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六四


  她退了一步,道:“等等,小子,你如果想动手打架,也不用急着下手,等我老婆子和姓黄的丫头说清楚再打也不迟……”

  黄娟娟笑了。

  她见到秋桐站在自己这一边,顿时胆子也大了不少。

  她笑笑道:“童老前辈,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事可以再讲了,你要找长春宫主人,我已经不是长春宫门下弟子,你说什么,也没有用……”

  蛇婆道:“是么?我看,不见得,我只要把你扣在我手心,申五姑一定会出面的……”

  她忽然瞧着白干山:“就从白干山跟你一道入关这一件事,我老婆子就不相信你说你不再是申五姑弟子的这句话!”

  黄娟娟呆了一呆。

  她可没料到蛇婆比她料想的要精明。

  白干山也大为不安了,他也没有料到,因为自己跟在黄娟娟身边,反而给她带来了祸害。

  因此,他不能不再说话了。

  “童老前辈,你又错了,我白干山是自愿跟七格格入关的,这和长春宫无关……”白干山大声道,“我是她哥哥的朋友,所以我才跟她一起入关!”

  但是,蛇婆不信。

  因为,白干山的谎话说得不高明。

  如果他说自己是为黄娟娟引路,因为自己在中原长大,是识途老马,也许更能令蛇婆相信。

  白干山偏偏说自已是七格格哥哥四贝勒的朋友,就不怎么高明了。

  显然,以长春宫总管的身份,未得申五姑同意,是不可能为了陪朋友的妹妹入关,就放下长春宫的事不过问的!

  何况,陪的又是逐出门墙的弟子?

  所以,蛇婆大笑摇头道:“好了!白干山,你不用再说了!你和这丫头是束手就缚呢?还是要我老人家自己动手?”

  白干山长眉忽然紧锁。

  但是黄娟娟却在笑。

  她看看秋桐,然后才向蛇婆道:“童老前辈,我到中原来是有事情要办,可不是来等着别人抓我当人质的!对不起,我要走了……”

  她忽然走向秋桐,又道:“秋兄弟,我们快回去歇歇吧,明儿一早还要上路呢!”

  秋桐一笑道:“对,是该歇着了!”

  他话音未落,人已向外走去。

  黄娟娟跟着他。

  老齐、白千山也跟着黄娟娟。

  四个人走得不慢,一眨眼已到了门外甬道之中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蛇婆居然没有追来。

  当然,更妙的是,黄娟娟她们本来是要来找蛇婆的,结果,找到了蛇婆却不但没敢向对方讨还杀死四怪的仇恨,反而急着离开。

  这事对秋桐来说,觉得甚为可笑。

  但是,对蛇婆来说则不然。

  她没有追出来,也没有阻止他们,那是因为蛇婆有把握黄娟娟几个人走不出去。

  胡四海一直在冷眼看着,这时也有些迷糊。

  他想不出黄娟娟和蛇婆这些怪人的怪行为。

  不过,他很快的就知道是为什么了。

  黄娟娟他们刚刚走到酒窖,就再也走不出去了。

  因为,驼叟阻住了他们去路。

  正好这时胡四海已由内走了过来,他一见驼叟挡路,不禁想起自己是主人,驼叟是伙计的事实。抢先一步,大声向驼叟道:“驼子,你要做什么?这些人都是本院的贵宾,你为什么不许客人出去?”

  驼叟哈哈一笑,他摇头不止的道:“胡四海,你还以为你是主子么?你还想支使我为你温酒待客么?”

  胡四海道:“怎么?我不是主人是谁?你……难道你要造反?”

  驼叟道:“不敢!不过,我可以告诉你,胡四海,我已经在胡家大院呆够了,从现在起,我已不再是你这儿的伙计,所以,我要做什么,你少管!”

  胡四海怔了一怔。

  他似乎还想再说,秋桐却挥手阻止了他。

  秋桐双手抱拳,向驼叟道:“段老,你——你跟童老是朋友么?”

  驼叟笑道:“老弟,不是朋友,我为什么要帮她忙,阻上你们出去?”

  秋桐笑了一笑道:“其实,你段老不说,我们也知道你跟蛇婆童老是朋友。不过,我们只是想听到你亲口说出来而已。”

  驼叟似乎颇为不解的看了看秋桐,摇头道:“秋老弟,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亲口说出来,跟……跟你们说出来有什么不同吗?”

  秋桐道:“当然不同,因为据我所知,天下知道你和童老是对头的人不少,知道你们是朋友的人,好像还不怎么多……”

  驼叟大笑道:“好哇,至少,你们四位现在是知道了!不过,你们又其奈我何……”

  凭心而论,秋桐还真的不知道驼叟会这么说,他摇头苦笑,直看老齐。

  因为,他料不到以驼叟的身份,为什么要这样去庇护蛇婆,所以,他只好等老齐说话了。

  老齐没有说话。

  他无话可说,因为,他也同样的不明白驼叟怎会变得这么没有风度。

  以驼叟的身份,他没有理由这样做。

  驼叟在冷笑。

  他似乎在等待秋桐的反应。

  秋桐终于也笑了。

  他笑着叹了一口气,道:“段老,你帮助蛇婆这样对付我们,不觉得有失自己大侠的身份么?”

  驼叟大笑道:“大侠身份?老弟,我段驼子可没把自己当成大侠。我是江湖上人人畏惧的二怪之一,你老弟难道没听说过?”

  忽然向前逼近了一步,道:“你们最好回到那厅屋之内去,我老人家实在不想伤害你们……”

  黄娟娟忍不住冷冷一笑道:“我们如果不回去呢?你敢对我们怎样?”

  驼叟道:“姑娘,我会对你们怎么样,你是不是想试一试?”

  他忽然一指身边的一个酒罐,然后屈指轻轻一弹。

  “噗”的一声响过,那酒就像喷泉一般由一个小孔中流了出来。

  酒罐已被驼叟隔空一指戮破了一个小洞。

  三尺距离不算远,要将酒罐弹破也不难。

  但是,如果要一指弹破酒罐而又能够不使酒罐碎裂,这份功力,就不是任何人能办得到的了。

  白干山、老齐同时皱了皱眉。

  秋桐也吃惊的一笑,道:“了不起,驼叟这份指力,似乎已不在佛门大力金刚指之下……是不是道家的一阳指……”

  驼叟大笑道:“老弟,你倒很识货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