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一零七


  吴铁峰离杜望月很近,间他道:“小杜,从这一战看,杀手集团的实力并未尽出,而我方却己损失惨重,你看该怎么办呢?”

  杜望月想了想,道:“如今之计有两个办法。其一,我加紧练习剑海浴魂,其二,只好烦请吴兄自中州分司调一批得力人手来扬州,补充实力了。”

  吴铁峰点头道:“的确只能如此,因为四大分司中,只有中州分司离这里最近了。不瞒老弟,我两天前已经飞鸽传书给中州分司,让他们尽起精英良将,赶来扬州了。”

  杜望月笑道:“吴兄,真有你的,这么说,他们应该快到了?”

  吴铁峰道:“最晚明日黄昏,绝对可以抵达扬州城。”

  杜望月不觉精神为之一振,道:“太好了!总捕头若知道了,一定会非常高兴的。”

  说着,他不禁又回过来,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。

  房间内悄然无声。

  吴铁峰正色道:“小杜,有一句话,我一直想找机会对你说,这话可能不太中听,但是我的肺腑之言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吴兄,你我情同手足,有话你就说吧,忠言逆耳,我知道吴兄是为我好,再不中听的话,我也会听的,不仅会听,还会按吴兄说得去做!”

  吴铁峰道:“好!这几天来,我总觉得你内心深处有些不太对劲。小杜,现在形势十分凶险,我希望你能暂时丢开儿女私情,集中全部精力习练‘剑海浴魂’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我会的。”

  吴铁峰道:“说是很容易的,做起来就难了。小杜,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尽快练成剑法蚂?”

  杜望月道:“吴兄请讲。”

  吴铁峰道:“从现在已掌握的情况看,杀手集团共有三大首脑,梦幻之刀、血手方轮和不老书生,而在这三人中,梦幻之刀的武功显然高出总捕头不止一筹,在这种情况这下,如果两方决战,我们获胜的希望简直太小了,血手方轮虽然今夜受了伤,但凭他的武功,不日就可恢复,我想,只有在决战之前,你练成了‘剑海浴魂’剑法,战斗中,便可由小文、总捕头合力缠斗梦幻之刀,小雅、惜玉缠斗血手方轮,不老书生明显害怕‘剑海浴魂’,你可以上前挑战他,但不先用‘剑海浴魂’,待斗到分际,再突然使出,应该能将他击拿,在这种情况下,你再与我们三人合力捉拿杀手集团的二流人物,将他们清除后,再回手去助总捕头等人。”

  杜望月喜道:“吴兄果然精明过人,也只有这样,我们才有可能获胜。”

  臭铁峰道:“但关键在于你,如果你一味被情丝牵惹……”

  杜望月道:“我与惜玉已订终身之约,不会再有情丝牵惹了!”

  吴铁峰叹了口气,道:“小杜,我相信你早已看出来,我也看出来,总捕头对你……”

  正在这时,只听“哎呀”一声,房间打开,小文走出来道:“快去打两盆热水来,惜玉姐吐了两大口黑血,伤已好了。”

  她看了杜望月一眼,道:“快进来看看吧,总捕头知道你一定等急了。”

  杜望月走进房间,但见惜玉横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嘴角有一丝血迹,但呼吸己很平稳。

  程小蝶坐在桌边喘气道:“惜玉已经没事了,让她睡一觉,明天就会好。”

  她的脸色看上去竟比惜玉的还要苍白。

  剧斗之后,还用内功替惜玉疗伤,内力体力的损耗,是可想而知的。

  杜望月嘴唇颤抖着,想说什么,一时又说不出。

  程小蝶无力地挥了挥手,低声地道:“杜司主,你什么也不用说了,你休息去吧。”

  杜望月深深作了一个揖,道:“是。”

  第二天清晨,杜望月来到大厅,发现其他人都已在座了。

  惜玉当然也在,她就坐在程小蝶身边,虽然脸色还略显苍白,但显然内伤已痊愈,功力也完全恢复了。

  众人正在一起用早点。

  岑啸虎道:“小杜,怎么今天又是你最晚到?一定是担心惜玉的伤势,一夜没有睡着,天亮时才过了一觉吧?”

  惜玉苍白的脸上升起两朵浅淡的红晕。

  杜望月笑遒:“我真是一夜未眠。”

  惜玉的脸更红了,眼圈也红了。

  郎君如此为她的伤势担忧,真是让她感动得潸然欲泪了。

  吴铁峰道:“小杜,不睡觉养精蓄锐怎么行呢,你这么快难道就忘了我说过的话了?”

