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三十一


  “手下留情,未伤一人,”天枫道长,道:“比起当年的佛光上人,还多一分仁慈,难道他是上人的传人?”

  “不可能啊!”贾英道:“上人已涅盘六十年,从未听说过他收过弟子,再说那套剑法,并无佛意,而且是杀机凶厉,招招可以断腕取命,但它留劲不发,点到即收,不是剑法仁慈,而是运剑人的心地善良……”

  天枫道长接道:“说的也是,这就叫贫道想不通了。”

  “唉!梦幻之刀还未出现,却多了这么一组强敌!”贾英道:“要护守三宝,恐非易事了。……”

  只听一声长笑,破空而来,一条人影,由高空直落下来。

  全场中人,都看的呆住了,这个人不是施展绝顶轻功而来的,而是由半空中飞来。

  贾英反应敏锐,不看来人,先抬头向空中看去,隐隐约约看到一团黑影,直没高空,心中一动,但却没有点破。

  反应稍为迟缓一点的人,抬头看去,只见明月在天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  看不到,心中就多了一分怀疑,这个人会飞,是由高空飞过来的。

  轻功绝高,踏雪无痕,快的人目不暇接的高手,给人一种神出鬼没的感觉,但他还是用脚跑来的,只是跑的快罢了,但绝不是飞。

  可是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飞来的。

  月光下,只见来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银灰长袍,整个人都蒙在那一件长袍之中。

  是的!银灰色,在明月之夜中,更易和月色溶为一体,也更难被人发现。

  如非适才两个黑衣人,闹的人心惶惶,场中人大半是老江湖,对事情的看法,都会依理推断,不至乱了章法。但此情此景之下,人心慌惑未定,就难免有点奇怪的联想了,而未作深究。

  第一个联想是这个飞来的人,和两个黑衣人是同伙的,以他飞行绝迹的身法而言,技艺尤在黑衣人之上,手中兵刃变化之奇,当然也会比黑衣人高明,但他会不会和黑衣人一般,有着仁慈的心肠呢?

  如果不是,这一战就伤残累累,尸横庭院了。

  银衣人缩在宽大的长袍中,肃立不动,满场英雄自思自想,自己吓自己,吓的一个个噤若寒蝉,数十人的大场面,静的落叶可闻,听不到一点声息。

  贾英的目光环顾全场一周,凝注铁翎的脸上一阵,笑道:“今夜真正大开了眼界,高人连翩出现,叫人目不暇接。朋友,深夜造访,可否说明来意呢?”

  银衣人身躯未动,头脸双手,仍缩在宽大长袍中,但一个沙哑、阴冷的声音,却由长袍中冲了出来,道:“金百年何德何能,坐拥三宝数年之久,老夫今夜来此,只想取回属于老夫的东西!如肯交出,老夫掉头即去,也不问其他的事了!”

  贾英心中忖道:终于点出主题来了!口中却道:“不知哪一样是你老人家的东西?”

  “水火相济”,银衣人道:“那只是一块顽石,金百年留它无用,交出来,与他无损!”

  “既是一块顽石,”贾英道:“满山遍野都是,老先生又何苦如此大费周折,布下了惊人的骗局,岂不是小题大作了。”

  一面和来人对话,一面顾视全场,群豪经此一段冷静思虑,大都恢复了豪气,战志也在复元之中,也该揭开这个老人的秘密了。

  银衣老人怒道:“老夫布下了什么骗局?满口的胡说八道。”

  贾英也在细作推断,由连番对话之中,判定了来人不是梦幻之刀,心中有点失望,但也激起了放手一搏的豪气。决心正式揭穿布局,使群豪战志尽复,也准备诉诸武功,一决胜负了。

  “老先生希望我说出来,贾某人绝不会让你失望,当今之世也许真有介于人仙之间高手,能驭风而行,也有剑道中绝顶高手,驭剑飞行,杀人于百丈之外,但阁下既无能驭剑,也不能驾风,骑一只大鸟,由高空跳下来,能够不受伤害,全仗那件大袍,帮助卸去坠落的劲道。当然,这也要下一番功夫,练它个一年半载的才能熟练,大袍采用银辉颜色,是为了配合月色,扬州的二分明月夜,也没有大白天看得清楚,但会给人一种错觉,明月在天,看得十分清楚了。”

  这番话,有着极强的说理基础,就算不全是事实,也让人心悦诚服。

  果然,围守在四周的群豪,个个神情尽动,战志尽复。

  “说的好,金百年请了你这么一个总管,也算是有目有珠了。”

  宽大的银袍突然裂开,出现一个全身银白劲装的中年人,胸前长髯飘动,喝声道:“金百年在哪里,要他出来和老子对质,看他肯不肯承认,侵吞了老子的水火相济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