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一一九


  阿横道:“阿保,你注意保护马大人,我先进去看看。”

  说着,他一闪身到了门前,举手轻轻一推,大门应手而开。

  阿横飞快地闪了进去。

  不一会,他举着一盏油灯回到门边,道:“大人,你们进来吧。”

  一进门,就闻到屋里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

  地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。

  部将道:“就是他们,就是他们说愿意把女儿给大人做小妾的。”

  马长山仔细看了一眼,失望地道:“死了!这下完啦,线索又断了!阿横、阿保,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阿横道:“大人,咱们手中还有一个活口,这样吧,诸大人跟我们一起去府衙,夜审此人,看能否从他口中问出些线索来。”

  马长山道:“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  杀手集团行动如此迅速,计划如此周密,实在让程小蝶和四大捕头大为吃惊。王少卿道:“亏得总捕头早有防备,不然,马长山先危险了。”

  马长山惭愧地道:“自敬文死后,我们常急切地想再要一个儿子,不想,正好被杀手们钻了这个空子。”

  程小蝶看着跪在地上的蒙面杀手,对阿保道:“阿保,干得好!现在,让我们看看他的真面目吧!”

  蒙面布一揭开,原来是一个瘦削的中年人。

  王少卿仔细看着他,皱起了眉头。

  他觉得这人有些面熟。

  程小蝶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是谁派你们人刺杀马大人的?”

  杀手不回答。

  阿横一脚踢去,将他踢倒在地,道:“总捕头问你话呢!快回答。”

  杀手不理他。

  程小蝶冷冷道:“他骨头还挺硬!”

  阿横道:“看是他骨头硬,还是我阿横的手段狠!”

  说着,他在杀手身边蹲了下来,道:“这位老兄,我知道你不怕死,因为你口中已准备好了毒药,只可惜现在毒药已被阿保取出,你想死也死不了!”杀手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
  看他的样子,对阿横很是有点不屑一顾。

  阿横笑了笑,道:“老兄,你知不知道,死,是很痛快的,想死死不了,却要活受罪,那就惨了!你老实地说出实情,总捕头说不定还会放你一条生路!”杀手像是聋了一般,对他的话竟是充耳不闻。

  阿横道:“好,老兄,你一定要试一试我阿横的份量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说着,他伸出右手食中二指,夹住杀手的一根手指,慢慢地用力一夹。

  杀手两眼翻白,杀猪般嚎叫起来。

  难怪他会叫喊,十指连心痛啊。

  阿横笑笑道:“怎么样,说不说?”

  杀手喘息着道:“你杀了我吧!”

  阿横道:“我为什么要杀你?”

  杀手眼巴巴地看着他,恳求道:“你杀了我,我会感激你的。”

  阿横道:“我不要你感激,只要你说出真情来!”

  杀手喘息着,眼光闪烁不定,显然是在考虑是招还是硬挺下去。

  王少卿忽然道:“长山兄,你还记不记得案发当天,你带兵去抓金小眉,金百年不让你进去,当时,金百年身边有四个使蛇杖的人……”

  马长山道:“对对对!王大人,你这一说,我可想起来了,这个杀手正是那四名使蛇杖的人之中的一个!”

  程小蝶道:“哦,原来你真是金府的人,说,是不是金百年让你去谋害马大人的!”

  杀手的脸色顿时变了,伏在地上道:“总捕头,请你放我一马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说实话,我就饶你不死!”

  杀手道:“好,我说,是天枫道长让我们去杀马大人的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原来是他!金百年知道天枫与血手方轮的关系吗?”

  杀手道:“不知道。我们四人是受血手方轮之命,去金府卧底的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为什么?方轮也要对金百年下手吗?”

  杀手道:“扬州十大豪富门中,都有我们的人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也就是说,十大豪富都是方轮刺杀的目标喽?据我所知,方轮如有行动,一定是有人花钱请他,你知不知道雇主是谁?”

  杀手道:“不知道。我们只是奉命行事,哪敢多问!”

  程小蝶点了点头,又道:“天枫说没说为什么要杀马大人?”

  杀手道:“没有说。”

  程小蝶眼中闪动着聪慧的光,突然问道:“那天在柳堤之上刺杀王大人的,是不是天枫道长?”

  杀手一怔,脸上露出钦佩之色,道:“正是他本人!”

  王少卿非常吃惊,道:“总捕头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程小蝶笑了笑,道:“我有我的消息来源。”说着,她转向杀手,道:“你敢与天枫道长当面对质吗?”

  杀手道:“当然敢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好!王大人,马大人,我们现在就去金府!”

  王少卿道:“深夜去金府,是否不太好?”

  程小蝶道:“事不宜迟,等天枫发觉杀手们没有得手,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对策来!”

  马长山道:“需要马某调集一队精兵来吗?”

  程小蝶道:“不用如此劳师动众,有小文、小雅、惜玉和四大捕头,再带上江南、中州两大分司二三十名好手,人手绝对已足够。阿横、阿保和马大人手下的将官,亲兵以及林司案,就留在府衙保护二位大人吧。”

  想了想,又道:“惜玉还是留下吧,你陪着金小眉,看看她能不能想起有关天枫道长的一些事情。”

  惜玉道:“是。”

  王少卿道:“总捕头,还是等天亮了再去吧,从府衙到金府,一路之上有很多僻静之处,如果杀手们有埋伏,就坏了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王大人放心,一来杀手们不会想到我们的行动会这样快,二来,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手中有一个活口。如果等到天亮,杀手们得到了确切的消息,事情反而难办。”

  王少卿感动地道:“总捕头为了破案,不顾个人安危,真让王某钦佩。”程小蝶一笑,道:“王大人过奖了。”

  她站起身来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又对四大捕头道:“派两个人找一位小轿,将这个活口抬在轿内,一路之上可不能让杀手们的眼线发现了他!”

  杜望月道: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!”

  金百年大概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刑部总捕头和名震天下的四方名捕会在深夜里对他进行登门造访。

  尤其让金百年大感奇怪的是,总捕头一行人竟然还带来了一乘小轿。

  一开始,金百年还以为轿中之人会是金小眉,总捕头一行人定是送他女儿回来了。

  但很快,他就明白了不是这样一回事。

  因为如果轿里坐的是金小眉,一看是他,只怕早会大叫一声“爹爹”,扑进他的怀中来了。

  既然他们不是送金小眉回金府,在这漆黑的深夜里,从府衙来金府干什么呢?金百年心里正想着,程小蝶已经先开口了,道:“我等深夜造访,金老是否很是意外?”

  金百年道:“不错,是很意外,但总捕头大驾光临,寒舍倒是蓬摹生辉呀。请,请,总捕头,请至前厅小坐,容金某奉茶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金老太客气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