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梦幻之刀 >
十六


  王知府一皱眉头,道:“说下去啊,难得杜司主也在这里,我们无能解决的事情,正好能由刑部接手……”

  杜望月笑一笑,欲言又止。

  张宝善吁口气道:“这是多年累积而成的形势,恐也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善,放眼举国能吏,比美大人者不多,大人不能,又有何人具有此能。事实上十大富豪,各具实力,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,也可保太平无事,怕的是一两家无限扩张势力,超越同侪,生出霸主之心,那就可能互相倾轧了,这时刻,就需要扬州府用点手段,帮助弱者了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啊,”王少卿道:“不能一刀斩除,只有让他们互相牵制,暂保现状,以待机会了。”

  杜望月一直不肯开口,王少卿只好当面请教了,笑一笑,道:“这方面杜司主有何高见?”

  “张师爷说的不错,十大豪门拥江湖高手自重一事,宜缓图之。”杜望月道:“重要的是,江湖上的杀手之王,也已经混入了扬州城中,此人诡诈百出,武功高强,很难对付,更可怕的是他有一批属下,助纣为虐,而且配合的十分佳妙,几乎是无往不利。所以,他每到一处,必引起一阵血雨腥风,是一个叫人十分头疼的人物。”

  王少卿想起了昨夜被刺一事,道:“如果是杀手,必须有银子,才会出刀,可是扬州城中,有谁会花银子买我的性命呢?”

  铁翎吃了一惊,道:“大人,你遇上了刺客?”

  事实上,王少卿一直没有告诉铁翎遇刺的事,算算时间,当时,两人都处在十分险恶的境遇中。

  该是说清楚的时候了,因为,杜望月双目凝注在王少卿的脸上,眼光中满是关怀。

  王大人很仔细地说明了遇刺经过,但却把贾英认识那黑衣人一事,隐了过去。

  铁翎听得微现怒容,道:“必是有人买凶行刺,这个出钱的雇主,就住在扬州城中。张师爷,心中怀恨大人的人,不会很多,查查看,我要尽早把这个祸根挖出来。”

  “铁翎,这件事不用太急……”王大人表现出了雍容大度,道:“急的是早些查出杀死马公子的凶手,金百年已布下十面埋伏,急需你参与其事……”

  “这……”铁翎为难地道:“刺客已和大人照了面,岂肯轻易放手,保护大人的安全,才是当急之务。”

  “铁总捕头,”王大人道:“本府生死,如何能比得新房血案重要,围捕梦幻之刀,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,此案不破,马提督岂肯罢休,金百年要你易容进入金府,要行踪隐秘,你早点去吧!府衙中事,有王副捕头、何大光和几位捕快班头,日夜防守,你也应该放心了!”口中说话,右手连挥,大有逼迫铁翎尽快动身的意思。

  铁翎有着很多话想说,夜访四凤褛的经历,恶斗红裳的过程,但王大人一直催促,只好长话短说地道:“属下这一宵经历,杜司主大半目睹,就由他代作说明了,属下这就赶往金府,就此别过。”抱拳一礼,转身而去。

  目睹铁翎背影消失,朴望月微微一笑,道:“大人,有何重要赐教,连铁总捕头也不便与闻?”

  王少卿怔了一怔,突然大笑道:“厉害呀!杜兄,其实,不是有意的不让铁翎知道,只是怕影响到他的心情,一旦胸有成见,形诸于外,就影响到他和贾英的合作了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愿闻其详!”

  “贾英这个人!”王少卿道:“杜兄听过吧?”

  杜望月摇摇头。

  “名不见经传,但却是顶尖高人,”王知府道:“不但武功奇高,谋略亦非等闲,能耐心忍性,装作声色不动,是个很可怕的敌人。”

  “大人,能不能举出一个例子来,杜某人也好参详参详。”

  王知府点点头,把贾英认识刺客,连同他看到切开水火相济石珠后的表情,也一道说了出来,只不过把自己的评断隐了起来,就算在杜望月的面前,王大人也隐藏了一些智慧的锋芒。

  杜望月有点震动了,但极力保持着镇静,道:“刺客一下子出动了三个人,倒很少见,很像那位杀手之王的作风,但他不会主动杀人,正如大人推论,必有人出价雇他动手。贾英既然认识,自然有机会使他说出来,倒是那颗水火相济的石珠,切开之后,是个什么形态内容,引起贾英的怦然心动呢?”

