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一一八


  第二十六章

  这一眼,顿时让马长山全身的骨头八有四两重了。

  他坐着去拉少女的手,口中道:“愁云,来来,我们先喝一杯交杯酒。”

  愁云目光一转,看了桌上的小菜一眼,娇声道:“哟,堂堂提督大人,就吃这个呀!”

  马长山笑道:“时间太紧,来不及置备好菜,你就将就一点吧。”

  愁云一双含烟带雾的美目又瞟了马长山一眼,娇声道:“大人,你知不知道妾身烧得一手好菜?”

  马长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,笑道:“知道,知道,不过,今天太晚了,明天再尝一尝你的手艺吧。”

  愁云嫣然笑道:“今天晚上这样大喜的时候,让大人吃这样的酒菜,妾身心里如何过得去,大人,妾在家里已经烧好了几样菜,特意带来了,大人想不想尝尝鲜?”

  马长山心中更喜,一连声道:“当然想,当然想,不仅想尝你烧的菜,还想……嘿嘿……”

  愁云面上一红,娇羞无比地嗔道:“大人,你真坏!”说着,带着十二分诱惑的目光又瞟向了马长山。

  马长山直觉得浑身燥热,快要按捺不住了。他已有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  只是愁云扭着纤腰走到门边,拾起地上的一个漆竹食盒,打开了。

  马长山立即闻到一股醉人的酒菜香气。

  愁云一双白嫩的小手桌上桌下忙乎了一阵,六七样色香俱佳的菜肴已经在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好。

  然后,她又捧出了一瓶酒。

  瓶子一打开,马长山就道:“这是什么酒,真香啊。”

  愁云替他斟上一杯,道:“这是女儿红,让妾亲手斟给郎君喝。”

  不叫大人叫郎君,马长山酒未进口,人已经醉了。

  愁云娇声催促道:“大人,你喝嘛。”

  马长山道:“喝,喝,愁云,你也喝。”

  一杯酒喝下去,愁云娇美的脸上顿添一二分艳丽,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,浮动着浓浓的情意。

  马长山伸手捏着她柔软无骨的小手,左一杯右一杯,也不用吃菜了。

  愁云忽然道:“郎君,我从来不喝酒的,今天陪郎君喝了一杯,身上热得很,头也晕起来了。”

  马长山忙放下酒杯,伸手去揽她纤细的腰身,道:“我来扶你。”

  愁云纤腰一扭,躲开了,吃吃娇笑着,慢慢伸出纤手,一粒一粒解开了衣服上的纽扣。粉红色的长衫里,是粉红色的小衣。

  小衣显然太小了一点,于是马长山立刻被愁云丰满香润的胳膊、大腿和饱胀的胸脯迷醉了。

  愁云轻轻地走到床前,娇慵地斜躺下,娇声道:“马郎,你来。”

  马长山再也不能按捺了,飞快地脱去了身上的衣服,扑到了床上。

  愁云娇喘细细,舌吐丁香道:“郎君,妾身还是个黄花闺女,你可要怜惜妾身,不可太……”

  下面的话她已说不出来了。

  因为马长山已经用火烫的大嘴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口。

  愁云现在只能用鼻子发出声音了。

  这种声音令马长山更加疯狂。

  愁云皱着眉,像是忍受着痛苦,娇躯也在颤抖着,迎合着,但是她的左手慢慢摸到了马长山光溜溜的脊背上,食中二指间,夹着一根极细的短针。

  短针在灯光下泛着幽幽的蓝光。

  马长山猛烈地动作着。

  愁云娇呼道:“马郎,马郎,你真强壮。”

  说着,她的左手已抬起,针尖已对着马长山起伏的脊梁,用力向下扎去。眼看马长山就要死于这位杀手之王手下著名的女杀手针下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一股乌光击破窗纸,直飞进来,正中愁云左手手腕的脉门。

  愁云立刻惨叫了一声。

  马长山大吃一惊,翻身跳了起来,便看见愁云的手指问夹着的毒针。

  他什么都明白了,顾不上穿衣服,扑到墙边,抽出了挂在墙上的宝剑。

  愁云也翻身坐起,掩上衣襟。

  她的左手已被飞进窗来的一枚铁莲子打断了,但她的右手还能动。

  马长山怒吼道:“我杀了你这个小贱人!”

