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六〇


  而齐敢、言光斗、黄善则是与金北岳一道走的。

  霎那之间,大赌场之内立即空了。

  不过,这儿究竟是个赌场,所以,它不会空多久。

  因为马上就有另一批赌徒来了。

  他们不是为赌钱而来,他们是为赌命而来。

  领头的是黄娟娟。

  胡四海跟在她身边,神情十分紧张。

  秋桐、老齐和白千山则在寻找什么。

  他们很快地在厅中转了一圈。

  当然,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  他们已经在胡家大院兜了一圈,最后才来到这空着的赌场。

  可是,他们却没有找到蛇婆。

  甚至,连金北岳、林天香也不见了。

  黄娟娟怎肯相信这些人都走了呢?

  她冷冷地瞧着胡四海,道:“胡四海,你相信这些人都离去了么?”

  胡四海直摇头,他当然也不相信:“七格格,他们应该没有走……”

  黄娟娟道:“没走么?没走为什么找不到他们?你这胡家大院,还有什么地方我们没走到?”

  胡四海心中一震。

  胡家大院似乎是全部找遍了。

  可是,别人不知道,胡四海却知道,真的还有地方,他没带黄娟娟去过。

  因为,胡四海认为金北岳这些人也不会去那地方。

  现在,黄娟娟这么一问,他才真的吃了一惊了。

  黄娟娟察言观色,不由得银牙一咬,冷冷地道:“胡四海,你在藏私,是么?”

  胡四海急得直摇头:“没有!回七格格话,我怎么会蔽私呢?地面上的胡家大院,我真的领七格格全找遍了嘛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白千山忽然怒道:“只是还有地下室没去,是不是?”

  胡四海道:“是!是……”

  黄娟娟道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不引我们去找?莫非你这胡家大院地下,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么?”

  胡四海道:“没有……回七格格话,胡家大院的地下只有一个酒窖和一个……一个……”

  他忽然吞吞吐吐,不说下去。

  秋桐一笑道:“一个什么?美人窑还是珠宝库?胡大老板,你是怕人看到,是么?”

  胡四海道:“这……这个……秋公子,不瞒您说,那既不是美人窑,也不是珠宝库,那儿是……是……是个作坊……”

  “作坊?”白千山一怔:“酒坊还是油坊?或者是个染坊?是不是?”

  胡四海摇头。

  不过,他还是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儿是个……是个人肉作坊!”

  “什么?”黄娟娟吓了一跳。

  秋桐也皱眉道:“人肉作坊?你干杀人的买卖?”

  老齐更是双目冒火:“好哇!胡四海,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杀人越贷的强盗……”

  胡四海忙道:“不……不……各位别误会了……”

  黄娟娟道:“误会?我们会误会了么?人肉作坊,不是杀人剥皮卖人肉还是什么?”

  白千山道:“真想不到,你胡四海居然能暗做杀人的买卖……姓胡的,你最好快带我们去看看……”

  胡四海又急又怕地道:“七格格,各位……我这地下的人肉作坊不是杀人的作坊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他一面拭汗,一面低声道:“是个……拍卖人肉……不!不是死人的肉……”

  他一急,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  秋桐笑道:“胡四海,你慢慢说吧!你开的到底是什么人肉作坊,不是死人,那又是什么人?活人的肉,又怎么能卖呢?胡四海,你……”

  黄娟娟忽然失声道:“你——胡四海,你这作坊莫非是贩卖人口?”

  胡四海道:“这……回七格格的话,我也不是贩卖人口,只不过是……是改头换面,拍卖几个漂亮女人……”

  “哦?”黄娟娟有些不信:“拍卖漂亮女人?你是怎么拍卖?这又为什么要叫做人肉作坊?你说!”

  胡四海迟疑了一下,道:“七格格,这是—这是因为我们在地下替那些女人改头换面……所以,我才叫这个叫人肉作坊……”

  黄娟娟听得怔了一怔。

  把女人改头换面?换成什么样子呢?美还是丑?

  她忽然急于想去看一看,不禁大声道:“怎么改头换面法?胡四海,快引我去见识见识!”

  胡四海还能拒绝么?

  不能!

  胡家大院的地下,可真是不同凡响。

  光是那个酒窖,就已经够大了。

  白千山约略的计算一下,至少比地上那个赌场要大上三倍。

  由此可知,胡家大院的地下这一层,跟地上的房舍相比,似乎并不小多少。

  几乎可以说,胡家大院是个两层楼一般。

  而有一层是埋在地下而已。

  地下室的入口,是在留香阁旁的一个凉亭内。

  秋桐看了看老齐。

  老齐一笑道:“少爷,你……是不是奇怪入口为什么在凉亭之内,是么?”

  秋桐点头,低声道:“按道理,入口应在胡四海住的地方才是呀!老齐,我看姓胡的还有藏私之处!”

  老齐笑道:“当然嘛,他不会从秘密入口引我们下去看的,狡兔三窟,人之常情呀!”

  秋桐笑了。

  他同意老齐的这句“狡免三窟”,不过,他却仍然不怎么明白的是,胡四海明明不是高手,他怎么能有这么高明的手段?

  地下,果然别有天地。

  他们穿过一间很大、很阴森的酒窖。

  胡四海指指那些酒罐子,脸上颇为自傲地笑道:“七格格,这些酒都已经藏了百年之久……我们轻易不会拿出来待客的!”

  黄娟娟哼了一声道;“哦?”

  白千山却道:“胡四海,不轻易拿出来待客,那就是说,你还是照样拿出来待过客,是么?”

  胡四海道:“是!”

  白千山道:“那么,你们这些酒一定还是取走不少喝掉了,所以,你说这些都已藏了百年之久,这些话未免有点儿不切实际了吧?”

  胡四海笑笑。

  他目光在那些酒罐子上一转接道:“白老先生,这酒窖分成了十个库房,您看,这些……”

  他指着靠近几人立身之处的那一排排酒罐子,道:“这一间库中藏的就是已经超过了百年以上的陈品。”

  每向内走过去一间,就会相差十年,所以,到了最里面的那一间库房,藏的酒只不过才是十年前的了。

  白千山懂得了,他笑笑,道:“原来如此!看来,你们是取一个库房酒,就又补充一库房,是么?”

  胡四海道:“是!”

  但黄娟娟似乎又不明白了。她皱眉道:“如果是十年作为一个库房,那么,十年之内的酒……”

  她笑笑,说得更明白:“胡四海,比如说没到十年之期的酒,你们又放在哪里?”

  胡四海道:“上面我们还有别的酒库。那儿放的,都是近十年之内买进来的酒。”

  黄娟娟终于也明白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