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二


  所以,海山居的洒莱,也是边关一带最有名的。

  美酒佳肴,就摆在桌子上。

  齐敢、金北岳、言光斗、黄善四个人,正在吃喝。

  海山居的老板娘小辣椒,正在侍候着他们。

  她一身是红,就像红辣椒一样红。

  但她做人并不是很辣。

  其实,她很甜,甜得令每一个客人都想尝一尝。

  不过,一旦尝上了甜头,小辣椒就会很辣了。

  因为,你会孝敬出你的精力和钱财。

  甚至,某些时候还会赔上一条老命。

  当然,对待老客人她不辣。

  细水长流的道理,小辣椒把握恰到好处。

  今天,这四个人都是生客。

  通常,她对生客,是会显得非常温柔,非常热络的。

  金北岳就有些吃不消的感觉。

  他很后悔林天香留在京师,否则,自己可就有个很好的挡箭牌了。

  至少,也不必让自己的身子被挤到凳子一边去了。

  小辣椒可一点儿也没发觉,她只知道用腿在金北岳腿上擦和挤。

  把金北岳向一边推。

  金北岳皱眉。

  齐敢却在笑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则装着没有看见。

  有些事只有装着没见到,才不会有麻烦。

  可是,今天却有些事很怪,佯装的人,反而有了麻烦。小辣椒的酒,忽然就泼在言光斗和黄善的身上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还没有想清楚这是为什么,金北岳已经站在一边哈哈大笑道:“小辣椒,你失手啦!”

  小辣椒羞红了脸,掏出了丝绢,忙着替言光斗和黄善拭去身上的酒渍,口中不停地赔罪,也不停地骂自己。

  可是,她的眼睛却不时瞟向金北岳。

  言光斗和黄善居然没有发作。

  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,顺着小辣椒那双小乎忙着给他们擦去衣服上的酒痕。

  这双小手很轻巧。

  但是,言光斗和黄善却感觉到这双手上传来一阵令人震憾的热力。

  言光斗看看黄善,似乎想说什么,但当他瞧到黄善的脸上那股迷眩的神情时,不禁呆了一呆。

  小辣椒还在擦拭着他们身上,好像她今天就是为客人拭去酒渍而来似地,忘了现在早该不再有酒渍了。

  而她却居然不停的在擦拭着。

  金北岳的笑容,忽然停在脸上。

  齐敢则锁紧了双眉。

  反常的事,总是很容易引起像齐敢这种人注意的!

  小辣椒的这种举动,就是十分反常的事。

  所以,齐敢觉得不对了。

  门外,海山居的老板在探头。

  老板娘在跟客人打情骂俏,老板如果要吃醋,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  不过,老板显然并不是那种吃醋的样子。

  他脸上充满了笑容,笑得十分诡秘。

  仿佛正在欣赏着一幕不为人知的秘戏。

  当然他没有料到齐敢却在这时候回头来向外看。

  这一看,却看出毛病来了。

  敢情那老板不是一个人在门外,而是有十个人。

  侍候四个客人,那儿要用这么多人?

  这情况,落入齐敢眼中,他还能不明白么?

  齐敢拉了金北岳一下。

  可是,金北岳居然毫无反应。

  他仍然是发呆似地瞧着老板娘和言光斗、黄善。

  齐敢吃了一惊。

  打从他和金北岳遇到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发现了金北岳不够镇静。

  顿时,齐敢一跃而起,转向门外的老板。

  老板当然还是在笑。

  不过,这一瞬间,他的笑不再诡秘而是阴险。

  “齐敢,你没有料到吧?”

  没料到什么?齐敢心中并不怎么明白。

  他瞧瞧金北岳、言光斗和黄善之后,忽然才明白了。

  几乎是被老板娘小辣椒碰过的人,都有问题。

  小辣椒不止是很甜、很辣,更糟的是,她很毒。

  她至少是浑身上下,都有毒。

  否则,她不可能只是在碰擦之间,就让金北岳和言光斗、黄善中了暗算。

  这种下毒的手法,齐敢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  所以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着了小辣椒的道儿。

  因此,他没有冒失出手,他在瞧出了真相之后,立即暗中运气,查看自己是否也遭到了暗算。

  还好,齐敢叫了一声侥幸。

  他没有中毒。

  不过,他似乎要比老板和老板娘更机警,在自己同伙中毒之际,又是以一对十二的劣势之下,他必须很小心的对付眼前的局面。

  否则,自己固然无妨,而金北岳等三人就恐怕会遇到相当麻烦了。

  这一霎那之间,齐敢脑子里不止转动了一千次念头,而这些念头之中,真正可行的似乎不多。

  但是,他必须立即决定。

  因为,老板带了十个人走入了房内。

  齐敢忽然又坐了下来。

  他在最后的一瞬,作出了决定。

  他让自己跟金北岳他们一样,表现出一副也告中毒的姿态。

  老板笑了笑,看看老板娘,道:“免了!他们已经没有反击之力,你还舍不得收手么?”

  老板娘瞪了老板一眼,道:“够不够,是你知道还是我知道?要你吃飞醋?”

  老板一怔道:“你……他们不都像傻瓜一样了么?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呢?”

  老板娘摇头道:“我若是放心,我为什么还要不停手?你以为我喜欢这两个邋遢鬼吗?”

  老板笑笑:“娘子,你干脆点了他们穴道算了!”

  小辣椒笑了,显然,她先前并没有想到点穴这件事。

  现在,老板这么一提,她当然不再迟疑,小手双双一拍,点了言、黄二人穴道后笑道:“他们呢?要不是也点上穴道?”

  老板看看金北岳,摇头道:“娘子,一客不烦二主的,我看,还是都由你自己来下手吧!”

  老板娘嫣然一笑,转过脸,走向金北岳。

  金北岳早已就坐下来了。

  他呆呆地坐在凳子上,一动也不动。

  齐敢也是这样的坐着。

  他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装的像不像。

  因为,他要分心观察那另外十个人在干什么。

  随着老板进来的十个人,并没干什么。

  他们依然只是站在屋子的一边。

  瞧他们的衣着,仿佛都是店里的伙计。

  不过,齐敢决不相信他们是伙计。

  因为,他们一点儿也没有店小二的味道。

  所以,齐敢不能不分心留神。

  当然,更担心的事,还是金北岳,至少,他此刻已经全神贯注,在注视着老板娘如何对金北岳下手。

  老板娘笑笑地走到金北岳身前。

  她娇滴滴地低声道:“金公子,我们听说过你的武功,所以,我们不能不点你的穴道……”

  金北岳想笑,但似乎是笑不出来。

  老板娘伸出了手。

  那双小小的温暖的手。

  齐敢心头一震,刚想到自己该不该出手制止那个老板娘时,老板娘的小手,已到了金北岳的肩头。

  齐敢暗骂了—声:“该死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