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一一二


  程小蝶道:“不错,他的确不是梦幻之刀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那么,天枫道长就是埋伏在金府内的卧底!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!

  程小蝶道:“杜司主,你不要着急,把你的想法详细地说出来!”

  杜望月道:“天枫一直自称在找梦幻之刀的行踪,结果找出梦幻之刀住在精舍之内,但金府埋伏的人一点动静也没有听到,精舍内却又发生了战斗,这还不可疑吗?”

  程小蝶道:“是很可疑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然后天枫去追梦幻之刀,留下总捕头一人在精舍,恰巧在此时,黑衣蒙面人出现了,这也太巧合了!”

  程小蝶道:“杜司主,你认为这是一个圈套?”

  杜望月道:“是的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他们设套的目的呢?”

  杜望月道:“杀总捕头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很有道理,可如果我去时带上小文、小雅,而不是让阿横阿保在暗中相随,相机而动呢?”

  杜望月道:“那么府衙的防备必定空虚,我想他们就会立即执行第二方案,派人突袭府衙,杀王大人!”

  程小蝶道:“你是说,他们做了两手准备,对吗?”

  杜望月道:“对,而且这个计划的关键之处,便是要将总捕头从府衙引开,以便各个击破!”

  程小蝶道:“也就是说,天枫道长根本没有发现梦幻之刀?”

  杜望月道:“应该是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那么精舍附近金府埋伏的人是被谁杀死的?精舍内的血迹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你说!”

  杜望月想了想,皱眉道:“我也想不通。”

  岑啸虎道:“难道梦幻之刀真的住在精舍之内?”

  吴铁拳道:“很可能黑衣蒙面人来也想对付梦幻之刀?”

  程小蝶道:“你们说对了,梦幻之刀的确住在精舍之内!”

  杜望月吃惊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程小蝶道:“有些情况,我想现在应该告诉你们了。梦幻之刀的确在扬州,而且一直住在那座精舍之内,只不过他并不是杀手集团的首脑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这么说,天枫道长说的是实话了?”

  程小蝶道:“不错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那黑衣蒙面人为什么又要一直自称梦幻之刀,而且又恰巧在精舍之内现身了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因为他不仅想杀我,也想杀梦幻之刀。”

  岑啸虎道:“为什么?”

  程小蝶道:“杀死了梦幻之刀,他们便可将所有责任推到他的头上,他们的身分就不会暴露了。”

  吴铁峰道:“这么说,这也是他们阴谋的一部分,对吗?”

  程小蝶道:“是的。你们想一想,如果王大人,甚至还有马长山被谋杀,朝廷会不会派人一力追查,而如果凶手已经被杀了,朝廷还会追查吗?”

  吴铁峰道:“凶手也被杀,案子当然也就等于破了,朝廷当然不会再追查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这样一来,他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扬州敛财,并将水师的兵权也抓到手中了!”

  杜望月道:“总捕头,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阴谋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未查出杀手集团首脑人物之前,所有的推理都只能是假设,所以现在我还不能说,因为我手中也没有确切的证据,就算上面给我下命令的人,也没有确切的证据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可怎样才能找到证据呢?找什么样的证据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其实我们在扬州所做的一切,皆可算作证据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程小蝶点点头,道:“明白了就好,我知道你们急于了解真相,但我却不能将我所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们,因为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得到证实,现在说出来,只能影响你们自己对事情的判断。”

  吴铁峰道:“总捕头,你不用说了,我们都懂得这个道理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那就好!”

  她顿了一顿,又道:“在没有新的情况发生之前,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加强府衙的防守,保护好王大人。”

  岑啸虎道:“可什么时候才会有新的情况发生呢?真急人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岑司主,你想过没有,我们着急,阴谋的主谋之人只会比我们更急,一定会催促杀手集团尽快完成任务。”

  岑啸虎恍然道:“果然是这个道理!”

  程小蝶道:“所以,我们只要以不变应万变,按兵不动,杀手集团一定会主动出击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