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二十八


  事实上,就算武功不错的高手,也很逃过三支匣弩的配合攻袭,这一场拚杀,很可能会造成很大的伤亡,铁兄对此事有何指教?”

  绕了半天的弯子,原来是这么回事,要铁翎表示意见,是要求证一下官方的态度,一旦杀伤重大,官府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?

  铁翎傻了,以法论法,江湖上快意恩仇,民间的违法械斗,官府中的捕快,就是要制止这些事情。

  但千百年来,这种江湖恩怨,牵连广泛,除了一些涉及到政权朝臣的大阴谋外,江湖上正邪之间,帮派恩怨,财富牵缠,构成了一种生活锁链,隐含着微妙的消长之机,只要不涉及善良百姓人家,无人出头报案,捕快衙役,也就眼睁眼闭的,不闻不问。

  沉吟了良久,铁翎才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明火执杖,攻入民宅,放火行凶,罪本该死,杀之何惜。”

  铁总捕头,不能不表现出一些担当,但用词已极小心。

  贾英笑道:“说的是,金宅辽阔,铁兄是南方一区主帅,有此事,也就未必能够看得到了。”

  天枫道长笑一笑,道:“真是委屈你铁施主了!”

  铁翎苦笑一下,道:“你这出家人,已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就不怕手沾血腥,铁某人有你这种世外高人的朋友,不认也不行了。不过,有件事要说明白,我加入这场搏杀之战,是要追缉杀死马公子的凶手,案子不破,事情不能算完,谁也不能中途罢手。”

  “这一点铁兄放心,金姑娘的嫌疑洗不清,贾英也无法向东主交代。”

  铁翎点点头,道:“老道士,你怎么说?”

  天枫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只要我还能行动,绝不会中途抽腿,难道还要我这出家人立誓不成?”

  “有你这句明确的话就行了,”铁翎笑道:“老道士发誓赌咒的事,还未曾听过,免了,免了!”

  贾英容色一整,道:“金府三宝,就放在花园中的‘观鹤楼’上,那里应该是扬州城中最高的地方,楼上最高处,叫作放鹤台,那里重重机关,除了敝东主之外,贾某也不敢涉足……”

  “慢来,慢来!”铁翎道:“是怕机关埋伏不敢去?还是金府禁忌不能去?”

  贾英吐出一口长气,把上升怒火压了下去,笑道:“东主下令,不得擅入,贾某人就没有机会试试放鹤台内的埋伏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”铁翎道:“敌人闯入了观鹤楼,我们如何得知呢?却又如何施援?”

  “用钟声传讯!”贾英道:“施援的事,由各区主帅自作判定,觉得可以抽调出人力施援,也希望留下一半力量,固守防区,肃清残敌。”

  铁翎心中忖思:这个人调度有方,似是个熟读策谋、深通兵法的人物。这个人究竟是谁呢?口中却说道:“不知那梦幻之刀,是否会来?”

  “不知道,”贾英摇摇头,道:“天枫道长亲率六位江湖上最擅追踪的高手,查了七日之久,线索完全中断,他的人是否到了扬州,都不知道,哪里能够预料他会否出现?”

  铁翎心中暗想:这梦幻之刀,可算是江湖上第一神秘人物了,声誉传诵于江南道上,名震七省,但真正能把他的形貌描绘出来的,却无人能说的清楚,也就是说,没有人真正地见过他,传说的梦幻之刀,有如他役刀杀人的传说,还是个不解之谜。

  “贫道原本认为梦幻之刀,传诵于江南道上的怪异事迹,有点言过其实,至少,追出他的行踪,应该不是太难的事,想不到这一趟追觅行动,使贫道感觉到,再追行个一年半载,也找不出梦幻之刀的行踪,而且,这种感觉非常的明显,所以,罢手不追了……”

  一代剑术名家的天枫道长,如此地自灭威风,使铁翎大感意外,暗道:老道士这一次的挫折感,似是很重,究竟遇上了什么事情呢?

  天枫道长长长吁一口气,又道:“要见梦幻之刀,最好是随缘了,用不着刻意去找他,那会花费太多的时间,又未必有效。”

  “神秘到行动如风,不留痕迹,的确是有些可怖,”贾英道:“但也能激起人强烈的斗志。不过,现在,用不着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,来日方长,贾某人就不相信,梦幻之刀,是一个不能解开的神秘……”

  “对!我们找的是杀人凶手!又何苦沉迷于追觅一个人的行踪呢?”

  “铁兄说的对!”贾英道:“王剪、严方,是江南一带年轻一辈中,高手中的高手,难得的是聪明和应变的能力,亦属一流,是两个可用之才,兄弟特别援入铁兄手下。”

  “这一点,铁某很感激,”铁翎道:“如论江湖身分,我和他们只是在伯、仲间……”

  贾英笑一笑道:“还有一点说明,一旦金钟传音急乱,那就可能是放鹤楼陷入危境,就要尽可能抽出人手,赶援观鹤楼了,如有特别需要铁兄帮助之处,兄弟会派人另作通知,现在告退。”

  站起来转身而去,天枫道长竟也起身,一语未发,随同而去。

  铁翎没有送客,心中却在琢磨着贾英最后几句话的含意,观鹤楼陷入危险,应该是指三宝已被人抢夺而去,还是别有所指,金钟急乱,应该是说指挥的枢纽,已受到危害,大力回援,是弃车保帅了,应该指的是金百年才对,这么推断起来,金百年会一直坐镇放鹤楼,亲自决定大计了,爱女之心,表露无遗……

  经过了一天睡眠休息,铁翎精神尽复,穿着金府特制的武士装,步入金府的花园之中。花园很大,百花交植,用心在使园中经常有花盛放,袭人的花气,不致中断。

  在群花环绕之中,耸立起一座高楼,似是淡青色石块砌成,非常整齐,楼的造型,也微向内收缩,想是求其稳固。

  高楼周围的花树,都被铲去,四周空出了一大片土地,还铺了白色石灰砖,不但是一处决死的好战场,也有防人接近的作用,地上一面白,人物就清晰可见了。

  浏览花园一周,也看出了园中几处藏身之处,这花园中也早有了防守的安排。

  本是一座设计悦目的花园,但因僻出了一片主地,破坏了整体之美,看上去就有点缺憾了。

  夜幕垂下时,铁翎也进入了负责守护的金家南院。

  快刀王剪、铁拳严方,马修、马强,四大副手早已在庭院中等候。

  “今夜风住雨歇,夜色清新,”王剪道:“初更之后,将升起一轮明月,发现敌踪的机会,就大为增强,不知该如何应对?如能先得主帅指示,可免去错失先机的误差。”

  “对!”铁翎道:“四位各凭才艺,自行应变,能够自己处置,就用不着再行请示,而且出手也不用留情。”

  王剪微一欠身,道:“敬尊吩咐。”一个大转身,身如掠波海燕,飞入三丈外一株大榕树上,隐人沉密枝叶丛中。

  那正是上一夜敌人出现之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