  一剑刺向愁云。

  愁云一扭身,躲开了这一剑,右手在后腰处一探,手中已多出了一柄精光四射的短刀。

  她挥动短刀,向马长山直扑过去。

  马长山哪里是她的对手,不过三招,已被逼得险像环生,直退到了墙边。

  愁云厉声道:“我杀了你,自己也活不成了,因为外面显然有高人来救你了。马长山,还是让你占了便宜,临死前还风流快活了一下,死后还有我这样美丽的女人陪着你!”

  马长山长剑直刺,可愁云一挥短刀,已将他的虎口震麻,宝剑“当啷”一声落在了地上。

  看样子除了闭目等死之外,他已没有别的办法可想。

  愁云举起了短刀。

  短刀向马长山猛刺。

  马长山长叹一声,束手待毙。

  突然,愁云的手停在半空中。

  她的两眼一下突了出来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喷了马长山一身。

  然后,她的身体就软软地例在了地上。

  她死了。

  马长山这才看见愁云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铁塔般的壮汉。

  他惊魂未定地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壮汉道:“我叫阿横,程总捕头让我和阿保潜伏在大人的附近,全力地保护大人。”

  马长山喘了口气,道:“你和阿保都是刑部的捕头?”

  阿横道:“是的。”

  他伸手扯过马长山的衣服,扔给他,道:“马大人,先穿上衣服吧,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  马长山一边穿衣,一边道:“阿横兄弟,阿保兄弟在哪里?”

  阿横道:“大人请听外面。”

  马长山这才听见外面正响着激烈的铁器相撞的声音。

  阿横道:“杀手一共有五人,这名叫愁云的,是杀手之土血手方轮乎下的著名女杀手。另外四人则站在门外,显然是防止大人的部下听见大人的呼救,赶来救援的。”

  马长山吃惊道:“外面还有四个人?阿保一个人能行吗?你快去帮助他吧。”

  阿横笑了笑,道:“如果把他四个人全都活捉,的确很困难,但我已经与阿保商量好了,只要一个活口,那么,阿保一个人肯定能对付得了。”

  忽听几声惨呼,然后是阿保的声音道:“马大人,阿横,你们可以出来了。”

  阿保站在庭院中,身边躺倒着三名黑衣蒙面杀手,他手中还横提着一个。这名杀手还在呻吟。

  阿横道:“留下一个活口就好办多了,阿保,你要当心他咬破口中的毒药丸自杀。”

  阿保笑道:“阿横,你放心吧,我已经把他嘴里的药丸挖出来了。”

  说着,摊开手掌亮了一亮。

  他手心里果然有一小颗朱红色的药丸。

  马长山道:“快问问是谁派他们来的。”

  阿保道:“马大人,不用着急,还是先问问那个女子是从哪一家找来的吧?”

  马长山一怔,道:“对对,我怎么没想起来,真是想不到,我的部将中竟然也有奸细!”

  阿横道:“马大人,你的部将中没有奸细,我们已经暗中调查过了,他们只是中了别人的圈套。”

  直到这时,才听见一阵乱哄哄的脚步声,几员部将衣帽不整,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。

  马长山怒道:“看看你们这个样子!亏待老子这些年一直在精心调理你们!要等你们来救,老子还不早就一命归西了!”

  部将们看着躺在地上的杀手们,一个个低头不语,噤若寒蝉。

  马长山虽然是个行伍之人,但平时极少说粗话,现在他满口自称“老子”,想是心中已愤怒到了极点了。

  阿横道:“马大人,不要骂他们了,我们赶快去看看自称是这女杀手父母的人吧。”

  马长山一拍额头,道:“对对对!他们可是一条重要的线索!你们几个,还不点齐人马,带我们去找他们!”

  阿保道:“大人,只要带二十名亲兵即可,人多了,行动反而不便,如此深夜,惊忧了百姓也不太好!”

  马长山道:“不错不错!你们看,老子都被你们气糊涂了!还愣着干什么,走哇!”

  一行人在部将们的指引下,飞快地杀到女杀手的“家”。

  这是一幢很小的民宅,大门紧闭,屋里一点灯光也没有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