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三十


  铁翎仰脸望着一轮明月,看天色已近三更时分,放鹤楼虽然传出了警讯,但却听不到激斗喊杀之声,那是说明了一种现像,有敌人接近了中枢,但却人数不多,可能只是一两个人,但却是非常杰出的高手,正在和负责防守放鹤楼的高手缠斗。

  幸好早去了一趟花园,熟记放鹤搂的位置,带着王剪、严方,直奔放鹤楼处。

  事情果如铁翎的判断一样,放鹤楼上已灯火通明,敌人只有两个,穿着黑色的夜色衣,正在楼下广场上和金宅中高手拚杀。金宅中人已倒下六个,但至少还有十几人守在楼下的大门处,贾英和天枫道长全都赶到了现场,只站在一侧观战,并未加入战关。

  场边四周,站了三组人手,各有一定的方位,一看就可以猜出是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大防区驰援而来的人手,每组三人,都是分由一半人手赶来,各区主帅,率领着最精锐的两位副手赶来助战,连铁翎这一组,刚好是十二个人,加上贾英等一批人手,分成五个方位,隐隐成合围之势。

  贾英距离搏杀的现场最近,带的人数也最多,一马当先,行近现场,身后紧随着四个疾服劲装的中年人,想来都是负责截杀小组中的高手。

  但他很沉着,只是缓缓逼近现场,似无出手的打算,却全神注视现场战斗,似是想由来人出手武功中,推判出两人的来路。

  两个入侵的黑衣人,个子不大,可是胆子很大,对合围之势,似是没有放在心上,对逼近的贾英五大高手,也是视若无睹,全心运剑,迎击合围而上的四个金宅武士。

  这些武士有多少分量?贾英心中最是清楚,他对这四个人,似是有着很强的信心,一直未下令再加人手。

  事实上,四个武士展现的技艺,相当精湛,四把秋水雁翎刀,极尽变化之能,忽而千锋聚一刀,泰山压顶一般地劈下来,刀风带起了一片啸声。

  如此奇幻凶厉的刀法,人再多一些,就很难展现威力了。

  两个黑衣人,各执一把长剑,看不出剑上有何威势,但四个武士就是无法逼开两人的剑势。

  对这四个刀客的刀法,铁翎十分佩服,自己手中的一把雁翎刀,就未必能胜过四人。但对两个个头不大的黑衣人,能久战不败,心中实是有点不服,全神贯注,细看两人剑法,何以能在四面八方的刀势猛攻中,站立不动,有如一柱擎天。

  仔细观察之下,终于发觉,两人剑势的奇幻之处,有如春蚕吐丝,剑势绵密阴柔,寓变于缓,看似柔弱无力,但变化却是奇奥难测,每当刀势近身时,剑势总是抢得先机,不是剑尖指到敌人握刀的脉穴,就是搭在了握刀的手腕上,逼的敌人收扣退避。如若刀势不止,就先行撞在剑上了,那可是破脉断腕之疼,立刻将失去再战能力,任人宰割了。

  铁翎惊骇极了,遍思毕生际遇,从未见到过这样剑法,看似任敌人进退如风,刀法变化万千,其实,全在剑势的控制之下。

  但两个黑衣人,总是剑下留情,点到即收,如有伤人之心,四个刀客,早就断腕弃刀了。

  他们为什么如此仁慈呢?这是一场凶险的拚战啊!

  铁翎心中充满惶惑,也十分不解,看向地上躺着的六个武士,心中忖道:这六个人是怎么伤的呢?人躺下了,却不见伤痕血迹?

  但事情很快有了答案,只见左首黑衣人,剑法忽然一变,由刀势空隙中逼上一个刀客的咽喉,那人微微一呆,黑衣人左手已点出一指,正中刀客晕穴,刀客身子摇了两摇,倒在地上。

  晕过去了。

  铁翎敬佩极了,连出手的勇气,全被吓的飞到九宵云外了。黑衣人不但能随时断人之腕,也可以随时取命,如此的技艺境界,已不是贪生怕死的事了,而是白白送上去让人杀掉。

  只听贾英喝道:“退下来!”