  杜望月坐下来,挟了一筷子菜十分香甜地吃了起来,道:“我不睡觉可没有胡思乱想。”

  于承志道:“哪你干什么了?”

  杜望月正色道:“总捕头,经过昨夜觉悟和练习,我自信已达到‘剑海欲魂’五成火候,如果能得到外力帮助,今天应该就能达到七成火候了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很好,惜玉重伤刚好,不能妄动真力。这样吧,你上午先好好休息一下,吃过午饭,我和小文、小雅一起用内功帮助你过关!”

  杜望月笑道:“谢总捕头。”

  程小蝶淡淡道:“先吃饭吧。”

  杜望月呆了一呆,似乎对程小蝶的态度颇感奇怪。

  他看了程小蝶一眼,埋头吃起饭来。

  吃完早饭,程小蝶下令让林不凡率领江南分司的众好手在后院四周严密布防,然后将众人召集到了大厅里。

  王少卿首先道:“程总捕头,下官有一个问题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请讲。”

  王少卿道:“昨夜间,听那血手方轮之意,想杀下官的,似乎是朝廷中的大人物,不知这与新房血案有无关条?”

  程小蝶肯定道:“有,王大人,你不要着急,今天我让大家来,就是想谈一谈这件事情。其实,新房血案只不过是一种手段,杀手制造这件血案的目的,正是想对付王大人和水师提督马长山。”

  王少卿道:“这么说,这是一个大阴谋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是的,而且是一个天大的阴谋,因为这件事情关保到大明朝的江山!”

  此言一出,四座震动!

  王少卿道:“总捕头能说的详细一点吗?”

  程小蝶道:“老实说,详细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。我这次会同四大捕头来扬州,是因为接到了一个命令,叫我来扬州保护王大人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是什么人给总捕头下的命令?”

  岑啸虎道:“这话问的!能给总捕头下命令的人能有几个?不是刑部尚书,就是皇上了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岑司主错了。”

  岑啸虎道:“那还会是谁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老实说,下命令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现在也在扬州附近!”

  王少卿道:“这么说,总捕头也不知道这个阴谋的主谋是谁,到底又有何目的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的确不是很清楚,但在扬州经过了这一系列事件,我也猜到了七八分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总捕头能说一说吗?”

  程小蝶道:“可以。诸位请想一想,王大人为朝廷命宫,杀害朝廷命宫,是什么罪名?”

  张宝善道:“当然是谋反的罪名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对!如果一个人想谋反,那么他需要的,是什么呢?”

  杜望月想了想,道:“一是钱,因为谋反这样大的行动需要大量的资金。二是军队。”

  程小蝶笑了笑,道:“很对,请问诸位,天下财富最多的地方,是在哪里?”

  王少卿道:“当然是扬州!”

  程小蝶接着道:“正是扬州,而且水师提督马长山的数万水师精锐,正驻扎扬州附近,也就是说,只要他们在扬州的阴谋得手,则资金与军队,二者便都可抓在手中了!”

  王少卿恍然道:“所以他们制造新房血案,诱使马长山金百年火拼,再借此来迫马长山与他们合作!”

  程小蝶道:“王大人说的很对。”

  王少卿道:“可这件事应该与王某没有什么关联,他们为什么定要将王某置于死地呢?”

  程小蝶道:“只因为王大人太能干了。”

  王少卿道:“总捕头这话王某不明白。”

  程小蝶道:“王大人在扬州为官三年,查办了一大批作奸犯科者,这些人当中,就有他们派来扬州敛财的爪牙,所以,他们不除掉王大人,就很难放手在扬州敛财呀!”

  王少卿道:“可是王某任期已满,即将调离,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急着杀我嘛!”

  程小蝶笑了笑,道:“王大人任期已过了多少天了?按正常情况,朝廷早该下命调王大人进京了吧?”

  王少卿道:“的确,这事很奇怪了,吏部怎么还没有派人来接替王某呢?”

  程小蝶正色道:“有一条消息,确切与否我不敢肯定,说出来,大家姑且听之,以供参考。就在新房血案前约一个月,京里风传因为王大人在扬州政绩甚佳,所以皇上有意让王大人留任扬州,再干三年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