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六十二


  惜玉低声道:“这些黑衣人好像要有所行动了,但那些灰衣人却仍然守在原地不动……”

  “他们的分工很细,灰衣人似乎是专以阻绝援军、防人突围,想是以防守为主。”小文道:“黑衣人却以屠杀、攻击为主,等他们进入三丈之内,咱们就开始反击。”

  “小文姐,要不要把工作分配一下?”惜玉道:“免得应变不及。”

  “保护大人的事由你代我为主,再加上何大光和王坚,”小文道:“我以杀敌为主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不让人接近王大人,完全没下手行刺的机会。”惜玉道:“四位大捕头呢?”

  “他们一向独立办案,判事的能力,我们不如,”小文道:“不用管他们了,由他们自行作主吧?”

  惜玉点点头未再多言,紧傍小文身侧而立。

  这时,灰衣人组成的四组阵势,也缓缓向前推进了一丈左右,又停了下来。也就是双方之间的距离,又缩短了一丈。

  这时,四方捕头,穿着衙役服装,鱼贯行出二堂,杜望月站在二堂门口右侧,吴铁峰站在左侧,岑啸虎、于承志却沿走廊向两侧伸展,到两扇大窗口的前面。窗前本有五个衙役守护,现在表面又多了一个衙役。

  四大捕头出入府衙多次,很多人都认识他们,就算不认识,也可从兵刃上瞧出一点苗头。

  岑啸虎和于承志,目光锐利,一眼之下,就认出了这个武当弟子的身分,他们也穿着衙役服色,但气势却大不相同,点点头,道:“区区关东岑啸虎!”

  “久仰了,北方大捕头,在下是武当弟子石琪,应铁翎之邀,客居扬州府的捕快。”

  “难为你了,石兄弟,今天这个场面很壮观,但也很艰苦,我们不但要以寡击众,那灰衣人的组合阵势,威力十分强大,但他们一旦分开,就容易对付了,个中的道理,你去想吧!致于那些黑衣人,也算高手,不要倚望那些衙役能帮你,这里能够放手一战的,可能只有我们两个人。”

  石琪笑一笑,道:“已经很好了,岑大捕头未来之前,只有我一个人啦!现在增加了一倍的生力军,咱们并肩一战吧!”突然侧头对四个衙役说道:“你们去保护大人吧,这里不用你们帮忙了!”

  四人略一沉吟,行回二堂。

  大约左面的于承志也和张麟谈过,也把四个衙役遣回二堂。

  这座二堂的正面很宽大,除了一扇大门之外,两旁还有两扇大窗子,墙壁是用大青砖砌成,相当牢固,只要守紧窗户、大门,要破墙而入,就得费番工夫了。八个衙役回到王坚身边,王副总捕头,认识这些,是一百多个衙役中选出的高手,他们长枪合刺术,是擒贼的一绝。立刻把八人安排到王知府的两侧,八根丈二长的红缨枪闪闪生光。

  看上去威风多了,也好像在保护上,严密很多。

  吴铁峰、杜望月缓缓移动身子,把位置定在窗户与门口之间。

  其实,堂门和窗口,也不过一丈左右,站在中间,各约五尺距离,是可以出手两边驰援的位置。

  黑衣人在灰衣人的阵势定下之后,又开始向前移动,双方都选定最佳的攻防位置。

  待双方全都稳定下来,彼此的距离已剩下一丈五尺左右了。

  王坚、何大光,也都悄然向前移动了两尺,超越王大人一尺有余。

  小文、惜玉也缓缓向前移动。

  突然问,人影一闪,接着响起了一声惨叫,一个站在最前面的黑衣人,忽然倒了下去,尸体着地,胸前的鲜血喷出三尺多高。

  小文就站在那具尸体前面。

  没有人看清楚她几时冲了过去,也没有人看到她拔剑出鞘,看到的只是结果。小文的个子很矮,面对的敌人,每个人都比他高一个头,但她的身上似是散发一种强烈的杀气,半晌时间,竟无人和她答话。

  还是小文开了口,冷的像九幽地狱中吹出来的寒风,道:“希望你们能抗拒住我的剑招,我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杀人愿望,你们是收钱杀人的杀手,每个人都双手血腥,杀你们不是罪恶,我要替那些千百位无辜的死者报仇!”

