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四十八


  金百年极感尴尬,环视全场,没有他的座位。心中忖道:嫌犯是女儿,她都有座位,我这个陪审的父亲,要跪在花厅大堂不成。

  幸好王知府开了口,道:“替金百年安个座位。”

  立刻问有衙役搬抱木椅过来,放在左侧,金百年一欠身,道:“老朽谢坐。”缓步行过去,落了座位,和女儿摇摇相对,背对程小蝶。

  这也是王知府的安排,这个人老年成精,生恐看多了程小蝶心生怀疑,事后探问这个人,岂不是一个麻烦。

  真是顾虑周密,心细无遗。

  小雅呢?躲在花厅一角处,表面上无所事事,但她站的位置却能监视全厅中人的举动,连大厅门口外,也可以看到。

  王知府吁一口气,道:“金小眉。”

  惜玉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,金小眉点点头,道:“犯女在。”站起身子,在惜玉搀扶下,走向堂案前面。

  “你身体虚弱,”王知府道:“不用跪下了,就站在堂口回话。”

  金小眉道:“谢大人体惜。”

  金百年看的开心极了,忖道:这个王知府啊!实在是一个爱惜子民的好官,我金某人,一定要尽心尽力地帮助他,让他官运亨通。

  程小蝶就坐在金小眉对面,看的十分清楚,这个娇弱的姑娘,确实不会武功,一刀毕命,刺入了新郎心脏要害,一个娇弱女子,不可能认位那么准确,也没有那样大的气力。但新房门窗紧闭,没有破坏痕迹,凶刀又握在她的手中,这凶手又会是谁呢?这确是一件大费思量的凶案。

  但闻王知府道:“金小眉,你和新郎马敬文,是如何认识的?”

  “在一次朋友的宴会中结识,此后就时常往来,马敬文学识丰富,人又文雅多礼,家父也对他评价很高。”金小眉道:“所以,马家派人前来提亲,家人就一口允婚。”

  “你和马公子结识多久?”王知府道:“马家何时派人到府提亲?”

  “约有半年时光,”金小眉道:“但成亲日期,约在允婚一年之后。”

  王大人道:“为什么?”

  “家父要建一幢宅院,作为陪嫁,”金小眉道:“竣工费时,一年多才建好新房。”

  王知府点点头,道:“这一年多中,你们可有往还?”

  “家父钟爱敬文,常邀马公子寒舍便餐,也陪小眉弹琴赋诗,相处甚乐。”

  只听她答话的文雅,就是一个读书甚多的才女。

  “对马公子之死,你是不是很伤心了?”王知府道:“为了澄清案情,你要坦诚。”

  “是!新婚之夜,小眉因疲劳太甚,身体又弱不能支,竟自先行睡去。清醒之后,我却手握凶刀,敬文也已气绝而逝,天啊!我竟杀了自己丈夫!我惊恐过甚,大声呼叫,护院破门而入,小眉已肝肠寸断,急怒交并中,神智忽然迷失,如非家父延医诊治,小眉恐怕已追随先夫于泉下了。”

  “唉!当时情景,我也看到,真是难为你了!”王知府脸色一正,口气也变了,冷冷地说道:“在你和马敬文相识之前,可否结交过男友,你要从实招来,不可隐晦。”

  “家父钟爱小眉,无微不至,但家教却严,小眉从未单独踏青游荡,出必护卫相从,数名丫环和嬷嬷伴随同行,马公子之前,也没有结识过任何男子。”

  “你美丽动人,岂会无人钟情?”王知府道:“有没有缠绕你的男子,你总该清楚吧?”

  “小眉确实不知,唉!纵有其人,也无法近我之身,小眉只结识过一个男友,就是马公子。”

  王知府道:“你和马公子,可曾和好?”

  这就问的有点轻佻了,金百年有点火,但他也很想了解内情,父女之间又不便谈论此事,就忍下没有发作。

  金小眉满脸羞红,但仍然大方地说道:“马公子知书达礼,人又君子,少年男女,日久相处,情难自禁时,耳鬓厮磨则有,但敬文从未失礼到要强度关山情景。新婚之夜,小眉又累极睡去,醒来大恨已成,所以,小眉至今仍是处子之身。”

  王知府想不出还有什么好问的了,点点头,道:“麻烦你们父女,到此一行,退堂。”

  抖抖袍袖,起身出了花厅,小文和何大光也相随去。

  张宝善、程小蝶也跟着悄然走了。

  排列两侧的衙役,鱼贯退出了花厅,只有王坚还陪着贾英站在花厅门口低声交谈。

  惜玉扶着金小眉,道:“金姐姐,可以走了。”

  金小眉似是个很多情的人,也许是她的生活太寂寞了,连个要好的女朋友也没有,惜玉对她一番照顾,竟使她动了感情,握着惜玉一只手,道:“姐姐,跟我到寒舍中住几天吧!我们一见如故,小妹有些舍不得离开你了。”

  惜玉心中忖道:固所愿也,不便请尔,但也不能自作主意。目光转动,看不到一个可以作主的人,只好沉吟不语。

  “跟她去,闺房相处,联床夜话,也许可以探出一些心中的隐秘,但不许超过三天。”

  惜玉听出是程总捕头的声音,施用了传音之术,传达令谕,造就装作一番道:“好!我也有着相遇知己的感觉,”回顾仍站在厅角小雅一眼,道:“禀告我姨丈一声,就说我到金姑娘家中作客去了,快则两天,迟则三日,一定回来。”

  小雅遥遥一躬身子,一个是字,真是唱作具佳。

  金百年哈哈一笑,道:“府台大人通情达理,不会责备姑娘的,真要有事,老朽替你担待。”

  “多谢金伯伯。”惜玉说完放话,又深深地躬身一礼。

  乖乖,表现的精采传神,入木三分,金百年高兴地捋着胡子笑着道:“乖乖女啊!小眉,你们一轿双乘,回到家,我要好好谢谢你这位初交的闺中好友。”

  在重重护卫下,惜玉和金小眉上轿走了,金百年随在轿后,贾英落后一丈远,以便于观察四方突现的变化,这个人足智多谋,又小心谨慎。

  王坚也很小心,目送金百年等一行人远去之后,才缓缓退入花厅。

  退堂离去的王知府,又回到了花厅,只不过,已脱下官服,换穿了一件长袍,小文就站在他身后。

  程小蝶还是扮书办的装束,带着短髭和山羊胡子,小雅没出现,想是躲回房中了。

  王知府挥挥手,王坚退出了花厅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