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七九


  花飘香皱了皱眉,低声道:“段老,他……锐气已失,八成死定了。”

  驼叟笑道:“不一定,有些人是经得起跌倒的……楚长江似乎就是这种人。”

  花飘香笑道:“段老,我们的交易,还算么?”

  段神驼诡异的一笑:“算。不过,咱们得另外加一个附带条件了。”

  花飘香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  驼叟道:“秋桐的事,老夫不插手了。”

  花飘香一呆道:“段老,你……不插手,是不是不过问了?你不是答应下我们帮主,帮我们代请秋桐到总舵么?”

  驼叟道:“那是以前,现在,老夫有别的事要办,不能代你们邀请秋老弟了。”

  花飘香皱眉道;“段老,你——不能不管呀……”

  驼叟哈哈一笑道:“老夫不是不管,丫头,老夫的事比你们的事重要,你不明白么?”

  花飘香冷冷一笑,道:“段老,你是前辈高人,你怎么可以出而反而,背言失信于晚辈呢?”

  驼叟大笑道:“错了!老夫没有背信,也没有失言。丫头,你忘了么?咱们当初是怎样约定的?”

  花飘香道:“晚辈当然记得……疯女帮的人助你抓住楚长江……”

  她忽然发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,没有把楚长江留下来,所以,段神驼才会另生枝节的。

  驼叟笑道:“丫头,你为什么不往下说了?你该知道老夫并未背言失信吧?这是你们失信于先呀……”

  花飘香只有点头。

  驼叟道:“不过,你也不必慌张,要秋桐到疯女帮的事,老夫还是会向秋桐说出来。只是有一点,老夫不会逼他,陪他去疯女帮了。”

  花飘香不能再说什么了。

  她已觉得自己应该满足了。

  梆青山在徘徊。

  “凄惶岭”就是令人徘徊的地方。

  他此刻可想不出那些下关东能活着回来的人,看到凄惶岭时的欢喜心情。所以,他对“欢喜岭”三字不同意。

  何去何从,就是令人凄惶、痛苦的事。

  下关东要出关的人,很凄惶不安,那是因为他一去就会生死未卜的,不知道能不能回来。

  柳青山呢?

  他还没有面临到生死莫测的地步。

  因此,他也如此凄惶不安,实在是很不必要的。

  但他确实是很不安。

  主要的原因是,他忽然发现自己在楚长江眼中的价值,居然比不上一个陌生的女人,他实在是忍受不了。

  皑皑白雪,覆盖着荒山,也覆盖着枯枝,冻风撕裂着冰坠子,落地有声。

  但是,对于柳青山来说,他的耳力,还是可以分辨出另外一些不同的声音。

  那是人的脚步声。

  黄昏,雪也染上了晚霞的彩色,一片金黄。

  但是在金黄的背景之下,除了柳青山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人影。

  柳青山希望他是楚长江。

  不过,他知道楚长江此刻还在努力,不可能跑到山上来散心。

  所以,他暗中提神戒备。

  脚步声到了他身后一丈就停了下来。

  柳青山在等着,等着对方说话。

  可是,对方却没有声息,连一点声息都没有。

  柳青山心想:不管你是谁,跟我较耐性,较定力,很好,我等着。咱们瞧瞧谁能支持更久。

  不过,柳青山很快的就觉得不妙,对方如果是个高手,把自已的背后交给别人,岂不是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么?

  一念及此,柳青山霍然转身。

  忽然,他呆了。

  “是你?”

  柳青山有些不敢相信似地问着:“楚帮主呢?他还在天下第一店么?”

  女人在笑,跟在店中见到他时一样的笑:“楚长江走了,”

  柳青山一怔,道:“走了?”

  女人道:“你走了,所以,他也走了!”

  楚长江为什么要走?

  他跟这个女人睡过了觉就走了?

  还是没碰她就走了?

  他是来找自己,还是……

  柳青山想问,但却一句也没问。

  他瞪着这个女人,道:“你是来找我的?”

  花飘香笑了,点头道:“是!”

  她忽然一抬右手,拂了拂被晚风吹乱的发丝,道:“我是谁,你想知道么?”

  柳青山道:“想!姑娘是谁?看你敢单身到山上来,一定不是无名之辈了。”

  花飘香道:“疯女帮,你听过么?”

  柳青山笑道:“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……姑娘是疯女帮的……什么人?”

  花飘香道:“护法,花飘香。”

  柳青山微微一惊。

  他当然没料到这女人就是流水飘香二护法之一。不由得失声道:“原来是……飘香姑娘,失敬,失敬……”

  他略一抱拳:“花护法忽然找上我那楚大哥,一定是有事了……¨不知我大哥怎么说的?他为什么不同你一块儿来?”

  花飘香,咯咯一笑道:“柳二爷,他不会来了……如果是你呢?你也大概不会来的了!”

  御青山皱眉道:“为什么?”

  花飘香笑道:“倘若你知道自己的帮主位子被别人抢走时,你怎么办?”

  柳青山脸色一变,道:“你说什么?谁抢上了楚帮主的位子了?”

  花飘香道:“李西施!她大概是想跟我们疯女帮别别苗头吧!”

  柳青山呆呆地瞧着花飘香,他似乎有些儿不相信。

  可是,他又不能不相信。

  因为,他对那位楚大嫂,知道得很清楚。

  她是个十分有野心的女人。

  柳青山早就瞧出,李西施只要有机会,她一定会爬到男人头上,为所欲为。

  楚长江和自己跋涉万里,远赴边关,来回最少也要三两个月,这当然给了她最好的时机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何况,柳青山并没忘记还有个费友安在旁边怂恿呢?

  他忽然一咬牙,道:“花护法,你知道楚大哥去哪儿么?是不是回江南去了?”

  花飘香答得很干脆:“不知道。”

  柳青山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真可惜……”

  他摇摇头,又道:“我真想看看楚大哥现在的脸色,也许,他不会再像见到你时那么大笑了吧?”

  花飘香摇头道:“当然不会!”

  不过,花飘香又补了一句,道:“柳三爷,至少他也没有哭,楚长江不愧是个男子汉。”

  柳青山笑了。

  楚长江如果真是个男子汉,这长江帮帮主的位子,就不会被自己老婆取代了。

  所以,在柳青山眼中,楚长江已经不再是男子汉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