍然未研商个所以然出来。

  太阳下山时分,齐夫人勿匆赶到。

  王天奇快步迎上去,一抱拳,道:“贤弟妹……”

  齐夫人冷哼一声,未作理会,目光却投注在齐元魁的身上,道:“元魁,你瞧过宝莲的遗体没有?”

  齐元魁道:“瞧过了。”

  齐夫人一眨眼,两行泪珠滚了下来,黯然说道:“可怜的宝莲,死得定然十分悲惨了。”

  齐元魁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夫人,她死的倒很安详,全身不见伤痕,脸上不见痛苦,唉!我齐元魁三十年江湖生涯,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死状。”

  齐夫人一瞪双目,止住了向下滚落的泪水,道:“你瞧仔细了?”

  齐元魁道:“瞧得很仔细,走!我带夫人去看看。”

  一股强烈的好奇心,压制了内心中万般悲伤,举手拭一下脸上泪痕,紧随齐元魁行入了内宅南厢。

  齐夫人查看了女儿整个的尸体,未找出一丝伤痕,也未找出一点可疑的确候。

  一切都如齐元魁说的一样,她死得是那样安详。

  除了少一口气息之外,简直看不出齐宝莲已经死亡。

  查看过尸体之后,齐夫人内心的惊异掩盖过了悲伤,缓步行出内室,沉声说道:“元魁,宝莲不像是中了毒,全身找不出伤痕,也不是内家的掌力所伤,死得好奇怪啊!”

  齐元魁道:“说的是啊,夫人,宝莲有没有心疼病。”

  齐夫人摇头道:“没有……”

  语声一顿,目光转注在王天奇的身上,道:“王大哥,宝莲死在什么地方?”

  王天奇道:“花堂前,夫妇交拜之时。”

  齐夫人道:“王大哥,究竟宝莲是怎么死的?”

  王天奇苦笑一下,道:“贤媳妇不会无端而死,我觉得她是死于暗算谋杀之下。”

  点点头,齐夫人道:“大哥高见,怛咱们连她的死因都查不出来,更谈不到追查凶手,替她报仇了!”

  王天奇道:“愚兄已请了位高人,希望他能找出宝莲贤媳妇的死因!”

  齐夫人双目中闪动着冷厉的神芒,道:“南阳府方圆百里之内,还有什么人能强过你们哥儿俩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