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一一一


  程小蝶道:“梦幻之刀,原来你没有走。”

  黑衣蒙面人道:“最危险的地方,往往正是最安全的地方,现在,金府的人正四处搜索,绝不会有人想到老夫会出现在精舍里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你这样做,目的是什么?”

  黑衣蒙面人笑道:“当然是为了故布疑阵,引诱总捕头来这里了。”

  程小蝶笑道:“怎么,你想杀我?”

  黑衣蒙面人道:“总捕头,除开武功不谈,在才智、心机,和判断问题的能力上,你可算是老夫此生唯一的劲敌,我本不想这样快就杀了你,只是形势所迫,老夫已不能再陪总捕头玩这个游戏了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什么游戏?你能说清楚一点吗?”

  黑衣蒙面人大笑道:“你真不知道?还是在装糊涂?”

  程小蝶冷冷道:“你不要问我知不知道,我只问你愿不愿意说出来。”

  黑衣人道:“假如你真不知道,我现在告诉你,你也是回天乏术,平空增添一些烦恼,如果你早已知道,我又有什么必要再说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这么说,你现在就要动手杀我了?”

  黑衣蒙面人道:“不错!程总捕头娇艳可人,老夫本舍不得下手,可惜呀!”

  程小蝶笑了起来,道:“你自认有杀我的实力吗?”

  黑衣人道:“单打独斗,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今夜你又没有带上小文、小雅两个丫头,老夫杀你,易如反掌!”

  程小蝶巧笑依然,美目流盼,道:“是吗?你真有把握?”

  黑衣蒙面人道:“足有十二成把握!”

  程小蝶沉下脸,道:“好,你回头看一看,你身后是什么人。”

  黑衣蒙面人一回头,立刻大吃一惊。

  他竟然根本没发现,门外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两名铁塔般的大汉。

  “阿横、阿保!”黑衣蒙面人惊叫道。

  程小蝶也有些吃惊:“原来你知道他们。”

  黑衣蒙面人叹了口气,道:“一着算错,满盘皆输,总捕头,如果你们三人联手,老夫自认不是敌手。”

  程小蝶笑道:“形势变化得很快,是不是?”

  黑衣蒙面人又叹了口气,突然道:“但老夫也不会束手就擒!”

  话音未落,他的身子已经横空飞起,从窗户直穿出去。

  阿横、阿保一齐扑上,却只扯下了他袍襟上一块黑布。

  程小蝶也叹口气,道:“机变百出,武功惊人,此人的确可称是一代枭雄了!可惜呀,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呢?”

  阿横阿保进了房间,道:“总捕头,让他跑掉了!”

  程小蝶道:“没关系,反正他迟早会露出真面目来的。”

  就在这时,突然不远处传来铁翎的厉喝声: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  程小蝶一下子站了起来,道:“不好!铁捕头追上强敌了!”

  说着,她与阿横阿保已飞快地掠出了精舍。

  只听铁翎一声惨呼,嘶哑的声音大呼道:“原来……原来是你!你是……”

  程小蝶三人赶到时,铁翎已经死去了。

  他胸前的胁骨已被全部打断,显然是被刚猛的外部掌力猛击了一掌。

  铁翎的两只眼睛圆睁着,满是惊疑,已倍加怒火!他死不瞑目啊!

  程小蝶心中一酸,眼淡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纷纷落下。

  她哭泣道:“铁捕头,你不该死啊!是我太太意了!”

  阿横劝道:“总捕头,你也不要太伤心、太自责了,我们一定会抓位凶手,替铁捕头报此血仇!”

  阿保突然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  人影一闪,直冲过来,原来是天枫道长。

  天枫道长一看见躺倒在地的铁翎,顿时扑了上去,扶尸大哭起来。

  铁翎的惨死,震惊了府衙之内所有的人。

  王少卿哭得昏了过去,两只手一直抓着铁翎早已冰凉的手臂,不肯松开。

  到最后,程小蝶不得不下令让小文将王少卿强行架开了房问。

  张宝善也十分悲痛,但他显得很冷静,很能克制自己,在府衙里默默地走来走去,安排铁翎的后事。

  四大捕头当然心里都十分难过,但铁翎的惨死,也更激起了他们誓擒凶手的决心。

  伤势还没有全然痊愈的王坚和何大光也挣扎着从房间里冲了出来,跪在铁翎的尸体边,要求程小蝶同意他们也加入破案缉凶的行动!

  他们与铁翎是多年的老朋友,眼看着老友惨遭杀害,他们不能不痛惜,不能不悲愤,不能不怒火中烧。

  金百年在贾英、天枫道长和众多高手护卫的保护下,亲来府衙祭奠铁翎。

  可以说,铁翎是为金府而死的。

  金百年许诺,铁翎身后之事的一切费用,都由金府承担,并赠与铁翎遗孤一大笔银两。

  马长山也来了。

  他来祭奠铁翎,也是来告诉刑部总捕头程小蝶,一旦在缉凶时需要帮助,他一定会调集部下水师中最精锐的兵将前来助阵。

  程小蝶特意安排与马长山私下秘谈了一次,至于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,谁也不知道,只是马长山从房间里出来时,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地震惊。

  隆重地埋葬了铁翎后,府衙终于又平静下来了。平静的气氛中又透着沉重。

  程小蝶的眼圈也是红红的,低声道:“铁捕头临死前,曾高声呼叫道‘原来是你……’这说明,杀死他的,一定是他认识的,而且很熟悉的一个人。”

  吴铁峰沉吟着,道:“当时在场的人,除了那位梦幻之刀外,应该全都是金府中的人,对吗?”

  程小蝶道:“当时,那个黑衣蒙面人刚刚掠出精舍不久,杀铁捕头的应该是他。而且,从铁捕头所受的掌力来看,也只有黑衣蒙面人才有如此深厚的功力!”

  杜望月道:“也就是说,铁捕头认出他是谁了?”

  程小蝶道:“不错!”

  杜望月皱眉道:“这人会是谁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这正是整个案情的关键之处,只要弄清黑衣蒙面人的真实身份,所有的情况就会水落石出了。”

  吴铁峰道:“铁翎认识,而且比较熟悉,除了他在江湖上的朋友之外,就尺有扬州一带的人了。”

  岑啸虎道:“但凭铁翎的武功,他在江湖上的朋友中,绝不会有绝顶高手,比如说天枫道长的武功就不算很高!”

  于承志道:“也就是说,黑衣蒙面人应该就是扬州城里的某一个人,而且……而且,在平日里他一直有意隐藏自己身具绝顶武功这样一个事实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是的。其实,铁捕头的死很值得,因为他用性命为我们找出了案情的关键之处,使案情有了很大的突破!”

  杜望月道:“总捕头,我有一个推断,只是不知道对不对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你说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黑衣蒙面人应该不是梦幻之刀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