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三


  他后悔自己没当机立断,阻止老板娘,以致金北岳被点了穴道,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畏首畏尾,实在是混蛋已极。

  可是,他这份懊恼,很快就忘了。

  因为,还有些事情,居然不是他所曾想到的!

  老板娘的手刚刚搭在金北岳的肩头,她的眼睛当然也在瞧着金北岳的脸。

  金北岳本该很痛苦。

  可是,他没有。

  他本来已经发呆的眼神,在一霎那之间,忽然变得神光暴射,逼人眉宇。

  老板娘呆了一呆,余北岳已经站了起来。

  而且,他的手已经缠上了老板娘的手。

  那双小小的温暖的手,突然就变成了冰冷的小手。

  不但手冷,连老板娘整个的人,都凉了半截。

  金北岳没中毒。

  他怎么可能没中毒?老板娘想不透。

  他自信用毒手法已超凡入圣,所以,金北岳没中毒的事,令她就像见到了鬼神一般可怕。

  金北岳淡淡一笑道:“小辣椒,你没料到吧?”

  这口气和老板问齐敢—样。

  所以,齐敢不由得哈哈大笑。

  他笑声一发,人可没闲着,那又高又瘦的身躯一晃就到了那一排十个人面前。

  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,一排十个人竟然就在眨眼之间,全都倒了下去。

  老板脸色一变,闪身夺门而出。

  但他慢了半步。

  齐敢不但人高,腿长,而且,他的手臂也比一般人长了很多。

  所以,他一伸手抓了出去,正好把老板那粗粗壮壮的头皮抓住,宛如抓着小鸡一般,提了过来。

  想点别人穴道的人,现在反而被别人点了穴道。

  老板和老板娘可怜兮兮地站在桌子旁边,一脸要哭都哭不出来的苦相。

  金北岳大笑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在喝酒。

  只有齐敢既不笑,也没喝酒。

  他在忙着查看那十个假扮的店小二。

  齐敢没有料错,他们不是小二。

  他们都是来自关外的武士。

  他们是四贝勒手下的人。

  齐敢摇了摇头,走回到桌子旁边,望着老板道:“张大老板,四贝勒要你来暗算老夫一行人,给了你多少银子?你没有想到,就算你成功了,那些银子会不会真到得了你的口袋?”

  老板怔了一怔。

  他不明白齐敢为什么要说出这种不通的话来。

  他冷冷的应道:“为什么到不了我口袋呢?你以为张老三是个傻瓜吗?还是个死人?”

  齐敢大笑道;“你张老三张大老板不是,但是,如果有人要你做傻,做死人,你又能怎么样?你相信你自己比四贝勒更强?你相信你这个山海居的人手,会比四贝勒的十万大军更多?”

  张老三皱了皱眉,道:“齐敢,你不必挑拨离间了!我们已失手被擒,该怎么处置,你尽管放手处置,问这些话,全都是白废……”

  齐敢笑道:“白废?不一定吧!如果我们不杀你,你还认为白废吗?”

  老板和老板娘不由得呆了。

  他们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般互看了一眼。

  但齐敢确实是这么说了。

  而且,金北岳和言光斗、黄善并没有反对。

  老板娘原来已变成死鱼般的眼神,霎那间又呈现水汪汪的媚态,妮声向齐敢道:“你说不杀我们么?齐老前辈,你真的不杀我们?”

  齐敢哈哈一笑道:“不错,老夫是说了!不过,那也得看看你们是不是有活下去的理由!”

  老板娘又看看老板。

  老板笑了笑,道:“齐老前辈,我们很想活下去,该有什么理由,你老人家不妨说出来,我……们和小辣椒会尽量遵命……”

  齐敢微微一笑道:“你们果然很聪明……”

  老板娘笑道:“老前辈,我们再聪明,也比不上你老人家呀……”

  齐敢皱了皱眉,

  他可不怎么喜欢女人捧他。

  金北岳这时忍不住笑道:“大叔,这位辣椒老板娘,很了不起……”

  齐敢道:“何止了不起,咱们刚刚差点着了她的道儿,就已经够明白了!”

  小辣椒摇了摇头道:“我只是个笨丫头,要是我真的聪明,怎会失手被擒呢?齐老前辈和金公子千万别再给我笨女人戴高帽子了!”

  她这话也不假。

  因为她下毒失手,就算不得聪明。

  但是,金北岳和齐敢心里都很明白,小辣椒不笨,她之所以失手,还是同为她低估丁金北岳和齐敢的武功。

  他们两个人的武功之高,虽然没到百毒不侵的地步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所以,除非是毒物见血,或是入喉之外,别的方法下毒,对他们两人而言,已是毫无用处。

  高帽子是不会再戴到小辣椒头上。

  因为,齐敢已经决定放了她们夫妇。

  交换的条件,是说出四贝勒现在的行宫设在何处。

  对老板夫妇而言,这是反掌之易的事,不过,张老板可不是省油灯,他也提出了一个相对的条件。

  他要求齐敢杀死那十名关外武士。

  齐敢也一口应允。

  而且,还当场景开了张老板的穴道,要张老板自己去下手杀人。

  当十名关外武士的尸体拖出去掩埋时,齐敢和金北岳也走出了海山居客栈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没跟齐敢、金北岳同行。

  他们到现在为止,还是认定秋桐才是他们要保护的目标。

  虽然秋桐的下落,他们还没查出来。

  但是,他们却不愿跟金北岳出关。

  原因是,他们相信驼叟和蛇婆不会出关。

  于是,他们去天下第一店找驼叟。

  随他们同来的数十名武林人物,眼下正分布在山海关的很多家小客栈之中。

  这些人都很惹眼,所以,他们人人深居简出,他们很信得过言光斗和黄善。

  可是,他们却忽略了一件事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,就算把他们四十个人全都加在—起,也不是驼叟和蛇婆的对手。

  因之,他们失败了。

  他们找不到秋桐,当然是没什么怨言可说。

  天下第一店里面,已经找不到驼叟子。

  没有驼叟,当然就没有了秋桐的线索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刹那间就如同失却依凭的孤雁,茫然不知再往何处追踪、找人。

  而且,更糟的是,他们想找店主关大山和吴老四去了何处。

  言光斗所唯一能掌握的据点,忽然就没有了根。

  这种事对言光斗和黄善而言,可是以前没有遇过的事。他们在天下第一店的门口,徘徊失措,无所适从。

  黄善看看言光斗,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们也许不该去海山居……言兄,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

  言光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不过他却忽然想起那张老板的话。

  四贝勒要迷倒齐敢和金北岳,是想拿他们来跟驼叟打交道,来胁迫驼叟放过黄娟娟。

  这表示四贝勒似乎知道驼叟落脚何处。

  即使不知道,四贝勒也会有办法和驼叟联络。

  言光斗忽然向黄善一笑道:“如果我们能找到四贝勒的话,也许我们就能找到秋公子了!”

  黄善笑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