  事实上,三个刀客,早已越打越怕,咬着牙在忍受折磨,贾英给了一个台阶,三人立刻退下,也不妄想替同伴出口气了。

  今夜现场中人,都是高手,大都看出了一些苗头,贾英喝退了寒山四刀,竟无人再请命出战。

  贾英心头苦,却又无法说出来,到现在为止,以他的博学自负,还瞧不出这两个黑衣人用的什么剑法,也未想出破解之道。

  但现下情势,却逼的他无法退缩,只有硬着头皮顶上去了,总管身分崇高,有时却干的辛苦。

  但他心机极其深沉,心中虽然恐慌,但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,缓步逼近两个黑衣人,道:“两位可是梦幻之刀的门下?”

  右首黑衣人错后半步,看样子一切事情都由左首的黑衣人作主。

  蒙面黑纱中透出两道神光,凝注在贾英的脸上,却不闻回答之言。

  但贾英却凝神倾注,听得十分用心。

  黑衣人好像在施屐“传音入密”之术,只有贾英听到他说些什么。

  贾英不停地摇头,想是不同意黑衣人提出的意见,回答黑衣人话时,却是公开地回应,道:“这些困难,我们受雇的是东主,保护他的传家之宝,无权作主请人参观,我们也知道觊觎三宝的也非你朋友这一伙人,梦幻之刀和他的一些属下,是我们心目中最强劲的敌人之一,你朋友如同天降神兵,来的全出意外,我不知你朋友是何许人物?但已知是最强的敌群之一,你朋友一定要看,只有把我们全数撂倒,那就任凭取阅了。”

  由贾英的回答中,场中人大都已了解了部分内容,黑衣人提出个说明,只是见识一下三宝,并无盗取之心。

  但却为贾英严词拒绝了。

  想像之中,一场恶战,又将展开。

  天枫道长突然向前两步,抽出背上长剑,道:“贾总管请让开一步,让贫道领教一下这位施主奇幻的剑术。”

  说奇幻倒是由衷之言,这位出身武当的剑术名家,也弄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剑法?如藤蔓绕树,柔丝缠腕,不着一点力道,剑势总是在敌人手腕上转动,这等剑法还有一个特别之处,不论敌人攻势如何的猛烈,都摆脱不开,它却一点也不费气力,那是说他们可以久战不疲。

  “道长,你是一代剑术名家,贾英今日拚上这条命,也要找出这套剑法破绽,你老人家就仔细地观战吧!希望我这番牺牲有点代价。”伸手由怀中取出一把铁折扇,道:“我来领教!”

  神色冷肃,一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神情,似明知这一战凶多吉少,却有着慷慨赴死的豪壮。

  左首黑衣人突然一个转身,一招手和右首黑衣人联袂飞起,破空而去,身法快速,有如蝙蝠宵飞,消失在明月光辉之中。

  这两个黑衣人来的突然,打倒了七个武士,除了贾英听到他一阵传音言语外,没有大声讲过一句话。明明已慑敌心神,胜券在握,却又突然离去。打倒了七个人,不见一滴血迹,存心十分仁慈,胸中全无杀机,来如闪电,去如飘风,也未留一点痕迹。

  贾英长吁一口气,道:“神秘啊!神秘,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,究竟是何方神圣呢?”

  天枫道长道:“先救人,再研究这一对怪人的来历。”

  在场之人,不少是江湖阅历丰富之士,也都在心中琢磨,但却无一人能想出这两个黑衣人的来历,除了觉着他们有点瘦小之外,别无特征。

  点穴的手法倒不特殊,一阵推官过穴,七个人全醒了过来。大家运气一试,全都毫发无伤。江湖对决,刀剑过招,能遇上这菩萨心肠高手,是绝无仅有的幸运,真是祖上有德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