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六


  至少,这孩子替她解除了窘困。

  金北岳还没回答,齐敢已大声道:“错了!错了!我不是他家的大人……”

  白衫少女皱了皱眉,瞧向金北岳。

  金北岳道:“不错,他不是……她姓齐,我姓金,差得远了。”

  申五姑自从齐敢出现,就似乎不时在打量他。

  现在,她忽然明白了。

  这男人是那个杀手旗杆!

  申五姑冷冷地笑了笑:“你是齐敢?”

  齐敢道:“是!”

  申五姑虽然猜出他是,但亲耳听到齐敢的回答以后,脸色仍然是为之一变,脱口道:“齐敢,你到关外来做什么?你找四贝勒……莫非你拿了人家的钱,想……想……”

  齐敢不等申五姑再说,连忙摇手道:“不是……不是申宫主,我早已洗手,不再当那个什么拿钱杀人的行当了!”

  申五姑一怔。

  金北岳也是一怔。

  他心想,原来齐敢大叔认得她?

  不过,金北岳只笑了笑,什么话也没说。

  申五姑则不然,她显然很生气:“齐敢,你早已知道我是什么人了?”

  齐敢笑笑:“不早,只是刚刚想起而已!”

  申五姑冷冷地瞪着金北岳和齐敢,道:“你们,知道我是谁,你们还敢站在这里么?”

  齐敢又笑了笑。

  金北岳却道:“老婆婆,我们知道你是谁,为什么就不能再站在这儿?”

  申五姑道:“因为老身和中原武林的朋友有过约定,武林人物要出山海关,先得经过我同意!”

  她看看齐敢,道:“齐敢,他年纪小,不明白,但你……这事难道没听说过么?”

  齐敢道:“听是听说过了,不过,我齐敢一向是眼不见不相信,听说的事,作不了数!”

  申五姑脸色大变,怒道:“你好大胆……”

  齐敢笑笑:“申宫主,我齐敢一生都在刀口上舔血,胆子不大,行么?”

  他忽然转头,不理会申五姑,向金北岳道:“贤侄,这位老婆婆是关外长春宫的主人,名气很大,脾气也很大。四贝勒的妹妹,那位黄姑娘,就是她的徒儿!”

  金北岳笑了,低声道:“黄娟娟的师父?”

  齐敢道:“可不是?小岳,名气不小吧?”

  金北岳道:“名气大小,我不晓得,但是,由其徒,看其师……”

  他忽然看看申五姑。

  申五姑当然也在看着这个小无赖,她想,这姓金的小无赖一定会说出几句拍马屁的话。

  因此,她脸上正在展现笑容。

  可是,金北岳的话一出口,申五姑的笑容就僵住了。

  金北岳笑着:“大叔,你信不信?长春宫主只能教出这么差劲的徒弟,动手不到一招,就被人家抓走,我看……师父的大名,可能只是假的!”

  申五姑差点儿没气得跳了起来。

  但她没有。

  因为,她得保持她的身份。

  黑、白二女可不像师父那么有修养了,她们同时闪身,围向了金北岳。

  黑衣少女长剑已然出鞘。

  白衣少女则十指尖尖的,向上抬起。

  很显然,黑、白二女已经动火了。

  金北岳还是在笑。

  他目光在二女身上一转,道:“两位姑娘,你们也是申宫主的徒弟么?”

  黑衣少女长剑一领金北岳眼神,尖声道:“姑奶奶萧黑女,是七格格黄娟娟的姊妹……小杂种,姑奶奶怕你死得不明不白,所以,告诉了你名号……”

  白衣少女却微微一笑道:“我叫白雪娘,小兄弟,你叫什么?”

  白衣少女似乎有意表现一下不同的性格,才收回了双手,巧笑相询。

  金北岳笑了笑道:“我叫金北岳。”

  白雪娘道:“金公子!”

  萧黑女却叫道:“大师姊,你别跟他客气了!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流氓,竟敢在师父面前撒野,……哼……”

  白雪娘道:“黑女,放心,师姐我不会对他客气的!”忽然右手一抬,曲指抓向金北岳肩头。

  好快的手法,而且是趁人不备之际,足见这个白雪娘心机深沉。

  但他们却没料想今天可真是遇上怪物了。

  白雪娘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抓却落了空。

  金北岳已经失去了身影。

  白雪娘的眼前,没有了金北岳。

  但萧黑女当然也没有闲着。

  她眼见白雪娘出手,也同时挥剑,攻向下金北岳的左臂。她心想,小流氓,你躲得过一抓,却躲不过一剑!

  金北岳一闪,就到了萧黑女身后。

  这是萧黑女也没料到的事。

  不过,萧黑女至少还发现了金北岳的去向。

  因为,她的头上那天青色的丝巾,已经丢了,本已束在头巾下的长发,忽然就披散了下来。

  所以,她才知道金北岳到了她自己身后。

  她想就地旋身,出剑再刺。

  可是,申五姑却大喝一声道;“住手!”

  萧黑女及时收回了剑。

  白雪娘也咬着牙,退到申五姑身边。

  只有金北岳手上拿着那天青色丝巾,含笑而立。

  申五姑看看齐敢,皱眉道:“他是你什么人?齐敢,老身不信你能教出这样好的徒弟!”

  齐敢道:“我本来就不能!申宫主,你很识货!”

  申五姑道:“那——他师父是谁?”

  齐敢笑了:“申宫主,你问我,我也无法回答,你最好问他自己!”

  他摇了摇头,道:“不过,据我看,你恐怕也问不出多少头绪来……”

  申五姑看了看金北岳,却向齐敢道:“为什么?难道他自己也不知道么?”

  齐敢道:“因为,他自己也不知道有哪些人教过他武功……”

  申五姑道:“哦?有这种事?”

  她又看向金北岳,金北岳大笑道:“好像是有这种事,齐大叔说话,向来不假。”

  申五姑目光一转,道:“小子,你如果真的连师父是谁都不知道,你还算什么武林人物?就算你武功再好,也会为人不耻……”

  金北岳笑道:“申宫主,我几时说过我不知道我师父是谁了?”

  申五姑一怔道:“你——刚刚你们……”

  她望向齐敢:“齐敢,你们在胡扯些什么?”

  齐敢道:“我没胡扯,申宫主,我说他不知道哪些人教过他武功,那只是因为,教过他的人太多,多到不容易记得清楚而已!”

  申五姑看看金北岳。

  金北岳笑道:“是!齐大叔没错!”

  申五姑冷冷地一笑道:“好吧!你只说一个人吧!老身想知道,什么人够资格教你……”

  金北岳没回答,他看看齐敢。

  这种时候,可就要靠经验和眼界了。

  金北岳知道,他那些师父中,有不少人是被人所畏惧,也有不少人是结仇遍天下。

  哪些人跟申五姑有过节什么的,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明白,故而,他看看齐敢。

  他知道,齐敢一定可以代他回答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