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九二


  第四十回 昭然若揭

  柳青山果然是自己回答了齐敢的话。

  不过,他不是用口,是用手。

  他双手一错。霎那间就向齐敢攻出了七招五式。

  柳青山在长江帮中。是第一高手。

  活龙王楚长江。据说也比不上柳青山,甚至有人传言,就算集长江帮的五名高手同时出手,也不敌他一人。

  所以,柳青山很相信自己忽然出手,眼前这个瘦老人,结局只怕不死也要重伤。

  可是,柳青山当然很快就知道了结局。

  齐敢没还手。

  他依然还是立于原地,好像动都没动过一般。

  柳青山的七招五式出手时,齐敢整个的人就像木偶一般,随着柳青山的招式游动。

  柳青山一停手,齐敢马上站定在原处。

  不过,这回齐敢却是低下头瞧着柳青山说话了:“阁下这七招五式还不错。只可惜你用错了地方。”

  柳青山早已呆在当地了。

  他打从出道以来,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怪事,也是他头一次遇到比自己高明的对手。

  他虽然吃惊•虽然胆怯。但他却不失高手的气度,双手一抱拳,大声道:“尊驾武功之高,实在是柳某人生平仅见……不知尊姓大名?”

  齐敢还没回答。舒小倩已代为答道:“柳兄,他老人家是——齐老前辈,齐敢齐老前辈……”

  旗杆?

  柳青山虽然出生得晚,小了齐敢二十岁,但是对于这位当年的武林第一杀手,却也有所耳闻。

  只是令他还有些怀疑的是,一个杀手,就算武功再高,也不可能高到齐敢现在的这种境界。

  因为,杀手所要具备的功力,不是像眼前齐敢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如入化境的上乘武功。他要的是快、狠、准而已!

  而且,做为杀手,必然充满的杀气与邪气,根本就无法练到齐敢眼前的境界。

  柳青山自己就是杀手型的人物,他自己就曾希望代齐敢而为天下第一杀手。

  所以,他深知做为杀手,该学的是什么。

  齐敢现在的武功,已不是杀手型,而是君子型丁-

  所以,柳青山几乎不太相信眼前的老人真是齐敢。

  原因是,他既不知遭齐敢在桃花岛住了十六年,叉不知道金北岳把自己那一身奇遇,多半都转教了齐大叔。

  以齐敢的智慧,正是一点即透,武功真是一日千里。和半年前相较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  这从花飘香吃惊的脸色中,可见一斑。她在杭州初见齐敢之时,跟齐敢较量过,虽然不敌,至步还可以和齐敢动手一战。还可以逼得齐敢非还手不可。

  现在,花飘香明白,再和齐敢动手。只怕齐敢已经不必出招,就可以把她累死。

  柳青山倒退了两步。他忽然恭恭敬敬地一曲膝,向齐敢纳头便拜。口中大声道:“老前辈请受我一拜,以谢刚才冒昧出手之罪。”

  齐敢笑了笑。他挥了挥手,道:“算了!你请起吧!”

  柳青山仍然是磕了三个头,才站起来。他很小心的退了两步,静静地立于一侧。

  这时,舒小倩已经走到金北岳身边,瞧着金北岳,直笑。

  金北岳叹了一口气,道;“姑娘别来无恙!”

  舒小倩摇头:“金公子,你明明知道我的日子不好过,你为什么要说别来无恙?”她咯咯一笑,叉道:“怎么啦,那位天下少见的美女呢?怎的没守在你身旁呢?”

  金北岳皱眉。他冷冷地扫了舒小倩一眼,转身向观音殿内走去。

  齐敢也向内走。不过,他经过舒小倩身边时,淡淡一笑道:“姑娘,你要是聪明,就别再去惹他了!”

  舒小倩嫣然一笑道:“是么?我……”眼见齐敢已大步离去,他忽然看了柳青山一眼,招了招手道:“柳相公,你为什么不过来?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?”

  柳青山皱了皱剑眉,似是不愿的走了过来。

  舒小倩指指观音殴内,低声道:“柳相公,你……认不认得那个姓金的?”柳青山摇头。

  舒小倩道:“他欺侮过我,他在江南对我施暴,剥过我的衣服,柳相公,这种人可不可恨?”

  柳青山道:“可恨!”