  王少卿心中忖道:你不是也怦然心动了么?看来,那石珠确有宝贵之处,只是江湖上知道内情的人不多。心中念转,口中说道:“金百年说它山不像山,水不像水,我看像一幅画,坏的图画,也有点像太极图……”

  杜望月点点头,道:“此物能引动梦幻之刀,自有它可贵之处,大人想如何下手办理此案呢?”

  王知府道:“先擒下梦幻之刀,查清楚马公子被杀经过,给马提督一个交代,再追缉刺杀我的凶手,绳之以法。”

  杜望月道:“传说金百年是扬州城中第一富豪,手下高手,除了贾英之外,还有何人?”

  “十大富豪都尽力保守隐秘,不让实力外泄。”王知府道:“金百年虽然很尊重我,但仍保留很多,除了贾英之外,还有一位天枫道长,其他还有很多高手,只可惜我不知他们的姓名,唉!其实,他们是不是高手,我也无能分辨。”

  杜望月笑一笑,道:“大人虽然读书万卷,博学多才,但江湖中事,五经四书上可没有记载,大人,又怎会知晓的太多呢?”

  王少卿吁口气道:“说的也是,铁总捕头和杜兄是在哪里见面的?”

  “地下囚室,铁兄还经历了一场生死恶战……”杜望月把如何和铁翎会面的经过,仔细说了一追。

  王知府听到红裳役蛇由袖口窜出时,脸色大变,似是对蛇的畏惧,尤过遇上刺客。

  “可要本府出动府卫中三班捕快,赶去四凤楼中拿人?”王知府道:“当然,如果情势有变,我也可以要守备将军,派兵马参与行动。”

  “那是打草惊蛇了,”杜望月说道:“缉捕杀手飞贼,不宜大军出动,他们大都善长轻身提纵之术,翻房越屋,如履平地,人多易乱,反而给他们隐遁逃走的机会。”

  王知府点点头。

  杜望月又道:“金府高手众多,也用不着我参与埋伏,金府中人,既然不知我已到扬州,暂时不用泄漏消息,我尽快把金陵待命的几个助手调来,我相信北、西、中三位名捕,如若无重大案件追查,近日都会赶到扬州,但他们如何一个来法,就非我所能预测了,他们都是办案高手,各人有各人的行事习性。”

  王知府道:“我要王副总捕头配合行事,不干与诸位行动,只供应诸位需要,不过,本府倒希望社兄安排个时间出来,少卿想瞻仰瞻仰三大名捕的丰采。”

  “大人愿不愿见一见刑部的总捕头呢?”杜望月道:“天下四大名捕,都是她统率的属下。”

  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尔。”王知府道:“听说总捕头是位美女?”

  “少见的美女,”杜望月道:“千娇百媚一佳人,杜某行踪遍天下,见过的美女多矣!但像总捕那样的美女,我还从未见过。”

  王知府道:“听说皇上也为她动过心,真应了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官粉黛尽失色了。”

  “真是好事不出门,绯闻传千里。”杜望月微微一笑,道:“不过确有其事,但我们的总捕头手段高明,不但让皇上的绮梦成空,反收她作了义女,以公主的身份兼领刑部总捕头,就无往不利了。”

  “如此才女,理当一见,”王少卿道:“这就要杜兄成全了。”

  “大人出使扬州,官名远播,总捕头也闻名久矣!”杜望月道:“如能修书一封,邀请她亲下扬州,查办奇案,不但奇案可破,大人也可一睹她的才慧风貌,岂不是一举两得?”

  “杜兄是说,总捕头真有着很强的办案能力?”王知府道:“不是虚……”虚什么?王大人突然住口不说了。

  “完完全全的真实本领,”杜望月道:“虚有其表的人,也无法统率四大名捕,我们都是真正地佩服她,不论是武功、才智,我们都不如她,四大名捕,只有一样比她高些。”

  “哪一样?”王少卿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年龄,”杜望月笑道:“比她痴长很多,她就任总捕头已近两年,还不到二十岁吧。”

  王少卿有点动容了,吁口气,道:“如此文武全才的人,岂可不见,少卿即刻修书请命。”

  说写就写,立刻命人磨墨修书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