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卧龙生 > 风雨江湖情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五〇


  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老齐,睹状不由得咦了一声道:“奇怪……他们怎么会……死得如此安详?”

  这正是每个人都想问的话。

  不过,却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为什么?

  因为,能回答的人已经死了。

  白千山和黄娟娟细心的检查了四怪,他们却找不出四怪的死因。

  他们没有一点儿伤痕,全身上下也没见到丝毫受到外力袭击之处。

  但是,他们确确实实的死了!

  白千山沉吟了半晌道:“不见一点伤痕,也没有打斗的迹象,七恪格,以四怪的武功,怎么可能束手就死?”

  黄娟娟道:“会不会是中了毒物?”

  白千山摇头道:“没有!一般毒物,多少总会有什么反应出来。七格格,你看,他们就像一个安安静静睡着的人,怎会是中毒而死?”

  但是,老齐却冷冷一笑道:“白老,那也不一定,我看,他们是……”

  老齐忽然蹲下身子,把四怪中一个,翻过身来,在他的脑后发根之下,连拍三掌。

  白千山和黄娟娟瞪大了眼,瞧着老齐。

  只见老齐三掌拍下,一根寸许长的小钢针突然由四怪的发根处玉枕穴中跳了出来。

  白千山、黄娟娟、秋桐同时动手,也同时在另外三怪的脑后,拍出了一根钢针。

  秋桐凝视着钢针,摇了摇头道:“老齐,你怎么知道他们穴道中挨了一针?你以前见到过这么遇害的人么?”

  老齐点头道:“是!”

  白千山脱口道:“谁?老齐,你见到了……那死在这种钢针之下的人是谁?用这种针伤人的人又是谁?”

  老齐摇了摇头,道:“死的人不认得,但使用钢针的人,我却知道!”

  稍停,老齐又道:“这个人……”

  他看了胡四海一眼:“我们这位胡大老板见过她!”

  胡四海吓了一跳,嗫嗫道:“我?我见过?”

  老齐道:“不错!”

  他指了指拿在黄娟娟手中的那支箫,道:“胡老板,杀死四怪的人,就是给你那支洞萧的那个老婆子!”

  “野人山的蛇婆?”白千山呆了一呆,“老齐,你……说千山四怪是童蛇婆杀死的么?”

  老齐道:“不错。”

  黄娟娟一面看着那支钢针,再看看那另一只手上的洞箫,变色道:“老齐,这针上有毒?”

  老齐道:“有。”

  他忽然发现黄娟娟等人均似乎有些不信,忙又接着说道:“这针上的毒性,与一般武林中人使用的毒物不同,这种毒只令人麻痹窒息得断气而亡,所以,死时才会如此安详。”

  秋桐捏着那根针,小心翼翼地道:“老齐,我看,这根针上现在好像并没有毒了,是不是?”

  老齐笑了。

  他点头道:“是!少爷,这种麻痹性的毒物,精炼在针尖上,只能用一次就消失了。所以,上次老奴才会研究了很久都找不出蛇婆用的什么毒物粹炼而成,后来还是碰到一位名医告诉我,世上有这种专门可以麻醉得令人致死的毒物,老奴才想明白其中道理!”

  秋桐道:“嗯!这么说来,那个童蛇婆还留在这胡家大院之内没走了?”

  老齐道:“可能……”

  胡四海陡然觉得脊梁骨一麻。仿佛蛇婆就站在他身后,拿着一根钢针要扎入自己玉枕穴般可怕。

  他忍不住旋转着身子,向四面打量。

  黄娟娟、白千山也同样在转头四顾。

  显然是每个人都觉得童蛇婆好像就在自己身后般那样可怕。

  黄娟娟咬着牙,颤抖着叫道:“她在哪里?白老,我们一定要找到她!”

  白千山不安的叹了一口气:“是,七格格,我们……这妖婆能不声不响的杀了千山四怪,实在是太可怕了……”

  胡四海却两腿发抖地低声道:“可是……这娃娃妖婆藏在哪儿呢?她会——会——暗算我们吗?”

  童蛇婆果然就在胡家大院。

  她并没藏在暗处。

  她此刻正在一间布置的香气袭人、灯火辉煌的卧房之内,笑嘻嘻的坐在牙床边沿上,看人睡觉。

  牙床很大,也很华丽。雪白的罗帐,鹅黄的床褥,淡红的锦被,加上一个美若天仙的裸女。

  这香闺就像天生叫男人看了就会陷下去的温柔陷阱。

  蛇婆不是男人,但她却坐在床沿上笑。

  牙床的中央,躺着一个少女,国色天香的林天香。

  林天香身上连一寸细纱都没有。

  雪也似的皮肤,像缎子般光滑明亮。

  但是,林天香的脸,却比胭脂还红。

  林天香没喝酒,但却像醉了酒一般浑身冒火。

  特别是那一对本来流波四射的大眼睛,这会儿却紧紧地闭着。

  她不敢睁眼,好像一睁眼,就会被蛇婆把她吃掉一般可怕。

  可是,童蛇婆虽然是来自野人山,但她并不真是野人。

  所以,她也不会真的吃人。

  然而,林天香却十分害怕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