  舒小倩故作咬牙之状道:“柳相公,你肯不肯帮我?你能不能助我报仇?”

  柳青山道:“报仇?什么仇?”

  舒小倩娇声道:“当然是他侮辱我的仇呀!你没听清楚吧?他剥过我的衣服,他想强奸我呀!”

  柳青山道:“啊……”

  舒小倩盯着柳青山,道:“柳相公,你怎么啦?你……莫非不相信我说的话么?”

  柳青山道:“嗯!”

  舒小倩忽然觉得有些不对,她叹了口气,道:“柳相公,你怕他们”?”

  柳青山道:“怕?为什么?”

  舒小倩道:“当然是……他们武功太高呀!唉!也许是我看错了你了……”

  柳青山淡淡一笑道:“不错,你是可能看错了我,不过,我也可能看错你了,是不是?”

  舒小倩嫣然一笑道:“你一你怎么会看错了我?我又那儿不对了么?”

  柳青山道:“你也没有那里不对,只是我看不出那个姓金的会剥你衣服!”

  舒小倩一呆。她看了花飘香一眼,道:“柳相公,你可以问她,花护法可以作证。”

  花飘香笑道:“不错,我可以证明,那个金北岳,真的看到了小倩妹子的赤身露体……”

  展子安显然有些儿奇怪,他觉得柳青山在这一霎那之间,忽然变了很多。

  换了以往,他早该义愤填膺,打抱不平了。

  可是,现在,他却无动于衷。

  这是为什么?柳青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

  展子安终于忍不住笑道:“柳兄,她们的话,你真的不相信么?”

  柳青山淡淡一笑道:“子安兄,你呢?你相信她们说的?你认为能使齐敢跟在身边的人。会做出这种事?”

  展千安一怔。

  但是,他终于也明白柳青山为什么不信舒小倩的话了!因为,柳青山相信的是齐敢这个人,他崇敬像齐敢这样的人,所以,他不信疯女帮的女人。

  不过,展子安终于也笑了。他的反应也不慢,铁撼山是个铁铮铮的汉子,他的徒弟自然也不会差多少。

  转念之问,他似乎是玩笑般接道:“柳见,姓金的也许是瞧到过舒小倩的赤身露体。但那并小定是姓金的脱去了她衣服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柳青山一笑:“可能!”他瞧了舒小倩一眼,这个先前使他十分爱慕的少女,此刻居然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致,“疯女帮的女人,本来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米的!”

  舒小倩脸色一变,看了看展子安和柳青山,突然大声道:“你们是猪,都是混蛋……不知好歹的蠢物……”

  蠢物和混蛋全都进了观音堂内。

  连秦钧也走了进去。

  小天井中,只剩下丁花飘香和舒小倩。她们自以为不是蠢物。

  但是,如果没有男人理会他『门,她们自己也就成为了十足的蠢物了。

  花飘香和舒小倩并不真蠢,但她『门此刻却有些儿既蠢又笨。

  因为,她们还没弄明白,金北岳到观音堂内来,就是要赶走她们。

  当舒小倩和花飘香两人,仍不死心的跟进观音堂对,她们的笨相,就十足的表现出来。

  柳青山和齐敢在低声谈着,金北岳则和秦钧在笑着指东说西,展子安在听,他是五个男人中唯一看了看花飘香和舒小倩的人。不过,他也没有跟她们招呼。舒小倩觉得大大不是滋昧。她向花飘香打了一个眼色,两人向柳青山走过去。

  柳青山皱了皱眉。

  花飘香却笑了笑遭:“柳公子,我们要……走了,你去不去?”

  柳青山没作声。

  舒小倩竟然娇笑了一声,道:“柳相公,我们帮主快到山海关来了,你跟我们去见见我姊姊好不好?”

  柳青山还是没说话。

  舒小倩脸色一变,但她仍然在笑:“柳相公,我姐姐很希望你能跟她见见面……”她娇媚的瞟了柳青山一眼,低头道:“为了妾身。你也该去见见我那帮主姐姐啊!”

  柳青山忽然掉回头,瞪着舒小倩一眼,摇了摇头道:“小倩姑娘,很抱歉。我跟齐老在说话的时候,希望你别再打扰我了!”

  齐敢也笑了一笑道:“舒小倩,一个女人如果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也说谎,就是很蠢,你明白么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