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六十五


  第十五章

  扬州府也算江南刑捕司的辖区,和当地首长商谈案情,虽说是交换心得,以利破案,但也隐隐间有一种互逞心机的味道,别人就不好插口,只有杜望月出面接下了。

  “这世上,是否有一种武功,原力,在一段适当的距离中,能够役使刀、剑杀人,”王知府道:“不用亲临现场,以防留下痕迹?”

  “有的,但只止于传闻。”杜望月:“到现在为止,我还没有遇上过有此能耐的人物。”

  回答的模棱两可,但言词遣句,却又表现的十分诚实。

  王少卿道:“刀自伤人、剑自飞,不是怪力乱神的传说了?”

  杜望月道:“是!大人的第二个想不通的问题,是……”

  “一个人,会不会在梦游中杀人?”王知府道:“传说中的神案、巫师,有布施障眼法的奇技,使一些泥塑木雕的形像被人行法之后,起而杀人。这些事,下官本来不信,但小文姑娘却是个发人深省,又不可思议的例子。如若,这样的事件,真的发生在金小眉的身上,这金小眉算不算凶手呢?”

  四大捕头,都被王知府一番话问的愣住了。

  但最为吃惊的,却是惜玉姑娘,金小眉曾亲口告诉她,很可能是杀死丈夫的凶手,好像是在全无意识下操刀行凶。

  事实经历如幻梦,梦境醒来辨依稀。

  惜玉准备把得到的机密,告诉总捕头,但却想不到会遇上杀手的布局,袭击府衙。小文怒歼群凶,竟然又杀出了神志失常的毛病。

  王知府只是一个读书人,但推论案情,竟然举一反三,由小文的病态,想到金小眉行凶杀夫,这个人只是个秀才出身的官员,不会武功,不懂江湖,不修医道,也无经验,但却能直断案情,有如目睹,这要多少种不同的学问,才能培养出他这等超越的智慧。

  尽管惜玉姑娘的心事潮涌,但她还是忍住了,一语不发,这件事决不能告诉别人,连四大捕头,和已在心中定位的丈夫,也不能透露,唯一能说的是总捕头。但闻吴铁峰道:“大人,小文姑娘的病态,来的突然,看似无因,实在亦非无迹可寻……”

  “好!好极了,”王知府道:“吴兄请说内情,以解我心中之惑,少卿洗耳恭听了。”

  何止王知府急于一闻内情,就是三位大捕头、惜玉姑娘,连同守在书房外面大厅的王坚和何大光,全都凝聚全神,倾听下文了,因为,小文屠戮的厉烈,留给了他们很深的印象。

  “不是内情,我说的只是一件事实,一件目睹的奇异经过,吴某人已经想了很多年,但还是想不透彻,我说出这件事,也许有点徒乱人意,但却和小文姑娘的病态,有些牵连。”

  惜玉胸中熟记了很多医药知识,也熟记了很多重要的药方,当年谭神医把药理知识,尽量地传授了女儿,但惜玉却未用心揣摸,只是凭仗着天赋才慧,把它记存脑际,现在却发现,医药知识对人生非常的重要。开始思索胸中记忆,如何应用于救人之上,也开始注意到武功和医药间的相互关系。

  她想理一个药方出来,能扼止住小文的病情。

  “那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,我在太行山中目睹了一场杀戮之战。”吴铁峰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十年前纵横中原的太行十八骑,就在那一战中,全部毁灭,没留下一个活口……”

  “这和小文姑娘的病态,有什么关系呢?”王知府道:“十年前,小文还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吧?……”

  “问题是那套剑法。”吴铁峰道:“杀人的全过程,快如闪电,无法看的很清楚,但出剑的姿态,却和小文姑娘的出剑姿态,有些雷同。”

  “老吴,十年啦!”岑啸虎道:“记忆会否有误?”

  “不会,”吴铁峰道:“那是一桩终生难忘的大事,我和太行十八骑,交过了三次手,知道他们的武功,一对一,我有胜算,一对二我可以保住性命,一对三,我就难撑一百个回合。但他是一对十八,我想不出当今之世,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功力,当他亮出长剑之后,我心中还替他忱惜,一个人,面对太行十八骑,是完全没有生存机会。但我错了,双方动上手,但见剑光飞闪,太行十八骑,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,甚至我无法确定他几时把十八骑完全杀死,那不叫战斗,应该改称屠杀,人都杀光了,飞舞的剑光,还没有静止下来……”

  “为什么呢?”惜玉道:“你应该是隐身偷觑,如若他知道你在偷看,也许不会放过你?”

  “对!当时,我就想到这一点,我躲在一个高崖上,借步步高升的日光,把发生的事,看的相当清楚。”吴铁峰道:“我虽然把自己藏的更密了,但仍然忍不住探首张望,没有了血肉飞溅的混淆,看的更清楚了,大概,他要把那套剑法练完,足足过了一刻工夫才收住剑势。”

  “看的更清楚了,”杜望月道:“看出了什么心得?”

  “那套剑法,有一股邪气,由绵连不绝的剑势中,散发出来。”吴铁峰道:“不知是如何算计出来的,剑光指袭之处,敌人刚好赶到,撞在了剑上,这一点是不是邪气呢?”

  王少卿双目中闪动着灵慧之光,但却强忍着未发一言。

  “也不知道那一套剑法的名字了,”杜望月道:“看来也无法谈下去了。”

  “小杜,”于承志道:“不用在小文身上多费心机了,这些事总捕头应该心中有数,见了她之后,都会迎刃而解的,倒是总捕头和小雅逾时不归,会不会出了意外?”

  杜望月道:“一定是有了意外,不过,我相信总捕头有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,我们不用为她的安危担忧。”

  虽然是宽慰的话,但也是事实,程小蝶技艺卓绝,是四位大捕头心服口也服的一人,这世上能够伤害她的人,实在不多。

  这时,张宝善捧着案卷,行了进来,笑道:“原想这些人顽强固执,问口供,只怕是一椿很难的事,却不料出人意料的顺利……”

  王少卿淡淡一笑,道:“他们招供了?都供出些什么?”

  “他们是杀手之王、血手方轮训练出来的杀手。”张宝善道:“训练他们的地方,分设多处,但茅山和天台山,是两处最重要的训练营地。”

  王少卿点点头,道:“辛苦了,你回家休息两天,明天也不用来衙门办事,我也要休息两天才行。”

  “多谢大人体惜。”张宝善起身一揖,退了出去。

  “就算刑求逼供,只怕也问不出什么内容。”王知府道:“他们是杀手,不是普通人。”

  “大人高明!”杜望月道:“他们也只知道这些,再问下去,他们是真的不知道了。”

  王少卿回顾了小文一眼,道:“安置好小文姑娘,也可以好好休息两天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