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二十二


  第 六 章

  杜望月人很清醒,两人交谈,听得清楚,暗道:要我入药,是何用意?此点可疑,必得查个清楚才行。

  但闻周嬷嬷说道:“惜玉,你不是喜欢上这个小子了吧?”

  “不会呀!”惜玉道:“阁中规戒森严,我哪里敢动外向之心,这也就是我不敢把他交给嬷嬷的原因。阁中有明文规定,已过关的人,中途醉倒,可留至酒醒后,再续应试。当然,如若他酒醒后,不愿再行应试,那就算过了这最后一关……”

  蓝衣妇人冷笑一声,道:“阁主的命题,已然备妥,这个人如是真有才气,周嬷嬷倒希望他能顺利过关,你惜玉姑娘也可以如愿以偿了。”话说的充满火气,似是展开内讧了。

  惜玉笑一笑,道:“周嬷嬷,惜玉照阁中规矩办事,不敢稍有违误,周嬷嬷见谅。”

  周嬷嬷脸色铁青,缓步行近杜望月,蹲下身子,缓缓伸出手去。

  杜望月很沉得住气,呼吸均匀,沉睡如故。

  惜玉紧张的心都停止跳动了,但她咬着牙没有出声,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容。

  周嬷嬷没有伤害社望月的举动,收回了伸出的手掌,转身而去。

  但却对惜玉似是流露出了极度的不满。

  惜玉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帮我把杜爷抬下去。”

  杜望月根本十分清醒,这里发生的事,他心中明白的很,但他不能站起来,有所行动,只好让惜玉和那青衣女婢,抬着行入了一个房间中,放在一张木榻上。

  惜工挥手对女婢,道:“守在外面,有人来时就叫我一声。”

  青衣女婢笑一笑,道:“我大声招呼来人,以代通报,姑娘请小心一些。”转身而去,走就走吧,还回头带上了房门。

  用不着惜玉招呼,杜望月已挺身坐了起来,四顾了一眼,发觉是个布设很简单的卧房,不像是惜玉住的地方。

  “这不像接待文阁魅首的客房啊?”

  “你还有心说笑?”惜玉道:“人在鬼门关前打个转,不觉得有些幸运么?”

  杜望月笑一笑,道:“有姑娘保护,在下感觉到安全的很。”

  “我!怎么保护你呀?”惜玉道:“周嬷嬷那一掌拍下去,你就算一身武功,也难留得性命。”

  “这果是风月之地,烟花场所,只有美人送情,”杜望月笑道:“怎么有杀人情事?”

  惜玉道:“不用再装作了,我相信你一直很清醒,装醉也装的入木三分,周嬷嬷心中虽然有点怀疑,还是被你骗过去了……”

  杜望月点点头,道:“如若我没有走眼,姑娘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,文阁中四大美女,可都姑娘一般,身怀绝技么?”

  “绝技,太抬举我了吧?”惜玉道:“练几招花拳绣腿,用作强身而已,哪能当得绝技之称。”

  看她坚不认账,杜望月也不再深究,叹道:“姑娘不愿谈,不说也罢!但护我之情,在下铭记在心中。看来此地已不适合我再留下去,姑娘珍重,在下就此别过了。”

  说走就走,站起身子,向外行去。

  惜玉突然一伸手,抓住了杜望月,道:“真的要走!”

  “周嬷嬷多疑,我相信她会暗中监视着姑娘的举动,在下留在这里,对姑娘有害无益。”杜望月道:“我去之后,事如春梦了无痕,姑娘随便找个理由,就可应付过去。”

  惜玉摇摇头,道:“这件事有些反常,周嬷嬷一向不理会我们的事,只是传达阁主的诗稿,难道真的要选你入药,那就麻烦大了。”

  事情入港了,四凤楼中又一件大秘密,可能会在无意中被揭发出来,打铁趁热,杜望月乘势追问道:“要用活人入药?从未听闻,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

  惜玉道:“这是一桩很大的机密,我也所知有限,但已足够骇人听闻了,小女子也是为此而来……”

  原来是男女之间的轻松情事,一下子变得十分严肃了。杜望月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姑娘,说明白,不过,我要听真话。”

  “当然,在我未说内情之前,先请教两件事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请说!”

  “杜爷可是江南名捕杜望月?”惜玉道:“我也要听真话。”

  杜望月呆住了,吁一口气,道:“你早已知道我的身份了,不错,区区正是杜望月。”

  “皇天不负苦心人啊!”惜玉道:“一年多来我日思夜梦的,就是希望能遇上你……”

  “慢来,慢来,”杜望月道:“我们是从未见过,我也是第一次进入四凤楼中的文阁,姑娘怎会一眼就认出在下呢?”

  “事怕有心人呐!我们没有见过,但我对你的形貌、人品,打听得十分清楚,你名满江南,识你之人很多,打听这些事并不太难,”惜玉道:“难的是如何才能见到你。我想过去找你,但太冒险,想到你早晚会来这里,却未想到你来的如此之快,也许是先父阴灵有知,牵你到此。”

  杜望月虽是一代名捕,办案无数,但是也听得心头茫然,苦笑了一下,道:“姑娘,你自说自话,在下很难听出个所以然来,可否说得清楚一些。你是谁?急于见我,究竟为了什么?”

  惜玉沉吟了一阵,道:“现在,处境危险,长话短说,找你为了报案,替我父亲雪恨,我花尽心血,混入四凤楼,就是为此。”

  杜望月点点头,道:“有一点头绪了,令尊是……”

  “冷面神医谭执中。”

  “当今三大神医之一,谭姑娘,在下失敬了。”杜望月站起身子,抱拳一礼。

  惜玉苦笑一下,道:“神医加上冷面二字,就有些欠缺医德了。”

  “谭神医名满天下,医术武功,并重江湖,”杜望月道:“以令尊之能,怎会遭遇意外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“善泳者,溺于水,家父一生精研医术,却被人入了药,”惜玉道:“详情无暇追述,我也被列名追杀,但我不喜医道,很少随家父走动,江湖上认识我之人不多,这就给了我一个逃命的机会,伴我多年一位女婢,又代我而死,松懈了对方追杀,我在这个悲惨遭遇中,很快成熟。细把往事思量过,由家父遗物中,找出些蛛丝马迹。所以,才费尽心血,混入这四凤楼中,直到今日听到周嬷嬷说要以你入药,触动心弦……”

  “周嬷嬷要见姑娘么?”守在门口的女婢,大声呼喝道。

  杜望月跃上卧榻,惜玉已帮他脱下鞋子,盖上棉被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