  岑啸虎道:“小杜,小文怎么了?已经刀头染血了,还要说教一番。”

  “她要大大开杀戒呀!”杜望月道:“心中不安的很,所以,先要为自己找个理由,以求安心啦……”声音突转低弱,道:“今天,我们将看到小文真正的技艺了,除非她遇上了危险,不用出手帮她。”

  岑啸虎点点头,虽早已知晓小文、小雅剑艺卓绝,但高到何等程度,却无法预测,今天倒要看个仔细了。

  小文右手紧握着剑把,大喝一声:“杀!”一道剑光飞起,冲入了敌方人群之中。

  但见寒光闪转,阵阵惨叫响起,断臂共刀剑齐飞,看的王知府心都凉了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  突然间,一颗人头飞来,直向王大人撞去,何大光挥刀一挡,却把人头劈成两半,一半落地,一半擦刀而过。

  惜玉动作快,一伸手,接住了半个人头。人头是接住了,但溅飞的血珠,却有不少溅在王大人的脸上。

  王大人再也忍不住了,“哇”的一声,吐了起来。 小文剑法太快,两座灰衣人排成的阵势,还未来得及应变,已被小文斩杀了四个,逼近二堂门口的黑衣人,一共有十个人,更是无人幸免。

  “小杜,这是什么剑法呀?”岑啸虎眼都看花了,还是看不出一点名堂。杜望月身经百战,也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屠戮,苦习剑法二十年,也没有见过如此凶厉的剑法,不知她如何选择出剑的角度,能剑剑取命、剑剑染血。惜玉拭去手上的血迹,轻轻在王大人背上拍着,低声道:“大人,我扶你回厅内休息。”

  “不!”王大人道:“我要看个结果,小文剑剑取命,为什么还不能把这些人逐走!”

  “因为,他们是杀手,可以被杀,不可能退走!除非,有人召唤他们撤退。”小文突然飞跃而回,人又站到了王大人的身前,手中的长剑,仍然向下滴着鲜血,一双大眼睛中,充满着血丝。她在很短时间内,杀了十几口人,凶残霸道,兼而有之,也好像发泄了心中的一些积忿,但却没有胜利的快乐。

  她神情冷肃,原本秀丽甜美的脸庞,也因浓重的杀气变的有些冷酷。

  王少卿突然打了一个冷颤,只觉小文两道目光,锐利如剑,直刺向他的内心。是的!小文受了不少轻藐、屈辱,心中一直对王大人有几分淡淡的恨意,但如今这些恨意,开始发酵,无法控制,就自然流现出来了,也变的强烈了,似是已动了挥剑求一快的杀机。

  想到小文杀人如切菜,王大人连声音也有点抖了,道:“小文……小文……文姑娘,有话……好好……说。”

  惜玉也觉着不对了,此刻的小文姑娘,似是杀红了眼睛,有着见人就想杀的冲动,尤其是她心中有点记恨的人。

  杜望月、吴铁峰,都是警觉之心奇高的人,感觉到不对,立刻向中间靠来。“望月,小文姐有些不对劲啊!”惜玉道:“好像有点疯了!”

  “不会的!小文姑娘内功精湛,怎么突然疯了呢?”杜望月一面留心小文神情的变化,一面还要兼顾敌情,看对方是否有所行动。

  其实,杜望月和吴铁峰,也从小文两道目光中发觉了浓重的杀机,似乎是随时都可以出手,杀了王少卿。因为,小文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,暴射出了毒蛇一般的光芒,一直未离开过王少卿,不但看的王少卿一身冷汗,杜望月和吴铁峰也被小文的举止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如若小文突然出手,以她的剑招之快,变化之奇,杜望月、吴铁峰都没有把握能一剑拦住小文剑势。

  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,在杜望月的脑际闪过,“梦幻之刀”,这是不是“梦幻之刀”的魅力,在役施着小文。

  不管如何,得先想个办法,制住小文,不能让她杀害了王大人。

  那将是尽倾九江之水,也无法洗清的冤屈,程小蝶也担不起,何况,做捕头的杀了他们全力保护的人,可是千古刑案的大笑话。

  杜望月决心一试了,两害相权取其轻,宁可个人失败损命,也不能让整个刑捕司受到伤害。

  事情突然的大转弯,使得杜望月的心情沉重极了,既不能说,也不能有异样的表示,缓步行近小文,一面低声说道:“小文姑娘,总捕头可有吩咐,要我们如何应付情形的变化。”

  小文的人似在发抖,目光中的恶毒之光也更加厉烈。

  一直留心着杜望月行动的惜玉,也已看出了情势正在剧烈的变化中!但一时之间,却也把不住方向,正想呼叫杜望月,但却被善观变化、老于世故的吴铁峰阻止了,低声道:“惜玉姑娘,全力保护王大人!”惜玉吁口气,点点头。

  “总捕头,”小文茫然应了一句,道:“总捕头在哪里?”

  “那不是回来了吗?”杜望月伸手向小文右后侧指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